笑红尘这一鞭子下去,用了狠劲,抽得那人脸上顿时起了一道血痕。https://

    他们几人仿佛还在惊吓之中。身上多处有猫爪的伤痕,笑红尘这一鞭下去。才叫他回了魂,随即冷冷地笑了起来。“好糊涂的门主,你的人是死是活,是叛是离。你自己不知道吗?”

    笑红尘大怒。又是一鞭抽了过去。顿时叫那人皮开肉绽。“说,她们在哪里?”

    那人反而狂傲起来,呸了一声。阴冷地笑着,嘴角溢出鲜血来。“门派素来只敬重有本事的人,你儿女情长。在林霄手底下吃了亏。叫人白睡了身子,你以为她们还会跟着你吗?”

    此言一出。笑红尘握住红鞭,飞快地看了陆源一眼。陆源也刚好看她,她顿时怒不可遏。眼底如雷暴来袭,抽得那人几乎昏死过去,却听得狞笑声不断。

    笑红尘羞怒之下,丢了鞭子跑了出去。

    陆源见状,摇摇晃晃地起身追了出去,没追上,摔在了地上。

    笑红尘本已经跑了出去,回头见他摔倒在地上,犹豫了片刻,还是回来扶起了他。

    陆源顺势抓住她的手,眸光灼灼,“我不介意。”

    笑红尘鼻头一酸,眼底微红,弯腰扶起他坐在廊前下,“不需要你介意不介意,我与他又并未曾一起过。”

    便是因为没有过,她当初才会对他深信不疑,总觉得他是正人君子。

    尤其他们还曾经试过同睡一床,但他谨守礼仪,半点不曾碰过她,才越发叫她深信。

    “那你不必管那人说什么。”陆源靠在柱子旁边,脸色苍白。

    笑红尘瞧着逐渐弱了下去的雨势,悲从中来,“我生气,不是因为他胡说我与林霄的事,而是有可能红梅门真有人背叛了我,我其实原先也发现乔芬对我有异心,也打算等这趟任务之后,好好与她谈一下的。”

    乔芬是当年追随她的第一人,自打她接任红梅门主以来,乔芬一直为她料理门中的事情。

    “你别信他的话,就算乔芬一人有异心,也不会所有人都背叛你。”陆源道。

    笑红尘摇摇头,眼底有沉怒,“若在道上的时候,她假传我的命令,说不需要跟来呢?她提前知道敌人给我们设伏,觉得我们会死在这里,我死后,底下的人都听她的,因为我曾经说过,如果我有什么不测,她接任红梅门的门主,这些日子我已经发现她不对劲了,却没想竟如此胆大,此番若不是有野猫和巨蟒出现,我们都要死在这里,我死不要紧,害死太子,我就是北唐的罪人。”

    陆源握住她的手,慢慢地往后倒去,这一场恶战,耗费了全部的力气,也前所未有的凶险,更是前所未有的诡异。

    笑红尘也躺了下来,两人的半截身子都淋着雨,但,不管了。

    几个人押下去之后严审,笑红尘的鞭子不让他们害怕,冷狼门的灭地却有的是手段。

    半夜里,终于招了,说与他们接头的是鲜卑人,用了重金收买他们,且他们的暗线已经遍布了整个北唐,朝中好些官员也被买了,但至于哪些官员,这些人不知道。

    灭地禀报宇文皓之后,宇文皓却扬起了狐疑之色,鲜卑人?鲜卑人如今还能作妖?这结果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他本以为能挖出北漠人来的。

    “是红叶吗?”宇文皓问灭地。

    灭地摇头,“问了,说不是红叶,红叶也在他们的人监控范围之内。”

    徐一好奇地看着灭地,“这些人嘴硬得很,你们审问,用了极刑吧?断胳膊还是断腿?”

    灭地听得徐一这么说,忙摆手,慈眉善目地道:“审问就是审问,如何能用刑?太残忍了!”

    徐一怔了一下,“没上刑?没上刑这些人能招?”

    灭地微笑,“凡事都离不开一个理字,他们本性不坏,只是被金钱迷惑,误入歧途罢了,跟他们讲讲道理,他们良心发现,招供了。”

    徐一赞叹,“你们道理讲得真好。”

    灭地笑容可掬地看着宇文皓,拱手问道:“殿下,这几个人,容在下处理还是要带回京中去?”

    宇文皓问道:“你认为,是否该招的都招了?”

    “知道的,都必定是招了。”灭地肯定地道。

    宇文皓点头,“那留着无用,你处理。”

    “好嘞,那就让他们重新做人吧!”灭地含笑退下。

    徐一看着他的背影,奇异道:“没想到冷狼门的人也会讲道理,还有此等善念,真是奇哉怪也!”

    宇文皓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人家说你便信?”

    “说就信啊。”徐一瞪大眼睛,继续问道:“殿下,我们明日是否回京?”

    宇文皓略一沉思,“明日去那山边一趟,看看那些夜猫和巨蟒是怎么回事,看过之后,便打道回京。”

    徐一想起那些夜猫和巨蟒,都吓得不行,抗拒地道:“还去啊?太可怕了,那些夜猫会不会袭击我们?”

    “不要靠近他们地地盘,应该不碍的。”宇文皓总觉得夜猫对他们是善意的,而夜猫的出现救了他们,仿佛有人训过一般,若是背后有人训猫的,总还是要前往看一眼,若遇见,也好说一声多谢。

    最重要的是,若是真有此等能人,能为己用,那简直是太好了。

    徐一劝说无效,便转身一瘸一拐地出去了。

    徐一想看灭地如何安置那些杀手,是杀了还是放了,便走到柴房门口,刚靠近,就听得灭地的声音传来,“两个选择,吃下这颗药,以后效忠太子爷,要么喝下这杯酒,以后效忠阎王爷,我数到十。”

    徐一从门缝里看进去,果真见那些人身上没有用刑的伤,冷狼门的手段可真是有些奇怪。

    生死关头,那些杀手选择吃药,以后称为冷狼门的死士。

    灭地又收编了几人,很是安慰,接开了绳子,放了他们出去,他们就马上跑了。

    徐一想要拦住,灭地喊住了他,“不必追,让他们去。”

    “但是,他们逃了啊?你真要放过他们吗?”徐一愕然地道。

    “他们自然是要逃回去的,不逃回去,以后怎么为太子爷效力?”灭地微微一笑,“他们不是擅长用暗线吗?我们也可以。”

章节目录

绿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元卿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卿凌并收藏绿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