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高?那还不高吗?霍慕沉,我和你港,你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好不好?”宋辞扯着车门,绝对不下来:“那有多高,你自己没看见吗?”

    “去爬山,我给你买冰激凌。https://”

    “……”

    “我给你吃一颗巧克力,恩?”

    “……”

    “答应给你做巧克力味的冰激凌?”

    “要两颗巧克力,还有冰激凌。”

    宋辞讨价还价,爬那么高的山,肚子里还有讨人精,吃两份饭,要两份她都觉得是亏待了自己!

    霍慕沉见到她不甘心不情愿,满脸抗拒,还拼命哭委屈,只能把人抱在怀里,好好安抚:“就爬一次,回去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好不好?”

    “那你不可以出尔反尔!”宋辞被抱在怀里,也深知逃不掉,还不如多讲点条件。

    “恩,你累了,我就抱你上山。”霍慕沉清俊的面容浮现出一抹温柔,伸手把车门关上,彻底把人往山上拖。

    宋辞被拽住,进一步退三步的往前挪,还不如不走。

    霍慕沉脸色阴冷,拍着她脑门:“宋辞!照你现在这个速度,我们天黑都能退到家里去,给我跟上!

    不爬完,巧克力都没有!”

    宋辞见霍慕沉要发飙了,又想起他喜怒无常的脾气,只能乖乖的跟上去。

    两人都是超高的颜值,出现在人群里自带bgm,没一会儿就吸引不少旅客来偷偷拍照。

    不少人又看到宋辞蔫巴巴的跟在霍慕沉身后,立刻脑补一大出画面,山上的庙宇大部分的人都是来求子,难不成霍太太始终不怀孕,被霍少嫌弃了?

    他们抱着好奇的念头,跟在霍慕沉和宋辞的身后。

    宋辞爬山爬到一半,就彻底不走了!

    “我不走了,要走你自己走!”

    她全不顾及形象的坐在地上,当着众人面脱下鞋子和粉色的小袜子,看向自己的脚底都走红了,还磨破了一个水泡,心态当即崩溃了!

    “霍慕沉,你还说山不高,我一会儿就爬上去,你看我脚都磨破了,也才爬到一半!反正我不管,要爬你自己爬,我肯定不会再往上爬!”

    宋辞的声音十分的愤怒。

    眼神里蹭蹭的冒火星。

    霍慕沉一低头就看向她脚底确实磨破了水泡,眸子掠过浓浓的心疼,走到她面前,伸手就要去抱她,却被‘啪地’拍开!

    “我不要你抱,我不上去了!”

    宋辞也不知道自己缺心眼才赔霍慕沉爬上来的,有过前车之鉴,她还能再栽倒一次坑。

    后面的保镖把霍慕沉和宋辞围住,防止出什么意外。

    “就是你的错,要不是因为你非要爬山,我至于爬到脚破吗?”

    宋辞不是真的动肝火,但是真的愤怒,大清早没睡醒被折腾来爬山,还把脚走破了,这委屈一股股的往外冒。

    她立马拿出手机,没几秒就拨通了。

    “小辞。”

    “妈妈,霍慕沉他欺负我,他大清早非要带着我爬山,把我脚都走破了,还不让我吃饭,也不给我喝水,就是虐待我,还虐待您孙子!”

    景连兮快速捕捉到最重要的信息:“你怀孕了?”

    “恩恩,他现在带我在半山腰爬山,我都快累死了,他还得逼着我走。妈妈,你快来救救我,好不好?”

    宋辞声音里带着哭腔。

    一听就是委屈过头了。

    “好好好,小辞不哭,妈妈现在就拎着菜刀过去,他敢欺负你,你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就过去!”

    景连兮一听宋辞怀孕了,还被霍慕沉带去爬山,心里有种想把霍慕沉大卸八块的冲动。

    她放下电话就接到宋辞的共享地址,从卧室里披上外套,踩着拖鞋,在地下车库提了车子就卖力往外开。

    宋辞放下电话,瞪着霍慕沉。

    “打完电话了。”

    “打完了,妈妈一会儿就过来收拾你,所以你跑不掉了!你就等着被妈妈骂吧!”宋辞气哼哼道。

    霍慕沉挑了挑眉,又接到电话。

    一接通,就传来景连兮暴躁的怒吼:“霍慕沉,你带宋辞干什么去了!她怀孕你还带她爬山,你要不要带她去上天!”

    “也不是不可以。”

    霍慕沉淡定回道。

    景连兮:“!”

    “我和小辞的事,您少管。她不懂事,您还能跟着不懂事?”霍慕沉反问。

    “她不懂事?”

    “怀孕了,还哭闹着要吃冰激凌巧克力,对肚子里的不好,才打电话跟您哭闹,您还能跟着折腾?”霍慕沉语气平静,看不出半点撒谎的痕迹。

    “是小辞自己折腾?”景连兮开车的速度放缓,对霍慕沉的话深信不疑。

    虽然她心疼宋辞,但是宋辞‘小撒谎精’的名号真不是白来,但是霍慕沉从不撒谎,有一说一,尤其是在放狠话上,基本上说到做到!

    “恩。”

    “那我一会儿过去劝劝她。”

    “您在酒店定包间,中午我带她过去吃饭。”霍慕沉开口。

    “行,那我就不过去了。”景连兮完全没有看到宋辞共享的定位就是在半山腰,直接调转方向盘,朝餐厅开去。

    宋辞完全没想到她的求救生涯刚开口就结束了。

    她看向霍慕沉冰冷又低沉的面容,缓缓靠近她,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他,声音微沙:“故意给景女士发消息哭诉?”

    “可是我又没做错,你还不能让我抱怨吗?”宋辞哭唧唧的。

    “景女士刚才打电话说,她不来,你继续和我爬山。”霍慕沉伸出手,从保镖手中接过碘酒和棉签,先替她的脚心消毒,折腾了几分钟才出手把宋辞抱在怀里:“我抱你上山。”

    “可是我脚还露在外面,冷。”

    宋辞蜷缩着小脚趾,不太想让霍慕沉抱到山顶,而且即便是抱到山顶,一会儿还是要下来,难道还是要霍慕沉抱吗?

    “我拖着你脚。”霍慕沉清晰的眉眼扫过她白皙的脚趾,用手掌拖起来,对宋辞说道:“你人坐在我手臂上,然后我拖住你脚。”

    “你要抱住我上山?不行的,霍慕沉不行。”她趴在霍慕沉颈窝里,小小声嘀咕:“被人拍到,怎么办?”

章节目录

宋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霍慕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霍慕沉并收藏宋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