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是醒着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充斥着痛苦,以及不可置信。

    恶作剧?

    不,这已经超出了恶作剧的范畴了。

    她是真的想杀了自己。

    这个浑身浸透了疯狂还有恨意的女人,是她的亲妹妹。

    “小……小……小舒……”

    白素的声音,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

    她说不了完整的话,手指本能地去掰开白舒的手,却被她掐得更紧。

    “去、死、吧。”

    白舒居高临下,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她伸手抓住枕头,漠然地往白素的脸上按去。

    下一秒,枕头被掀飞。

    白舒来不及回头,身子已经歪了,最后和枕头一起落在地上。

    程北不知道自己使了多大的劲去撞开她,但白舒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彪悍,因为她倒下之后,就如同被地板吸住了一样,怎么都爬不起来了。

    “你……你……”

    程北看着她被鲜血染红的病服,惊骇地捂住了嘴。

    程北忽然明白了,为什么白舒会出现在这里。

    她被摘除了一个肾,所受的伤痛绝不会比白素少,但白素虚弱地躺在床上,连动动手指都费力。

    自然而然,所有人都觉得,白舒也是如此。

    她伤成那样,肯定是没法闹出什么动静来的,并且再过不久,萧谨南就会将她转移。

    加上江医生也不在,其余的人就更不会对她投入过多的关注了。

    可谁又能想到,白舒竟然对自己这么狠,丝毫不顾身体上的疼痛,宁愿伤口撕裂,宁愿血流满地,也要实施她的死亡预言。

    或许,白舒本来就想好了的,她就是要等手术结束,在白素重新获得生的希望之后,再亲手湮灭。

    程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由庆幸,庆幸白舒没有弄到刀子之类的利器,否则,白素早就死透了。

    “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我叫医生过来。”

    程北绕到床的另一边,让一直疯狂叫嚣的白舒闭嘴,她按下呼叫铃。

    “白素,你怎么样,还好吗?”

    程北抹掉她嘴角的白沫,将她护住脖子的手,轻轻拨开一些。

    “别怕,你不要怕,没事了已经……”

    程北顺势握住她的手,瞥了一眼白舒,她已经彻底没了声响,双眸紧闭蜷缩在地上,如同被抽干了水分的枯藤。

    倒不是她听话,而是体力已经耗尽,求生欲让白舒不得不妥协。

    程北松了一口气,低头去看白素,她的指尖碰了下她的脖子,那圈紫红的痕迹印在雪白的肌肤上,刺目得不行。

    “素素!”

    伴着男人疾厉的喊声,程北的身子如同被一块巨石击中,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臀部便砸上了冰凉的地面,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摔的。

    程北愕然地抬起头,只见萧谨南将白素护在怀里,看自己的眼神,像在看一个仇人。

    不加掩饰的汹涌恨意,几乎要让她窒息。

    “谨南,你别……”

    白素细碎的抗拒声,被萧谨南气势逼人的怒骂盖过,“程北,你怎么敢!你怎么敢伤素素!我说的话,你全当耳旁风吗?!”

    男人掩住白素脖子上那触目惊心的伤痕,他怕再看下去,会控制不住在程北的脖子上掐出同样的痕迹来!

    程北感觉,自己快要被他锋利的视线切碎了。

    但她一句辩驳的话都没有说,抓住掉得老远的手包,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程北的动作很慢,也很僵硬,活像个笨拙的机器人,耳畔回旋着萧谨南的质问声,却再也刺不进她的心里。

    白素一直在摇头,拼了命地说“不是”,她急着要解释,但萧谨南让她不要说话,他担心她伤到声带了。

    “是……是小舒……”

    可萧谨南听不见,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只知道森然地瞪视着程北,白舒那么大个人躺在地上,他也没有看见。

    而程北,连眼角余光都没有瞥萧谨南一下。

    她看着白素惨白了一张脸,身子无意识发着抖,却还是努力地晃动着男人的手臂,忽然就冲她笑了一下。

    程北无声地动了动唇,口型是——你没事就好。

    而我,无愧于心就好。

    至于这个男人,自己不想看到他,一秒钟都不想!

    程北昂起头,大步流星地往外走,撞开匆忙而来的赵医生。

    “诶丫头是你按的……”

    人已经没影了。

    “老赵,快过来看看素素!”

    “把人放下放下,抱那么紧干什么!”赵医生冲他打手势,脚步却猛地顿住,“我去,这儿怎么还有一个!”

    萧谨南瞳孔皱缩,“白舒?她怎么会在这里?!”

    “你问我我问谁?”

    萧谨南将白素平放在床上,垂眸问道,“素素,她……”

    白素急吸了一口气,她终于等到他能听得进自己说话了,“你误会、程北了,快点去,追她……快啊!”

    她抬起手,推了萧谨南一把。

    程北离开时,那个哀莫大于心死的眼神,让她无比的揪心。

    萧谨南被白素催促得,终于如梦初醒般反应过来,冲了出去。

    “诶哟,真的是一个两个都让人不省心!”

    赵医生边摇头,边查看了一下白素的伤势,“不打紧,抹点药就会好。”

    至于白舒……

    赵医生其实也不待见这歹毒的女人,但看着那血淋淋的伤口,他又有些于心不忍,“啧,我先给她止一下血吧。”

    刚凑近,白舒却忽然睁开了眼睛,冲着赵医生一阵乱吼,“死,去死!白素、白素!死吧,死了,姐姐?哈哈哈哈!”

    眼泪滚滚滑落,白素捂住嘴,心痛难当。

    赵医生将镇定剂推入白舒的体内。

    她侧躺在担架上,意识一点点地涣散,原本口中念叨的乱七八糟的字眼,也停了下来。

    “小舒,小舒……不要这样对姐姐,求求你,姐姐只有你了……”

    白舒抬眸,费力地望了她一眼,扯开嘴皮,笑了。

    “我、亲爱的,姐姐,我希望你,这辈子都是一个人……谁也不会要你,谁都不要你!”

    赵医生冷冷挥手,“抬出去!”

    “白素,你好好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你还指着陆予骞喜欢你?”白舒仰起头,抓了一把空气,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可惜,你永远不知道他曾经对你做过什么!永远!哈哈哈哈哈!”

    刺耳的笑声,被隔绝在门外。

    白素的眼眸倏然睁大,迷茫地转向赵医生,“小舒她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她说予骞……”

    赵医生面容冰冷地吐出三个字——“她疯了。”

    另一边,宽长的过道上,萧谨南终于追上了程北。

    体魄的缘故,男人拦在她面前,脸色如常,没有一点的大喘气。

    他向她道歉,语气诚恳,程北却越过他看着下行的电梯,萧谨南伸出手,直接把亮起的按钮熄灭。

    “程北,我们找个……”

    程北歪了下脑袋,轻声讥笑着打断他,“别说我们,我们已经完了。”

章节目录

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红家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家欧尼并收藏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