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 0zw,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最新章节!

    沈娆的手都握上门把了,却被程北猛地扯了回去。

    她扭过脸,细眉一皱,眼里打了个问号。

    “没听薇薇姐说么,单、身、趴!”

    程北戳了戳那扇门,后面三个字咬得又重又响。

    然后她眯起眼,从头到脚细细打量沈娆,问:“你单的哪门子身?”

    都到了这份上,程北不可能还猜不出沈娆想做什么,但她担心,过于放纵,会坏了娆娆的名声。

    而且,沈娆如此轻慢行事,又显得出几分真心来呢?

    至少程北看不出多少真心,她只觉得,沈娆这么急着出来潇洒,不像是彻底放下了原先的那段感情,倒更像是在赌气。

    至于和谁赌气,呵呵。

    一经程北的提醒,沈娆似是如梦初醒,啪地打了个响指,“哦对对对!”

    连说了三个“对”,她低下头,连忙将左手无名指戴着的婚戒摘了下来,贼兮兮地塞进了口袋。

    “……差点暴露了。”

    沈娆呼出一口气,笑中带了丝侥幸,弄得程北半晌说不出话来。

    重点在这里?

    程北摇了摇头,看来这丫头今晚铁了心,自己既然拦不住,也干脆由着她折腾。

    此刻包厢里,单身男女的比例严重失衡,粥多但僧少,沈娆她们进去之后,场面更是一度非常尴尬。

    女孩子这么多,都能玩“非诚勿扰”了,用不用给爆个灯什么的?

    程北心中戏谑,又瞥了既来之则安之的沈娆一眼,她叹了口气,都这样了还有人鱼目混珠呢。

    乐团的团长何之洲也在,程北一见他就乐了,噗呲笑出声,“团长你个万年单身狗。”

    某男搓了搓后脖子,望着她一脸郁闷:在这里的谁不单身,你有啥优越感了?

    沈娆早听程北提过,何之洲虽然是一团之长,但只有在正式场合才有威严,平日里,谁都能欺负他一下,看来此言非虚。

    也从侧面印证了他们乐团的氛围有多融洽,就前一个包厢里,那种热闹又不过分的感觉沈娆其实也挺喜欢,大家都是可爱的人。

    沈娆也起了玩心,她撞了下程北的肩膀,特别仗义地来了句,“北北,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团长呢!”

    “哦?那我该怎么说?”

    “狗到了他这年纪,哪还能活着呀?该叫单身鳖,是吧何团长?”

    原本一脸期待的何之洲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俩人,果然是好姐妹啊,扎起心来一个比一个狠!

    他年纪大没对象怎么了!

    怎!么!了!

    吃她们家大米了?笑那么灿烂干什么?比风景画还要好看,让他气都气不起来。

    何之洲默默觉得,被夹击成这样,脑子里还冒出要给她们两个介绍对象的念头,自己真的是相当智障了。

    沈娆和程北合唱完一首歌,便有人邀她们坐下喝一杯。

    四方小桌,正好是两两面对着面。

    沈娆刚出院,程北酒量又浅,都点了果汁。

    两位男士斯斯文文,一个冰啤一个鸡尾酒,也不怎么去碰酒杯,从他们的言辞里,能感受到自信与从容,一股子精英气息扑面而来。

    程北认识其中一位,坐在沈娆对面的那一位,享誉海内外的钢琴师,他的一双手,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沈娆顿时肃然起敬,从包里掏出笔,一脸认真:“大师,麻烦你给我签个名。”

    她不管他拿过多少奖,也不管他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过几次,但问厉害人物要签名,总是没错的。

    见惯了多少疯狂的追捧,沈娆这种毫不做作的约摸是第一次出现,又或许有美貌加成,他也不觉得她失礼,反而感觉直白得可爱。

    男人失笑道,“我只是一个弹钢琴的。”

    他身边的另一位连忙附和,“哦,那我只是一个拉小提琴的。”

    沈娆看了眼顺序,轮到自己了,有板有眼地说,“我只是一个做生意的。”

    程北狂汗,你们可真有意思!

    她抿唇,一抬眸,三个人视线全落在自己身上,好像她是个异类一般,程北轻咳一声,最终没有破坏队形,“好吧,我只是一个跳舞的。”

    讲完,彼此间似是达成了某种共识,四只杯子举起,碰在一处,发出清脆的叮叮响声。

    何之洲在不远处看着,顿觉有戏,露出了老妈子一般的欣慰笑容。

    团里的其他小姑娘见状,哪还坐得住,纷纷找他控诉:“团长,你不厚道!有好事都想着程姐,我不干!”

    “对的!我不管,我也要大钢琴家!”

    “那给我会拉小提琴的,我喜欢!”

    “嘤嘤嘤,长得那么帅,打鼓的都行!”

    ——活像一群嗷嗷待哺的小麻雀。

    何之洲被吵得脑袋疼,心说你们要,你们当我做慈善的就要要要?你们怎么不要我?

    心累地掏出手机,正好有微信跳进来,他一看,懵了半秒,又被她们嚷得回神。

    “嘘!”

    何之洲虎着脸,却一点威吓作用都没有,姑娘们更缠他了,没有办法,他只好躲出去打电话。

    “团长!团长你别跑!”

    “想尿遁?小心我去厕所堵你哦!”

    “都别闹!”何之洲摆掉她们扯住自己衣角的手,指了指手机,“还有更好的要来!”

    果然这话有效,他下一秒就被推出去了。

    我靠,这群女人!

    电话正好通了,何之洲边疾走问,“在哪儿呢我过来接……”

    沈娆这边进展良好,弹钢琴的果然谈情比较有一手,加上他幽默风趣,笑语一直不断。

    程北在一旁耐心作陪,并不多说话。

    拉小提琴的那位估计是知道自己没戏,也就安静坐着,学习人家如何撩妹。

    这时包厢的门从外面被人推开,程北端着杯子,听到动静抬起头,看到跟在何之洲身后的那两个男人,双目圆瞪,喝到一半的果汁呛了出来。

    妈诶要死!

    是陆予骞和萧谨南!!

    程北呛得面红耳赤,抽纸巾擦脸擦衣服,余光瞥向沈娆,她比自己还要夸张,整个跟灵魂出窍一样。

    紧接着在场所有人耳朵一疼,唯美的情歌对唱,沈娆华丽丽地,破音了。

章节目录

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红家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家欧尼并收藏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