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 0zw,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最新章节!

    “谁……谁来了啊?”

    “不知道。老大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我猜肯定是大人物!”

    “大人物?老大和陆总都称兄道弟呢,还有人大得过那位?”

    “那,来的人是陆总咯?”

    尾音不由抖了抖,一群人面面相觑,又偷偷瞧了眼还在猛灌自己的沈娆,纷纷咽了口唾沫。

    这……虽然不受宠,但怎么说人家也是正宫夫人,万一陆总怪罪下来,所有人都得玩完啊!

    众人擦掉脸上的冷汗,顾不上沈娆究竟听没听见他们蚊子哼哼一般的讨论,赶紧埋头将刚才拍的视频和照片全删了,然后集体退后,靠墙站着,一动都不敢动了。

    对面的沙发上,沈娆低下头,看了眼被人扯住的衣角,笑着松了口气,“你醒了啊……”

    -

    门外,祁放堆了一脸笑,朝眼前的男人躬身,“二哥,你什么时候到的?”

    锐利的鹰眸倏地一紧,男人掐了烟,居高临下的视线里透着几分冷酷,嗓音肃厉地反问,“谁特么是你二哥?”

    祁放咬着舌头连忙改口,“萧、萧爷……”

    “老三呢?”

    “三……哦不,陆少他临时有事,来不了。”

    话音刚落,膝盖上就挨了一下,痛得祁放诶哟诶哟地叫唤,五官都扭曲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腿废了。

    萧谨南冷啐,玩儿似的抡住对方的后颈,“你特么死的?来不了不会早讲,害老子白跑一趟……”

    祁放还在一旁扯着嗓子哇啦。

    “闭嘴!嚎你爹啊,跟个娘们似的!”

    男人给烦得,抬腿又要踹,祁放不敢躲,也不敢再吱声,憋了一脸的汗,哆哆嗦嗦。

    真不是他夸张啊,这位爷可是部队出来的,一点力气就能要人小命!

    萧谨南嫌弃死祁放那副怂样,长靴踏在地上,朝门里过了一眼,“老三不在,他媳妇怎么在?”

    祁放缩了乌龟||头,呼吸都屏住,千万不能让这佛爷知道自己是光顾着整沈娆才把他忘记了!

    “碰、碰巧遇见。”

    “哦?那她怎么还喝上了?”

    祁放一下卡壳了,这……他也不知道啊。

    萧谨南声音更冷,“你逼她的?”

    “不不不,我没逼她!我哪里敢!如果不是沈大小姐自己要喝,谁能逼得了她!”

    生怕被揍,祁放立刻从实招了。

    还有……是错觉么?他怎么觉着,萧爷对沈娆挺在意的?

    一缕轻笑飘过,萧谨南话里噙了抹玩味,低声道,“这才像她……”

    “萧爷您说什么?”

    祁放抬起头,对上男人可以封喉的眼神,直吓得想抽死自己,“是我幻听了,我回头看耳科去!”

    萧谨南掏出烟盒,抖出一根衔在嘴里,转过身的时候卷起一阵风,凌厉冲天,“走了!再有下回,老子活埋了你!”

    “是是是!”

    前脚刚送走阎王爷,后脚沈娆就扶着程北出来了,祁放一见她,不知怎的,瞬间不敢放肆了,搓着手赔起了笑脸,“沈大小姐,您要走了啊?”

    沈娆直接无视,手指揪过程北的小脸,试了下温度,“挺烫的,想吐吗?”

    程北嘤咛了一阵,摆手说自己没事。

    “乖了,我送你回家。”

    “沈大小姐!”祁放一个闪身飞到沈娆面前,讨好地说,“还是我派人送你们吧,您也喝了不少……”

    本来祁放就没有彻底得罪沈娆的打算,白舒现在还没成功上位呢,哪怕有朝一日她真挤掉了原配,他也还是得给自己留条后路的。

    沈娆擦过祁放,红唇翕动,浅笑盈盈地吐出一句,“我还是比较喜欢,对主人忠心一点的狗。”

    祁放直愣僵在原地,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堪比调色盘。

    回到原来的包厢拿了东西,经过转角的时候,沈娆隐隐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但她猛地扭过头,除了重叠的阴影,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是她多心了?

    走到酒吧门口,沈娆拦下一辆计程车,小心将程北塞进后座,她绕到前面,刚要拉开车门,手就给一股力道拖住了。

    沈娆扭头,一见来人,嘴角立刻挂下,“陆予骞?”

章节目录

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红家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家欧尼并收藏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