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似流光,去势极速。

    朝着如今天下第一盟盟主射出的这一箭,终于让白小苟突破桎梏,感应到了新的力量,一种强大玄奇的力量。

    嗡...

    只闻一阵微微的颤动声,箭矢所过之处,一丈之内皆是卷开一股强烈的气旋,搅得人仰马翻,根本无人能挡住这一箭!

    陈松眼见这一箭的凛凛威势,终于惊慌失措,忙不迭拔出腰间的刀,也是如今的十大名刀之首--十阙。

    然而这一箭来的太快,陈松来不及出刀,只觉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击中,整个人被击飞起来,随之这股巨力将之不断往后推!

    于是,御刀门下就见自家掌门被一箭贯胸后,去势不减,生生横穿了半城,最终被这一箭钉在了御刀门正门的匾额上。

    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连传说中的天品强者也绝无这等力量,何况两百余年来已经未听说过谁突破到天品。

    看着陈松的惨状,生为儿子的陈庆心脏狂跳。

    白小苟?

    白家余孽?

    这是复仇吗?

    他战栗着望向城门楼上那个身影,完全想不通白家何以复起,拥有如此绝强的力量,而且不是用刀,居然是用弓?!

    眼见自己一箭逞威,白小苟执弓之手禁不住颤动起来,他有些不敢置信的道:“师傅,这就是我拥有的力量吗?我的力量怎会如此强大?”

    这是体系的碾压,高武世界的修炼文明对于这个武道单一,上限平平的世界屑微的一击而已。

    王赫有自己的认知,可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他感应着白石大道上那些人的惊愕,同时也在观察白小苟。

    打从一开始收白小苟为徒,王赫多少是有些防范的,白小苟是那种天性不甘人下,骨子里藏着野心的人,这样的人一旦掌握强大的力量,很容易偏离进而失控,甚至反噬。

    王赫好歹在这方世界渡过了几百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在他认知中有一个看似矛盾的观念,这世上最靠的住的是人,最靠不住的同样是人。

    王赫没想过要依靠白小苟,但至少要保证白小苟在挑战五方极主前不失控。

    嗤...

    随着一声轻响,白小苟感到一股极寒之力,同时,他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波动传入体内,随着这波动,白小苟体内的窍穴震动起来,彼此之间相互呼应之外,还应和着体外的一个东西,那就是柴刀。

    ‘握着我再射一箭!’

    这是王赫传递过去的意思,这几年他一直在试图和白小苟建立更简洁的交流方式,而今天有所突破的白小苟终于明了。

    白小苟没有迟疑,左手举弓,右手握刀。

    下一瞬,只听弓弦‘嗡’的一声颤动,一道白芒离弦而去。

    这一道白芒比之前那一箭还要快,更恐怖的是其所过之处,十丈之内卷动起一股股微型的龙卷风暴,而风暴卷动之间,极冻深寒张开,整个白石大道不过是几息后,便化为一片冰地。

    近千御刀门弟子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眼睁睁的被冻成冰雕。

    等到白芒激射到御刀门正门前,再度生出变化,就见其悬停在陈松面前的同时,御刀门上空浮现出一把巨大的刀影。

    还没彻底断气的陈松,看着那刀影,惊颤而恐惧的道:“吞,你...是...”

    断断续续的话语尚未说完,那十丈长短的刀影凌空劈下。

    轰隆!

    一阵巨响声中,就见宛如城中城的整个御刀门,自门楣处被一道数百米长,深及数丈的刀痕分为了两半,陈松同样也成了两截。

    如此之后,尚不算完,从白石大道卷过来的极寒风暴汇聚成两股,一左一右卷入御刀门。

    破墙,掀楼,冰冻大地,彻底将御刀门化为一片废墟般的冰地。

    一刀杀千人。

    一刀毁半城。

    王赫暴虐的念头终于消退大半,同时他也是想震慑下白小苟,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个便宜徒弟:小子,你还差得远!

    果然,白小苟惊呆了,他本来以为自己掌握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可与王赫这一刀相比,简直如同萤火与皓月般,何敢争锋?

    ...

    不过一月,御刀门阖门被灭,陈松惨死,魔刀重现人间,白家余孽复仇正道盟的消息就轰传天下。

    原本有些门派不信这些传言,可等到前往松城,看到足足一月仍然被冰封的半城,以及那道恐怖的刀痕,吓得再不敢多说半个字。

    于是,整个江湖陷入一片战栗中,而他们恐惧的事也的确在发生。

    一个月后,天道盟第二大派,正气宗被灭门,与陈松合称‘擎天二柱’的掌门人,被十箭分尸。

    两个月后,天道盟第三大派覆灭。

    三个月后...

    一月灭一门,这些门派皆是当年参与过覆灭白石山庄的门派。

    恐惧,极度的恐惧笼罩在那些自知在劫难逃的门派头上,不过恐惧之后,就是拼命的挣扎。

    又过一月,就在又一世家被覆灭的同时,剩下的那些参与了当年覆灭白石山庄的门派与世家聚集到一起。

    这些人聚集一堆足足上万人,可他们不敢去挑战白小苟,反倒一起前往了南云州的天极峰,待得到了山下,上万人跪出十余里,声嘶力竭的哭山。

    什么魔刀凶威涛涛,肆虐天下。

    什么白家余孽离经叛道,要颠覆刀道正统。

    反正理由一大堆,就是恳请传闻两百多年前,最后一位露面的五方极主,在此隐居的云主--司空圣重出人间,拯救天下苍生。

    所谓五方,乃风,雪,云,雷,火,一方代表一种力量。

    不过以王赫如今的眼界来看,他觉得五方极主应该只是突破了武者的肉身桎梏,达到了天人交感甚至天人合一境界,掌握了沟通外界天地,借用天地威势的修行者罢了。

    王赫很想见识下五方极主,因为他如今已经无法确定自己到了什么境界。

    可惜,尾随在后的王赫,将意识外延,笼罩整座天极峰,却感觉不到有人的存在,反倒是感受到了某种牵引。

    嗖。

    王赫顺着这股牵引横空飞出,几息之间便跃过山下人群飞入高耸入云的天极峰顶,见到了令他诧异的一幕。

章节目录

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心之弈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之弈剑并收藏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