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刀是主流的世界,且自身是一把刀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培养一个用弓箭的徒弟呢?

    王赫表示这是有深谋远虑的,就像他收白小苟为徒虽是临时起意,但也有自己的通盘计划。

    不过究其根本,还是因为王赫对这个世界感到了厌烦。

    最初时,王赫是喜欢这个世界的,觉得这个世界够纯粹,人族造出了刀,用刀打败了妖兽,然后专一的以刀为百兵之尊。

    可如今,他厌烦了这个世界单调,进而厌烦单调带来的停滞与一成不变,就如同陈松,居然能稳坐天下第一盟盟主的位置二十年之久,这家伙是什么货色,王赫可太清楚不过。

    不过陈松只是枝根末节,王赫的思想发生转变的原因,他觉得或许是本体发生了变化。

    以前他是‘吞’,天下第一刀,被冠以‘神’‘魔’之号,天然的既得利益者,他的屁股自然的坐在守成的立场上。

    可如今他只是块木头,可以是刀,可以是剑,甚至是其他,他依靠的不再是外在,而是本身自创的修行之法,所以他变成了一个开拓者,便想搅动这个单调的世界,爆发出一些其他的璀璨光芒,同时也是看看,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则,会否引出五方极主。

    ......

    走在下山的路上,白小苟兴奋异常,一想到很快要得偿夙愿,他激动的身子都不住的颤动。

    几年前,老爹过世的时候,白小苟伤心难过之余,就想砍几个御刀门的门徒,在他心里,老爹完全是被御刀门繁重的征收给逼死的。

    不过那时候王赫阻止了他,并问他一个问题:“只杀几个小喽啰,你觉得能改变什么吗?御刀门仍然是天下第一门派,依旧会欺压良善,作威作福。”

    白小苟这些年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到如今,他终于隐约触碰到了答案,如果一定要杀人,就要杀那些足以让御刀门彻底崩溃的人物,让御刀门日后再不能为所欲为。

    想通了这一点,白小苟此时的激动就不单是即将一尝夙愿,他更是觉得自己干的是为天下人谋福祉的大事!

    离开北山村后,白小苟先去了临近的城池,但没有停留多久,之后穿州过江,来到了御刀门根基之所在的松城。

    这地方以前不叫这名字,可等到陈松将御刀门带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后,松城的叫法就不胫而走,且很快就得到了认可。

    “松城?!正好,就让这座以你之名命名的城池,作为你的葬身之所吧。”

    站在松城的城门楼子上,望着前方的宽阔街道,白小苟握紧了手中的弓,双目灼灼生光,他知道今日之后,自己不会再是默默无名的狗子,不会再成为老爹那样的人,他将朝着自己选定的路一路狂奔,直到站在最高的地方!

    ......

    日后时分。

    松城的北大门洞开,御刀门门下弟子倾巢而出,清空了北大门正对的白石大道,在此恭迎他们刚参加完百派会盟,凯旋而归的掌门--陈松。

    没错,这条白石大道的‘白石’,正是白石山庄的‘白石’。

    自从陈松当上了正道盟盟主,对外的说法中,白石山庄就成了喂养魔刀的‘魔窟’,而率众踏平‘魔窟’,还天下以安宁,正是陈松最耀眼的功绩。

    正是因为这样的说法,白家留下的种子被看作魔窟余孽,人人喊打的魔崽子。

    与白家九世联姻的关家,在陈松登上正道盟盟主之位后不久,由家主亲自带着白千秋恳求照看的白家孩童来松城负荆请罪。

    在这样的环境下,江湖中人几乎人人都以扫除魔窟余孽为己任,将白家的种子绞杀殆尽。

    白千秋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这样的结果,王赫同样也没想到,所以这一路行来,听闻到诸般事情后,他很沉默,但沉默中却酝酿着要将这个世道砸的稀烂的想法。

    “恭迎掌门回城!”

    “恭迎掌门回城!”

    上千名御刀门弟子齐声高呼,声势仿若要震动云霄,而就在这煊赫的声势之中,年近半百,身着华服,体态臃肿的陈松坐在十六人肩扛的金玉步辇中不疾不徐的入城来。

    当陈松的身影穿越门洞,出现在城内的瞬间,白石大道上呼啦啦跪倒一地,陈松的目光缓缓掠过一个个低垂的脑袋,满意的点点头,他很享受这样高高在上,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陈庆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一想到自己未来接了自己老子的班,日日也有这多人向自己跪拜,心中一片火热,不过眼下他更急切另一件事。

    “爹。”

    陈庆凑到步辇旁,低声道:“玉河秦家早两日把家中独女送来了,那秦岚芷端的天香国色,一颦一笑都是娇滴滴的,惹人垂涎,儿子一时不耐...”

    说到这,陈庆吞吞吐吐起来,陈松斜睨了他一眼,冷声道:“说啊,怎么了?”

    “儿子玩闹时没控制好力道,失手弄断了秦岚芷的颈骨。”

    颈骨,人之要害,一个大好年华的青春少女就此香消玉损。

    “怕了?”

    听着陈松询问,陈庆垂头不语,实际上他哪是怕了,而是可惜那小美人罢了,他还没尽兴呢,只是陈庆哪敢争辩。

    然而陈松却道:“哼,区区秦家一女罢了,他秦家乃是魔窟白家的三代姻亲,与魔窟牵连甚深,就算你失手把他秦家满门女人都弄死,天下又有哪个门派敢吱声。”

    陈松丝毫不在意,微微扬起头,一副睥睨之态。

    陈庆听到这话,心中担忧尽去,眼神一亮就准备说什么。

    可此时一阵风呼啸而来,卷起道边的落叶,竟是在白石大道上以枯黄的落叶铺就了几个字出来。

    ‘白家当真是魔窟吗’

    陈庆看到这八个字如同见鬼了一般,脸色大变,陈松亦是脸色一变,但好歹久居上位,见多了风浪,却没有惊慌失措,反而一声冷哼道:“是谁在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保护掌门!”

    陈庆一声大喝,跪在白石大道两旁的御刀门弟子纷纷起手,拔刀在手,围在了陈松父子周围,所有人目光四移,试图找出端倪。

    面对如此阵势,一道人影从城门楼上显出。

    “陈松,你记住,杀你者北山村白小苟是也!”

    话音未落,就见一道绽放出璀璨金光的箭光破空而出,朝着陈松直直击去。

章节目录

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心之弈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之弈剑并收藏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