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拥有一把刀,是狗子一直以来的愿望,如今他这个愿望得到了满足,可他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爹给他打的刀不是他想要的雁翎刀或者柳叶刀什么的,而是一把刃长不过一尺的柴刀。

    从他爹手上接过这把柴刀时,狗子委屈的想哭,可他不敢在他爹面前表现出来,还得装出高兴的样子说:“谢谢爹。”

    等出了家门,狗子一口气跑到村背后的北山上,站在一处崖边放肆的喊道:“我要的是一把能杀人的刀,这柴刀能有什么用?

    我不想像你一样垂着头,低着腰过一辈子啊,爹!”

    “啊!”

    狗子仿佛要把心中的委屈全部宣泄出来,声嘶力竭的大喊着,可是心中不忿依旧难平,最后举起手上的柴刀,向着崖外重重一掷。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要是真接受了这把柴刀,日后指定就只能像他爹一样,一辈子呆在这小山村,过着忍气吞声的日子,他不要这样的未来。

    ‘唰!’

    柴刀朝着崖外飞去,狗子重重出了口气,然而下一瞬,他的眼睛一下直了!

    就见那柴刀在半空中打了个旋儿,又直接飞了回来,特别是临近他时,速度陡然增快,随即他只觉面上一凉,紧跟着,就听到‘砰’的一声。

    却是那柴刀划过一根碗口粗细的毛竹,那毛竹居然齐根断开,同时,狗子的一缕额发掉落下来。

    狗子委屈,他哪里想到有人更委屈,王赫压根儿没想到自己会被重塑成一把柴刀,要知道他前身可是牛掰轰轰,天下第一的魔刀‘吞’诶。

    从天下第一刀变成一把再普通不过的柴刀,这样的落差感,饶是王赫在无人深涧苦修二十年,自觉人生境界已经拔高很多,也是到了暴走的边缘。

    可他哪里想到,这竹竿少年居然还想丢了他!!!

    喂,你搞搞清楚,就算老子现在只是一把柴刀,可依旧天下最牛掰的刀,懂不懂?

    不给你小屁孩一点颜色瞧瞧,你不晓得马王爷长几只眼!

    果然,王赫只是小露身手,狗子就惊呆了,等回过来神来后,小家伙忙不迭的跑过去,想把插在石壁上的柴刀拔出,可刚一握刀柄,一股极寒之力从掌心钻入,他本能的撒开手。

    咱可不是你想不要就不要,想要就要的。

    老王很傲娇,他一向如此。

    不过他也只是想小小的惩罚下狗子,连半分冰寒之力都没用到。

    狗子虽然被冰了一下,甚至冰的半只手都快没了知觉,但一颗小心脏却‘砰砰砰’的跳了起来,凑到刀柄前道:“你应该是‘秦爷爷’说过的名刀吧?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就像那什么‘吞’一样。

    我之前不知道你是名刀,只是想着日后怕是要像我爹一样埋着头过日子,才想扔掉你,真的对不起。

    可我白小苟不想庸庸碌碌的过一辈子,做一个任人欺凌的人。”

    白姓?

    这个姓氏不由勾起了老王的回忆,看着眼前不过十二三岁的白小苟,王赫知道其不可能是白家留下的‘种子’,也不可能是那些‘种子’的后人,毕竟时间对不上,可心中却萦绕着一股怪异的感觉。

    白小苟突然感到身侧的风更凛冽了些,随之就见风卷崖雪,崖壁上的积雪显出两个字来。

    “跪下。”

    白小苟愣了下,但很快便跪倒在刀前。

    “磕三个响头。”

    砰砰砰!

    “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了,我会教你修行,但是没我允许,你但凡显露出一点功力,甚至对人动手,我立即废了你修行,从此再不相见。”

    王赫一口气舞出这么多字,所幸那位‘秦爷爷’不但给北山村的小孩讲故事,还教他们认字,白小苟好歹是看懂了,忙不迭的点头,眼眶中激动的都要溢出泪水。

    如此,一把柴刀和一个被忽悠的少年的故事开始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白小苟逐渐从少年变成了青年,在他爹因肺病去世后,他把家里的铁炉卖给了同村的人,自己则整日游走于山野之间,成为了村民眼中的猎人。

    嗖!

    白小苟快速穿行在竹林中,猛地射出一箭,但随即就见一道寒光闪过,将箭一切两半。

    嗖嗖嗖!

    白小苟随即又是一连三箭射出,却见寒光又起,三支箭都应声而断。

    这时,白小苟站定身子,手化残影,弓弦连动,却是一连九支箭射出,九箭如似一箭,箭身上猛地爆发出一阵炫目的金光。

    然而如此煊赫的一箭,只见刀光一闪,就噼噼啪啪的没了阵势,登时散落一地。

    见此,白小苟有些垂头丧气的道:“师傅,我还是从玉金中感受不到其他的东西,除了能爆发短暂的强光外,什么都做不到。”

    六年来,白小苟在王赫的指点下踏上了修行路,不过他既不是修气血,也不是正统的练窍化元,王赫传他的居然是自创的功法,这就是木头修的‘九星环日’。

    王赫实在是没憋好屁,纯粹是想看看自己鼓捣出来的功法能否运用在人身上,这也是为日后考虑。

    白小苟就这么一无所知的当了小白鼠,足足被折腾了两年时间,才在王赫的辅助下,于体中九窍种下精神漩涡。

    可没想到这精神漩涡不会自行吸纳气血,也无法从外界直接吸取能量,最后鼓捣来去,还是王赫给他度入了一丝风之力才运转起来,其后的四年,每隔一段时间,王赫都要往白小苟的体内度入风之力,白小苟才能继续修炼。

    如此修炼三年后,白小苟终于小有所成,打通眉心祖窍开始交感天地,只是辛苦半年后,这小子居然只能感应到一种叫‘玉金’的金属中有某种物质和他呼应,最终白小苟收集了不少玉金,用之打了一套箭矢。

    不用刀,是王赫立下的规矩,白小苟也没觉得奇怪,虽说外间的江湖门派,高手强者用的都是刀,可白小苟相信柴刀师傅不会坑他。

    至于王赫为何要立下这规矩,王赫自有思量。

    就像他收白小苟为徒,虽说是临时起意,但也是有着自己的通盘打算。

    “你回去吧,明日早间来,到时候我们一起下山,你可以杀第一个人了。”

    白小苟眼睛一亮,没有多说什么,兴奋的转身离去。

    王赫则独自留在竹林中,继续精心修炼。

    六年前,他离开无人深涧,不过是因为任务时限快到了,实则他当时还想继续潜心修炼一段时间,因为他隐隐触碰到一道门槛。如今六年过去,他感到这个门槛快要跨过去了,到时候或许就能晋入新的天地吧。

章节目录

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心之弈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之弈剑并收藏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