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大展神威,十盟精英一战尽没,天下震动,各大世家,门派纷纷侧目,白家不但免遭了一场族灭的劫难,声势再度复振,怎么看这都是白家几百年来少有的辉煌时刻。

    然而白家上下只高兴了没多久,便陷入一片愁云之中。

    一切只因为近日来轰传江湖的谣言。

    说是谣言也不尽然,说‘吞’吸食人血是真,说‘吞’残忍滥杀也不假,毕竟一刀将十盟几百精英化为白骨,这是不争的事实,谁都洗不掉。

    但是说白家为了供奉这把食人妖刀,每日抓捕活人喂刀,甚至有妇孺乃至婴孩在内,则是一盆实实在在的脏水。

    要按谣言所说,白家供奉‘吞’数百年,每日喂其数人,几百年下来,可是近百万人被吃掉,白家附近的城镇中人都该被吃没了才对,何来今日的人口繁盛?

    可偏偏这样的谣言被越传越夸张,到今天,都有说‘吞’乃是天外之魔,日食百人,无人血不欢。

    面对如此无稽的谣言,没有智者出来辩驳,反倒是引得白家附近城镇中的不少人家举家出逃,搞出一片乱象。

    至于白家上下,自然愤恨难平,却有口难辩。

    而要想证明自身也可以,七大门派推举圣心寺为首,遣人传话,只要白家将‘吞’送去圣心寺镇压百年,谣言自破,百年间,七大派可保白家无恙。

    可白家能将‘吞’送出去吗?

    又一次抉择,依旧是在祠堂内,白家几个房头的房主都在,但一个个愁眉不展。

    白千秋拿出两封信递给白千宸,道:“都看看吧,苍岭关家和玉河秦家的来信,信中就一个意思,规劝我们白家要考虑大势。

    关家还好,秦家在信的最后还露出几分威胁之意,似乎我白家不交出‘吞’,他们就要和我们白家断绝关系,如果七大派硬来,他们还要相助。”

    “岂有此理。”

    脾气火爆的白千宸一掌拍碎案几,却依旧怒火难消。

    其他几房房主看过信后,却没这般激动,反倒是忧心忡忡。

    终于,其中一房的房头忍不住试探道:“要不咱们就把‘吞’送走吧,毕竟只是镇压百年,百年之后还可以归还咱们白家的,而且有七大派照拂,这百年间咱们白家也无虞了。”

    “老四,你怎么这么糊涂!”

    白千宸一声怒喝,继而道:“什么镇压百年,无非是当今之世,五方极主隐世不出,七大派忌惮‘吞’之威能,才想出这么个主意。

    可只要这忌惮一日不除,他们会归还‘吞’吗?而且难保七大派中也有人觊觎‘吞’,伺机夺取又如何?就算无人得手,可‘吞’被镇压百年,失去血食供奉,怕不是百年后化为凡铁,那我白家从此就彻底失去依仗了。”

    老四忍不住争辩道:“可那该怎么办?之前一战咱们白家元气大伤,根基已遭重创。

    那谣言只说十盟如何,可咱们白家的妇孺孩童,连带年轻弟子也损失了数百人,更别说其他。这种情况下,七大派如此逼迫,咱们要是不答应,再来一次之前的阵势,咱们白家可真是要覆灭了。”

    老四说的情真意切,待到最后已然泪流满面。

    白千宸见此,怒火也消去不少,只得一声轻叹,但仍然没松口。

    双方都无法说服对方,最后所有人的目光还是看向了白千秋,那意味自然是让家主拿主意。

    白千秋的目光望向祠堂外,有些出神道:“咱们在这说这么多,其实忘了根本的一条。”

    众人不解,白千宸问道:“大哥你说的是根本是什么?”

    “‘吞’的态度!”

    众人依旧不解,白千秋不疾不徐道:“五代祖曾在遗言中说,‘吞’之灵极盛。我以前不懂,可那日手持‘吞’一战后,却有些明白了。

    ‘吞’的刀灵是极有意识的,只看它一刀斩灭十盟精英后,自行化虹飞入后院退敌,便当知一二。

    你们看看祠堂外,当夜十盟突袭之人都杀到了十丈外,火势也蔓延到百余米外,若无‘吞’,咱们这些人连祖宗牌位都保不住,还有脸坐于此,还能坐于此吗?

    而吞如何能在危急时刻急忙赶到?又为何会突然自行爆发绝大威能,一刀斩百人?你们想过吗?”

    白千秋突然站起身,走到祠堂门口朝着奉刀阁方向跪倒,然后重重磕了几个头,方才回到堂中继续道:“你们没想过,可我想了。

    ‘吞’之威能莫测,它能在那一夜察觉情形凶险,自行爆发,就说明它有体察周遭之能,说不得这时吞的刀灵就站在这祠堂周遭听我们所言,而我们只不过看不见他的存在罢了,他如果当真知道咱们族人中有人要为了自身安危将它送走,它会怎么想?”

    白千秋所言堪称匪夷所思,堂中不少人完全呆住了,他们此前从未往这上面想过,可细细一想,却不由觉得有理,若‘吞’对白家没感情,那一夜如何会自行爆发?又如何会在祠堂遭遇危机前,正好赶到?

    白千宸一番细想后,点头道:“大哥说的没错。‘吞’在咱们白家呆了几百年,其实早就是我们的族人了,更是咱们的长辈。

    今日之事,若换成我们中间的一个位于‘吞’的处境上,除了心思肮脏之辈,谁还能提送走之言?”

    “没错,外人不明白归不明白,可咱们白家人得对得起‘吞’。‘吞’明明有纵横天下之能,却甘愿呆在咱们白家数百年,庇护我们一族,我们白家不能负他。”

    三言两语间,白家各房头头的意见都统一了,白千秋满意的点点头道:“既如此,圣心寺那边就回绝了。我白家以‘吞’而兴,昌盛数百年,如今因‘吞’而没,也算是宿命。

    但是必要的准备要做,各房回去后,挑选可托腹心之人,让其毁去容貌,这几日间就带选中的二三岁孩童离去吧。

    再选一批大些的孩子,告诉他们一些情由,也让他们离开吧,望他们日后能肩负起重振白家的大任。

    秦家那边不说,关家与我们九世联姻,帮着庇护几个后人是没问题的,你们各房送一个孩子过来,几日后我让隐伯带他们离开。

    至于其他人,想走就走,不过你们几个老家伙,就留在白石山庄陪我一起等待最后的结局吧。”

    说完,白千秋起身离去,与之一同离开的还有王赫,王赫的意识一直就在祠堂内,从头到尾目睹了这场族会。

    白家到今日的地步,说实话完全超出王赫的预料,可要重头选一次,王赫在那一夜依旧会那般做,否则白家在那一夜就覆灭了。

    只是王赫感觉到整件事从头到尾散发着浓浓的阴谋气息,应该是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推动,可惜他只是一把刀,一把不定时吸食血食就会变成一坨废铁的刀,他能做什么?

    “无非是生死相随罢了。”

    王赫没有多的心思,他还记得自己曾在很多年前对一个叫叶小七的女人在生死时刻也是如此做的选择,这样的抉择对他来说,还没有那天晚上下定决心大开杀戒饱食人血来的难。

    这么多年过去,王赫从人变成了刀,忘记了很多前尘,但他的本心依旧未变。

    ......

    几日后,玉河秦家送来绝交书,这就如同一个信号,在滚沸的油锅中落下了火星子,猛然喷薄的烈焰在不到一个月之内就将白石山庄化为灰烬。

    以七大派与秦家为首,一个的新的组织成立了,名为‘除魔盟’。

    这个组织的唯一目的,就是要除掉那个传闻中乃是天外魔头所化,日食百人,无人血不欢的‘吞’。

    ‘除魔盟’汇集大小门派四十六,世家十一,聚众过万,浩浩荡荡逼上了白石山庄。

    这一战没有丝毫悬念,白石山庄被夷为平地,白家没提前走的人,无不汇集在奉刀阁前死战到底。

    白千秋没有再请出‘吞’,‘吞’也没有再自行展现神威,双方都知道,白家绝境至此是因‘吞’,更因人心,因为人心中的畏惧,贪婪。

    因为畏惧与贪婪,七大派可以无视谣言的真假,无视十盟的狠辣与咎由自取,反倒在背后推波助澜,直到站上前台。

    因为畏惧与贪婪,其他世家和门派可以光明正大站出来落井下石。

    因为畏惧与贪婪,世人可以无视真相,对白家的覆灭拍手称快。

    所以大开杀戒还有何意义?除非白家能手持‘吞’杀尽这些人。

    可能这么做吗?至少王赫不会真让自己变成一把‘魔刀’。

    正是因此,王赫和白千秋极有默契,死战只是全了双方的情分;留有一线则是不想和这些世家,门派结下血海深仇,以免对方不死不休,将白家的‘种子’也斩杀殆尽。

    终于,白家迎来了一时的结局,而王赫则静静的躺在奉刀阁,他不关心自己的结局,因为他有两次重塑的机会,他只是在等幕后黑手的出现,他要为白家死去的人做点什么。

章节目录

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心之弈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之弈剑并收藏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