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前院快撑不住了!”

    “家主,神行堡和大江派的人已经趁着火势突入了东院。”

    “家主,火势快蔓延到后院了。”

    ...

    白千秋坐在祠堂内,听着下面人报来的一个个坏消息,面沉如水,一语不发。

    “砰!”

    外间的门被猛地一下推开,浑身是血,手中拎着‘斩月’的三房房主白千宸冲了进来,吼道:“家主,大哥!!你还在等什么?再等下去咱们白家的千年基业就要毁于一旦了。”

    白千宸素来脾气火爆,当日也是第一个站出来表态要和十盟撕破脸硬刚的,今日骤然遭袭,他请出家族传承的另一把名刀‘斩月’,第一时间冲杀到第一线。

    可惜,这次十盟有备而来,当世十大名刀请来了好几把,而白家千家底蕴,除开‘吞’,额外只有两把名刀,其中一把因为是断刀修复而来,还不在当世十大名刀之列。

    白千宸这一吼,祠堂内所有人都看向了白千秋,白千秋无法再沉默,缓缓站起身来,道:“罢了,我这就去请‘吞’,只是若我稍后暴毙,老三,望你日后善待大房,遇事也要三思再三思啊。”

    白千秋再无当日在祠堂的洒脱姿态,毕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生死间有大恐怖,更别说他还是家主,牵绊着白家上下;也是大房房主,牵绊着大房,心中有太多不舍。

    不过白千秋也并非拖拉之人,主意一定,当即备下三牲,带着各房房主直奔奉刀阁顶层。

    “这几个老骨头终于来了。”

    王赫一早就在等待,说实话,他还真没想到十盟如此强大,被白家拒绝后,短短时间就在白石山庄外围集结起上千人,行此雷霆一击。

    王赫不明白十盟为何集结如此迅速,但只看十大名刀居然来了大半,也知十盟是早有图谋。

    ‘吱呀!’

    顶层的房门被打开,以白千秋为首的白家人鱼贯而入,而后有人扛来活牛,活羊,活猪奉于刀架之前。

    白千秋上前一步道:“请‘吞’先享用祭品。”

    都这个时候了,白家人还是如此谦恭,王赫都有些发急。但他也知道自己这身体是个怪物,不吃饱喝足,待会反噬起来,白千秋几息之间就会化为白骨。

    说穿了,‘吞’乃是以血气为食的,想要御使‘吞’不单要喂足精血,还得以自身气血催动,可一旦血气不继,‘吞’就会反噬。

    这一点王赫也无法,这是‘吞’本身根植的特性。

    当初白向天就遭到过反噬,这才会在盛年病亡,不让后人轻动‘吞’,也是怕‘吞’在人间引起腥风血雨,最终牵连白家。

    故而只听‘嗡’的一声,就见‘吞’的刀身上绽出妖异的红光,继而红光中延伸出一条条血色光丝,这些光丝缠住三牲后,顷刻间就将之化为白骨。

    尽管这种场景早已看过无数次,但白家人依旧有些心悸,白千秋更是双眸低垂,看着满地的兽骨,只觉自己稍后也是这般下场。

    心中稍作哀叹后,白千秋还是走上前,跪倒在‘吞’前,恳切道:“今日我白家遭逢大难,恳请刀灵容许我执刀出阁,斩退强敌,保我白家。”

    说完,他站起身,在掌心开了一道口子,滴血于刀身上。

    这是白向天亲自定下的请刀仪式,不过王赫很不感冒,他的刀身的确是以气血为食,可他从未忘记自己是个人,妖血,兽血可以接受,可要让他以人血为食,他心里还是有疙瘩的。

    所以在白千秋滴血的瞬间,‘吞’再次一声轻鸣,随之刀身倒转,自行飞入了白千秋手上。

    白家人见此都是一喜,而握刀在手的白千秋更是感受到一股澎湃强大的力量,一时间,心中隐忧尽去,满腔都是‘天下何人相抗’的豪气。

    “走!”

    白千秋提刀而行,一马当先往前院而去,沿途所过当真是神鬼辟易,前来阻挡的十盟中人无一刀之敌。

    王赫则刻意收束了威能,一方面防止消耗过快,让反噬来的慢些;一方面也是不想让刀身吸食人血,免得让自己犯恶心。

    就这般,一行人终于冲杀到前院的正门处才遇到了阻碍。

    “妖刀终于出来了,嘿嘿。”

    十盟中一位隐于人群中的玉面公子盯着白千秋手中的‘吞’,眼中绽放出灼灼光芒,但随之其恢复常态,走到十盟盟主号称‘刀君’的万世峰跟前道:“盟主,妖刀已现,这妖刀虽沉寂数百年,但威能无俦,还请盟主当心应对。”

    万世峰点点头,道:“这是自然,‘吞’乃是世间唯一斩杀过半步极主的名刀,如何重视也不为过,我在这边会按照先生之法拖延住,其他两处就要靠先生坐镇了。”

    “盟主放心,只要此处再拖延一个时辰,大局便定了。”

    说完,这玉面公子悄然离去,万世峰一挥手道:“开始吧。”

    就在白千秋冲杀到正门时,此处的十盟精英在万世峰的带领下已然严阵以待,当中更有七人组成一个刀阵,这七人所持的无一不是名刀。

    甚至在那位神秘先生的指点下,有几把名刀上还涂抹了黑狗血,童子尿等破邪之物,如此种种,都是为了对付‘吞’。

    白千秋却不知这点,他此时豪气纵横,也不管是何刀阵,只身入内,催动‘吞’之威能斗了起来。

    然而王赫很快感觉到不妙,这刀阵并非杀阵,而是以粘,滞,停,阻为主旨的御阵,加上布阵之人皆手持名刀,在他刻意收束威能的情况下,根本无力冲破大阵。

    鏖战了小半个时辰后,白千秋已然有气血不继的征兆,而王赫也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他们这是要在此拖住自己,从其他方向攻入白家腹地!”

    王赫意识全开,将周遭所有信息纳入,东院已然被攻破,领队之人正直奔白家祠堂;后院也被突破,那些人心狠手辣,无论妇孺,见人就杀,分明是要屠灭白家的架势。

    该如何破局?等着白千秋燃烧气血?

    可就算白千秋舍却全身气血又如何,就他那小身板,根本发挥不出‘吞’的所有威能。

    王赫心念电转,转瞬之后终于下定决心。

    唰!

    白千秋又是一刀挥出,带着全身劲道,想要斩开身前束缚,可惜对面三把名刀早有所备,一撩一格一挡之间,眼见就要将刀势消弭。

    然而就在此时,刀阵之内的人只觉眼前似有阴影晃过,刹那之间,‘吞’似乎消失了。

    阴影化身发动!

    这是王赫仅剩下能动用的属于他本身的能力,虽无大用,但以此短暂遮蔽刀身还是能做到的。

    下一瞬,就见七道血色刀影一掠而过,分别破入了十盟布阵七人的体内,紧跟着,血色光丝浮现,牵丝连线之间汇入白千秋手中的本体刀身内。

    “啊!”

    接连的惨叫声在夜空中久久不散,仅仅几息之间,手持名刀的七人皆是化为了白骨,甚至连带名刀都变得晦暗起来。

    眼见场中突生如此变故,十盟的人顿时骚动起来,就连万世峰一时间也有些慌乱。

    然而王赫根本没给他们调整的时间,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

    嗖!

    王赫饱食气血之后,径直从白千秋手中飞出,腾于半空之上,随即其刀身上妖异的红光大放,血色光丝不断从刀身中蔓出,朝着十盟的人卷去。

    “它要做什么?!”

    万世峰从未见过如此怪谲的情况,名刀无主自动,还似乎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可在场的十盟精英足有数百,一把刀凭什么敢这么做,它以为自己是五方极主吗?!

    万世峰不信,他也不敢轻动,他是盟主,是旗帜,若是第一个退,今天这阵势怕是就破了,而此战后,十盟声势必然大跌,后果不堪设想。

    可万世峰不动,不代表其他人不动,有一位被吓破胆的刀客,丢下手中的刀,径直朝外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道:“妖刀又要食人啦!”

    有少许人受到影响,也悄然后退,可更多人看着万世峰。

    然而不管他们如何,都已经晚了!

    就见‘吞’的刀身上蔓延出的血色光丝陡然变粗变长,如同一个个血色触角般,将方圆百米锁拿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茧。

    而后,只听‘噌’的一声,‘吞’带着无上威势从天而降,没入了血色巨茧之内。

    半晌之后,触角回缩,光线隐匿,就见场中只留下一把矗立正中的刀以及满地的白骨。

    十盟精英竟然在一刀之下尽没,一个都没逃出去,如此可怖的威能,让旁观的白家人亦是脸色发白。

    王赫此时则顾不上意识中强烈的恶心感,再度冲天而起,借助饱食的气血之力,横空化虹,朝着后院而去,那里的白家人快要死尽了。

    而就在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上,那位玉面公子静立在一棵大树下,看着划虹而去的‘吞’,兴奋道:“这才是你的本色啊,‘吞’。

    你有睥睨天下之能,又怎能在白家一直沉寂下去?

    这一次,你逃不掉了。”

章节目录

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心之弈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之弈剑并收藏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