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来,多少寒暑,王赫都快忘记时间的存在,若不是每日都会出现在识海中的任务提示,他只会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无聊透顶的梦。

    【主线任务:得到任意天极力量。

    任务时限:无

    任务失败惩罚:抹杀

    (备注:你拥有两次重塑的机会。)】

    王赫倒是还记得当初来这所谓的试炼前,那位神秘的存在曾提醒过他,什么极其凶险,什么杀机四伏,什么稍不注意就可能殒命。

    ???

    危险在哪?杀机又在何处呢?

    他只知道自从躺进这奉刀阁顶层后,就再没出去过,白石山庄的人从当初主持祭祀的那位精赤大汉,到精赤大汉的儿子,再从儿子到孙子,再到如今不知道是第几代玄孙,都对他恭敬有加,甚至说得上谦卑,每日奉上三牲不说,凡遇年节就来跪拜,搞得王赫真觉得自己是这一大家子的祖宗一样。

    至于任务,王赫倒想寻找线索,可他只是一把刀唉,无法和人直接交流,更别说他现在的身体可不是那么听话的。

    愁,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王赫将意识展开,从奉刀阁内探出,外间的天地便映入他的识海内。

    自从成为这所谓的灵后,身体变成了刀,五感五识自然没了,但王赫发现自己的意识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他可以将意识外延出刀身,从而感应外间的世界,通过这种感应,外间的天,地,人,乃至一花一草都能反馈回自己的识海。

    而且当初刚成为刀灵时,他的意识只能外延数丈左右,但大概过了一百年左右,他的意识已然能外延百余丈。

    至于现在,若是他全力放开意识,短时间内,白石山庄方圆十里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嘿哈!嘿哈!”

    这是山庄的演武场上年轻弟子在练习刀法。

    “叮,叮,叮。”

    多少年了,刀炉的火没熄过,锻刀的声音没停过。

    “哗啦啦,哗啦啦。”

    山庄的女人们又在后山的小河里嬉戏。

    ...

    王赫的意识随心所欲的遨游着,这么多年下来,他对这里一草一木都无比熟悉,熟悉的就像自己的身体。

    不知不觉间,他就逛到了白家的祠堂。

    白石山庄的初代开创者姓白,时至今日,无论山庄内各个房头,亦或下人奴婢,都变成了白姓。

    王赫没事的时候,总会过来看看,毕竟祠堂内好多牌位的主人都是当年带头领着白家族人成百上千次跪拜过他的,在白石山庄呆了这么多年,他与这些人之间早就有了羁绊。

    跃过门庭,王赫正准备进一步往里探入意识,祠堂内却有声音反馈过来。

    “大家都说说吧,十盟已经发了最后通牒,我们该如何应对?”

    白家上至家主,下至奴仆,王赫都十分熟悉,自然知晓说话的正是白家当代家主白千秋。

    至于十盟,王赫也听过不止一次,晓得这是外间近三十年内兴起的一个组织,势力极其庞大。

    话说王赫也并非没到过外界,他在成为刀灵的第七天,那位曾率领族人恭请他现世的精赤大汉白向天,便拜请他一道出庄,去了一趟西荒的夜摩崖,斩杀了昔年宿敌--元魔刀宗宗主。

    白家借这一战名声大振,成为当世一流世家,可从那之后,王赫就被请入了奉刀阁的顶层,而白向天则在十年后病逝,死前留下遗言,后辈族人非达到天品境界不可请出‘吞’,除非是家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于是乎,王赫就再也没出去过,不知是一百年,还是两百年前,外间有说天元进入衰期,自那之后,甭说白家,放眼天下也再无人成就天品。

    “哼!”

    祠堂内传出一声重重的冷哼,紧跟着,一个脾气火爆的声音响起:“有什么好说的?‘吞’乃是五代祖留给我们白家的传世名刀,在家里呆了几百年。而十盟数次图谋,这次又贼心不死,既然如此,干脆拼个鱼死网破。”

    “对,我白家的声势虽不如几百年前,但千年世家的老底子还在,有什么可怕的?”

    “没错,我们白家还和苍岭关家,玉河秦家百年联姻,到时候可以将他们引为奥援,未必就输给十盟。”

    白家几个房头很快发表完建议,出奇的一致,白千秋略作沉吟后道:“那就这么定了吧,即便出了岔子,我拼着这身老骨头不要了,去请出‘吞’就是。”

    众人都是点点头,他们不是信任白千秋,而是信任‘吞’。

    “哼,十盟一群暴发户哪里会知晓‘吞’之强大,五代祖当初可是在遗言中明确告知,如果舍却精血全力发挥‘吞’,足有短暂抗衡五方极主的力量。

    世人如今都知道,五方极主近两百年内,一个都没露过面,所以,‘吞’之力天下何人相抗?”

    五方极主。

    又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王赫思绪微有波动,一个‘极’字曾让王赫以为与任务要求的‘天极之力’有关,可惜一直未有求证的机会,毕竟五方极主每一个都是这方世界最无上的存在。

    这方世界的修炼方式与王赫的认知完全不同,这里的武者不修真气,只练气血,终其一生,就是不断打熬筋骨,壮大气血。

    只是一般人的气血之力在三十多岁会达到巅峰,而后开始逐渐衰退,也就说三十来岁的修行境界往往代表终点。

    而这里的境界划分也格外分明,人品,地品,天品,再其上就是如同道主般存在的五方极主。

    “近一两百年,连天品都未有人再成就,在这什么天元衰期,只怕五方极主也自身难保,这任务啥时候才能完成啊。”

    王赫没再听下去,过去几百年,白石山庄也并非没有遭遇过危机,但凭借着千年世家的底蕴都一一化解,每次都说最后关头要把他请出来,结果一次也没有。

    王赫甚至在想,真要事情闹大了,几个老骨头扛不住也好,正好活动活动筋骨,这几百年来只吃不动,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如果有形态,绝对是个巨大的圆球。

    此时的王赫绝想不到,他这一念成谶。

    七日后,十盟火攻白石山庄,火势连天,于黑夜中映红了半边天。

章节目录

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心之弈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之弈剑并收藏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