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青光从老王的咽喉一穿而过,老王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睁大双眼,手持断刀,好似傻掉了一般。

    莫离则有些可惜的道:“是条好汉,但今日谁也别想阻我取得大道灵粹。”

    说着,他指尖轻动,那道青光倏尔回飞,依旧绕在五指间,其随即纵身往前,准备进入破庙。

    然而莫离一步尚未踏出,却见老王的身体骤然解离。

    没错,是解离,老王整个身体化为一粒粒漆黑的小点,继而轰然崩碎开来,又汇集在地上,聚合成一道道极细的阴影,朝着四面八方窜去。

    “这...”

    莫离从未见过如此诡异之事,在他眼中,王赫不过是个练窍大成的武者,不论如何都躲不开他那一剑,可他现在明显感到老王的气息还在,此人竟然未死!

    莫离双眼微眯,凝神感应,下一瞬,其目光投向破庙右侧屋檐下的一片阴影中。

    几息之后,眼角迸出丝丝血水,捂着脑袋的王赫从那片阴影中走出来了。

    直到此时,王赫还没搞明白自己是怎么死里逃生的,但他知道刚才那一剑他没完全躲过去,这突然多出的玄奇能力让他避过了剑身,却未避开剑意。

    他只觉脑袋仿佛被劈了一剑,眼角的血水也是因为灵台受创而迸出来的。

    “大道秘术!原来取得大道灵粹的竟然是你!”

    莫离看向老王的眼神骤然火热起来,简直如同财迷遇到宝库,色中饿鬼掉进女妖精窝一般。

    什么大道秘术?

    ???

    老王满头问号,只是他眼下连说话都做不到,识海内一塌糊涂。

    这时,破庙的门打开来,就见一个身穿麻衣,双臂缠着绷带,口鼻亦用绷带缠绕起来的长发女子走了出来。

    这女子的装束看起来实在另类,而让人诧异的是,其背后背着个黑木棺材,棺材四周还用某种血液描画出一个个诡秘的符号,看上去极是渗人。

    女子看了一眼捂着头显得极是痛苦的老王后,方才对着莫离道:“堂堂人榜第七的‘五神剑’就这么急不可耐吗?至于为了大道秘术失了本心?”

    闻听此言,莫离的火热眼神稍作收敛,看向女子道:“你要阻我?”

    “他好歹是为了护着我才被伤成这般样子,现在自然换做我护着他了。

    只是他神魂被你剑意所伤,若不加以治疗,日后只怕患上失魂症,到时候你如何问的出大道秘术?我想以阁下之尊,不急在一时半会儿吧?”

    这女子就是老王口中的叶小七,此时她眼眸低垂,露出淡淡哀伤,很难想象之前和老王打情骂俏,显得颇为古灵精怪的女子会是她。

    莫离知道叶小七说的是事实,他很清楚自己剑意的威力,故而痛快道:“给你半柱香时间,到时候我自会带走他,难得你们有情人,我等下便不取你性命,去吧。”

    说完,莫离一转身直接背对叶小七,动作堪称潇洒,背影则显得那般超脱淡然,可惜他灼灼的目光显示出他内心的渴望,他脑海中反复回想着王赫之前躲开‘破神剑’的画面。

    “能让区区练窍大成的武者躲开自己的破神剑,这大道秘术果然如同传闻中那般玄奥非常,我一定要得到!”

    至于老王被剑意所伤,似乎躲避效果不佳,被其自动忽略,他只认为这是老王初得秘术,尚不纯熟造成的。

    越是回想,莫离心中越是火热,半柱香时间让他觉得分外难熬,故而他伸手一挥,两道青光从指间飞出,一左一右激射向破庙两边的树丛中。

    之前凝神感应,莫离就察觉到破庙两边还隐藏着数道气息,他对这些人丝毫不放在眼中,眼下倒是正好拿来消磨时间。

    另一边,叶小七已经将王赫扶进破庙内,将之放在了干枯的草堆上。

    她先是给王赫喂了几颗丹丸,随后又在王赫的头上扎了几针,眼见老王的痛苦缓解,她脸上的凝重之色方才消退几分,嗔怪道:“叫你逞能,隔着几个境界也敢动刀,你平时不是挺精明的吗?干嘛不直接走?”

    老王依旧说不了话,只是看着叶小七笑。

    “傻样儿。”

    叶小七眼中显出几分眷恋,忍不住伸手在老王脸上轻抚了几下,然后将头靠过去挨着老王道:“我本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却躲过了那一剑,我也不问你怎么躲过去的,每个人都有秘密。

    只是你现在神魂受创颇重,急需安神修养,你就在这睡一会儿吧,待我解决了外面的事,咱们就一起回蝴蝶谷。”

    说完,叶小七直起身子,眼神变得坚毅起来,老王却急眼了,伸手死死拉住叶小七,用尽全力摇头。

    叶小七知道老王担心自己,可眼下的局面只能靠她,她虽心中没底,但面上却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道:“放心吧,这一路来多亏你护着我,我已然将我弟弟治好了,我弟弟很厉害的,他会护着我。”

    说完,她身后的棺材自动的裂开一道缝隙,一个嘶哑却又显得稚嫩的声音从棺材里传出来。

    “姐...夫,放...心,我会...保护...好...姐姐。”

    听到这声音,老王略有松动,叶小七趁机在老王脸前一挥手,老王随即就闻到丝丝甜腻的香气,很快,意识陷入了混沌之中。

    叶小七见老王睡过去,这才轻轻掰开老王的手,将之放在胸前,最后不舍的看了老王一眼,就朝着庙外走去。

    ......

    “竟然被剑意伤成这般模样,看来阴影化身还有改进的余地啊。”

    主神空间的‘源地’内,李元盘膝而坐,他的身前张开一张巨大的光幕,上面正映现出老王躲开‘破神剑’后的状况。

    李元本是在此尝试‘塑能’,刚把技能做出个模子,心中却突然生出感应,却是原始徽章的因果链异动,李元这才发现老王陷入生死危机中。

    面对这种情况,李元怎么能忍?老王可是原始徽章持有人,也是目前唯一的轮回预备役,他要撑不住一死了之,李元不但要损失一枚原始徽章,还得重新去发展新的轮回预备役,这完全不符合李元的‘稳健计划’,更别说老王还是他兄弟,钦定的副神呢。

    故而李元手速爆发,一顿操作,先是将‘阴影化身’这个技能暂时固定,然后通过‘赋能’链接原始徽章将技能共享过去,这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老王。

    只是通过‘人体实验’的反馈来看,目前技能效果没达到预期。

    李元倒是不急,反正还有调整的余地,而且又不是他自己去实验技能效果。

    他受到这次老王危机事件的启发,是打定主意要在老王这个大好的‘实验体’身上把【阴影化身】一直改进到完美状态为止。

    “没想到原始徽章还有这种妙处。”

    李元优哉游哉的拿起一粒颗粒饱满的葡萄放入嘴中,嚼的是满嘴汁水,他躲在主神空间闭门捏技能可一点都不枯燥,毕竟这片小天地能随着他意志进行修改,弄点什么水果,零食,酒水啥的都是小菜一碟,再整个沙发,按摩床什么的也不在话下,就算再整俩按摩女郎,从事下不可描述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为了防止遇到河蟹神兽,李元决定在这方面还是要苟一苟的。

    可惜这种悠闲的状态很快被打乱,系统跑出来道:“由于主神与轮回预备役额外产生联系,根据程式设定,该轮回预备役必须在一小时内进入主神空间,完成初次试炼,成为正式的轮回者。否则,系统将自动抹杀该轮回者。

    “一小时?这么急?”

    李元有些意外,但他也没讨价还价,他晓得现在的系统只是程式,在设定方面是无法更改的。

    故而李元先确定了下老王的位置,还好,老王现在处于伏龙山脉的深处,距离他还没超出一百里;而初入试炼,通过精神体也能完成,这一点也不是障碍。

    仅剩的关键点就是老王现在神魂受创,这种状态下,面对一挑五的初入试炼这不是直接送的节奏吗?

    “系统,能否在王赫进入试炼场景前先给予治疗?”

    “可以,预先治疗的费用将会在轮回者试炼完毕后于所获积分中扣除,如果所获积分不足以抵扣治疗费用,系统将自动将之抹杀!”

    抹杀警告啊。

    但现在也没有好的办法,李元对老王还是有些信心的,略作思考后,便打定主意。

    立即发起召集,准备进行试炼。

章节目录

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心之弈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之弈剑并收藏我怎么可能是主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