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揍你,就是这么容易

    别说区区小公司老总,东海省五大家的家主,都没资格让苏凯道歉。

    “你什么态度!”

    苏玉蓉怒气填胸,她家长的架子马上端起来,呵斥道:“苏凯啊苏凯,我算是明白了。”

    “你是看不得亲戚过得比你好,想让我失去现在这高薪工作,对不对?我就问你对不对?”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顶大帽子扣得苏凯眸光变冷。

    这个名义上的大姐胡搅蛮缠加胡说八道,若不是看在大伯的份上,都想一巴掌把她拍飞。

    见此...

    许总抬手阻止还要继续说话的苏玉蓉,眼神示意她先离开。

    包厢里只剩下苏凯和许总两人。

    许总褪去佯装出来的和善,表情阴骘地说:“年轻人,别贪得无厌,更别给脸不要脸,让你帮忙是看得起你,别到时候想替我做事,都没机会。”

    “别以为把苏小小舔得好,就可以狂妄,其实你只是一个司机而已,从始至终都是个小角色。”

    这时他仰起头,眼微眯,用威胁的语气说:“你别忘了苏小小上面还有一个赵总,还有一个苏总,我叔叔可是和亿联那个大苏总熟,有他一句话,你个区区小司机就得从亿联滚蛋。”

    “你叔叔是谁?”苏凯问。

    显然他口中所谓的大苏总正是自己,事实上现在很多人只知道亿联背后站着一位大苏总,可没几个人把他和苏凯联系在一起。

    许总竖起大拇指,傲慢道:“中和建筑公司许奎,资产十几亿的大老板。”

    苏凯笑了笑,扭头就走。

    他大概记起这个人来。

    他是附庸林震南发财的,有一次和林震南吃饭,他在边上恭恭敬敬地站着,一口一个苏少,喊得谄媚得很。

    现在可以笃定,许总在说慌。

    许奎顶多说见过苏总一面,却不敢在外妄言和自己熟,因为严格说起来身份地位差距悬殊,他根本说不上话。

    当然,即使许奎亲自来求,苏凯也不会给这个面子。

    “小子,给我站住。”

    苏凯的轻视让许总十分不爽,他一拍桌子站起来。

    “今天给你姐面子才好声好气和你谈,你别蹬鼻子上脸,惹恼了我,没你好果子吃。”

    从许总恼羞成怒的表现上看,他几乎是到了走头无路的地步,否则不会恩威并施,扭住苏凯不松手。

    停下脚步,苏凯回头。

    “啪~”

    拿起桌上的一杯酒,泼在许总身上,并冷嘲道:“我真不知道你的优越感,从哪里来。”

    对这种人,苏凯懒得再和他客气,不然还真以为怕了他,得寸进尺。

    许总完全愣住。

    抹了一把脸上残留的酒,他才反应过来。

    他的脸,开始变得狰狞。

    “一个司机敢泼老子酒,活腻了。”

    他拿起杯子朝苏凯头上砸去。

    可是,苏凯手一挡,酒杯反弹回去,“砰!”一下子把许总额头砸出一个大包来。

    捂住额头,许总怒不可遏,双眸迸发阴冷的光。

    “兔崽子,老子要...”

    他呼喝着抄起一根凳子向苏凯挥过去,浑身力气都使出来了,完全是照着死里打。

    然而...

    后面的狠话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因为苏凯已用一只手卡住他脖子,把他死死抵在墙上。

    “嗬~嗬~”

    窒息的感觉令许总悚然,他脸涨得通红,眼睁得鼓圆,双腿不住乱蹬,在这一刻,他真以为自己会死。

    “以后你最好别让我看到你。”

    苏凯松手,为这点小事,还不至于要人命。

    “呼呼~”

    靠在墙角,许总大口喘息。

    一抹劫后余生的喜悦浮现在他脸庞,刚才真是把他吓死了。

    不过被一个小司机吓成这样,他既憋屈又郁闷。

    “这个仇老子一定要报。”

    许总攥住拳头发誓,这窝囊气不发泄出来,往后几年睡觉都不安生。

    看苏玉蓉和许总离开,苏凯重新换了个位置点了几个菜吃起来。

    刚才一口饭菜都没吃,着实有些饿。

    就吃饭功夫,苏玉蓉起码打了不下于五个电话,把苏凯痛骂一番。

    “你这混蛋,想把我气死吗?许总是你能招惹的吗?”

    “若不是我劝许总,他早叫人把你腿打断了。”

    苏凯好笑,说:“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泼他酒,为什么要打他?”

    “这重要吗?”

    苏玉蓉完全不理会苏凯的感受,说:“现在许总已经不需要你了,他叔叔说了,明天的东海商界交流会,就带他去和大苏总见面,到时候你不光司机当不成,还会让你在省城连工作都找不到。”

    “哦,希望如他所愿。”

    回复之后,苏凯把电话调成静音。

    讲道理,若不是她是大伯的女儿,若不是她姓苏,苏凯马上让她在东海不能立足。

    这一耽搁,苏凯直到两点多才从王府菜馆走出来。

    路边,几个喝得醉眼迷蒙的男女正勾肩搭背,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穿黑t恤的男人正把一个醉得没有知觉的女子往车上拖。

    这种事情当今社会不少见,总之男人没安好心,女人...不好说。

    可能是被灌的,也可能是自己傻,主动喝的。

    那女子看着依稀有点眼熟。

    走近了一瞅,正是三姑妈家的女儿“聂芳芳”,也就是最先在苏家说自己是司机那个势利女。

    苏凯对聂芳芳这种女人没有好感,但多少沾亲带故,既然碰上了,也不介意管一管。

    手一挥把那黑t恤男人掀开,苏凯把聂芳芳从车里拉出来。

    “她是我妹妹,喝醉了我会送她回去。”苏凯说。

    从那男人稳健的脚步反应来看,他完全没半点醉意。

    黑t恤男把目光放在身旁一位模样有几分俊俏,穿白色吊带裙的女人身上,指着苏凯问:“你认识他吗?”

    聂芳芳可是他今天的菜,现在已经水到渠成,这差临门一脚,他很不想放弃。

    但碍于这里人来人往,容易惹麻烦,黑t恤男不得不多问一句。

    这个白裙女人苏凯也见过,那次送赵沁去火车站时,就是她站在聂芳芳身边,也是她最先说自己是司机。

章节目录

全能医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苏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凯并收藏全能医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