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任人羞辱

    蒋雪菲不是没想过自己去坐牢,不拖累家里,但蒋宏斌一席话让她清醒。

    “你坐牢那苏凯怎么办?”他叹息一声,“你们虽然签了离婚协议,但是离婚证可没办下来,你们现在还是夫妻,钱是挂在双方头上的,难道让他陪你一起坐牢?”

    蒋雪菲无言以对。

    这次自己不光害死自己,还把苏凯也害了。

    收敛起伏的心绪,蒋雪菲开始一次又一次拨打陈旭电话,陈家是拿得出这笔钱的,眼下只有他才能一解燃眉之急。

    然而和往常一样,陈旭说了一句在想法办之后就挂掉电话。

    电话打得多了,便推脱开会,把公司电话和私人电话都关机。

    蒋雪菲心如枯槁。

    在这时候她才真正明白过来,陈旭是靠不住的。

    忽然。

    那位刚才骚扰蒋雪菲的煤老板又凑上前来,先是看着蒋雪菲漂亮脸蛋吞咽口水,然后色眯眯地说:“蒋小姐,我可以帮你。”

    见蒋雪菲沉默,煤老板继续说出自己条件:“把你蒋家的股票、药厂、都给我哥严行长,然后再帮我生个儿子,欠款就算还清了。”

    他着重咬住“生儿子”几个字,意有所指。

    “滚。”

    蒋雪菲被气得不行,骂完之后扭头就想走开。

    这完全是趁火打劫!

    若不是被逼得急,让蒋家慢慢处置自己的资产,完全能还上欠款。

    可那煤老板不依不饶道:“老子也就怕后代长得像我一样丑才找上你,否则你算什么东西,真以为镶了金吗?”

    这句话说得很大声,蒋围七、八个人立马注视过来。

    有人看戏般戏谑地笑着,有人不嫌事大,开始呼朋唤友。

    人越围越多,但包括一些熟人在内,没有一个站出来帮她,蒋雪菲顿觉孤立无援。

    太现实了。

    雪中送碳少,落进下石多。

    在这一刻,她才真正体会到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这句话的含义,蒋家落魄了,自己什么也不是,自傲的容貌反而还是累赘。

    一道道肆无忌惮的目光看着她,她想躲,但躲不开,因为目光如影随形,除非离开这里。

    可蒋雪菲又不能走,事情是自己惹出来的,把父亲一个人丢在这里她于心难安。

    也就在这时候,蒋雪菲手机响了。

    苏凯发来一条消息,“等会若有人要收购你的为民制药厂,低于二十万你一定别答应。”

    蒋雪菲愣了愣。

    这是一句荒谬得不着边际的话,但她还是下意识地回了一个字:“好”。

    苏凯的这一条消息似乎给了蒋雪菲一些信心,她再次把头抬起来,用眼神余光扫视,那个煤老板还在原地骂骂咧咧。

    “都落魄了,还以为自己还是千金大小姐啊。”

    “老子开价够高了,足够一天换八个了。”

    煤老板言语极度下流,蒋雪菲羞愤难当,真想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土里。

    此刻,她无比希望苏凯在自己身旁。

    只有被人欺负的时候,才能体会他有多好。

    貌似只要有苏凯,无论对方人是谁,也无论对方背景多强大,自己都没受过委屈。

    可惜....

    这么好的男人被自己推开了,而心心念着的陈旭完全靠不住。

    懊悔如洪水一般,顷刻间装满蒋雪菲心田。

    也就在这时候,蒋宏斌垂头丧气地走过来。

    不好的预感在心中生起,但蒋雪菲还是强自问出来:“爸,严行长同意缓一缓吗?”

    “唉。”

    长叹一声,蒋宏斌摇摇头,一瞬间好似苍老了十岁。

    这一声叹息,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蒋雪菲心如死灰。

    这次真的完蛋了。

    因为自己的过错,害了自己,害了全家,还害了苏凯,她恨不得去死。

    心一横,蒋雪菲向严行长的弟弟,也就是那个煤老板看过去。

    可是...

    只听那煤老板放肆地大笑着,脸上皱纹如褶子,更露出无比恶心的大黄牙,道:“你现在求我,老子都不帮你了。”

    “你那个还债方式,稳赚一个美人,又不亏。”有人调笑道。

    煤老板一脸鄙夷,“又没镶金又没镶钻石,老子还不稀罕,还是真金白银有用。”

    蒋雪菲完全明白了。

    严行长这个弟弟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若信了他的话,到头来只能被白白玩弄。

    愤怒!

    无比的愤怒。

    看着那张恶心的脸,蒋雪菲紧紧攥住拳头,真想把这种人渣脸打得稀烂。

    可是,她不敢,也不能,反而还把想为他出气的蒋宏斌紧紧拽住。

    因为现在真的失势了,和人家没法比,只能任由羞辱。

    也就在下一刻....

    老天爷仿佛听见她愿望,一个人影几步上去,挥出拳头狠狠砸在那个煤老板的脸上。

    苏凯来了。

    扑通!

    煤老板立马向后倒去,几颗碎牙从他口腔中飞出老远。

    “呸。”

    煤老板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阴骘目光直视苏凯,立马开骂道:“你哪里来的...”

    然而....

    苏凯伸出一只脚用力地踩在他脸上,用皮鞋把煤老板剩下的话,堵回他的肚子里。

    “嗬嗬~嗬嗬~”

    他嘴里发不出一个完整音节,只有混合着唾沫的血水顺着嘴角止不住地往外淌。

    这时一声叱喝从身后传来,“快把你的狗腿挪开。”

    循声望去,只见蒋雪菲的债主,南光金融银行的“严行长”带着一行人快步走到跟前。

    他刚想去把自己的弟弟,也就是那位煤老板扶起来,就听见苏凯冷冷说道:“你敢弯下腰,我把连你一起打。”

    嚣张、霸道。

    全完没把严行长放在眼里。

    一时间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围拢过来,把目光聚焦在严行长身上,想看他会做何反应。

    讲道理,严行长一向欺软怕硬,若放在往常,苏凯这凌厉的身手足可令他畏惧。

    可现在蒋家有求于自己,有什么可怕的?还不是任由拿捏。

    于是,他傲慢道:“你把脚挪开,我和蒋宏斌还能谈一谈关于贷款的问题,若执迷不悟...”

    “闭上你的狗嘴。”

    苏凯蛮横把他的话打断,睥睨而视,“区区十个亿,蒋家随时拿得出来。”

    严行长笑了。

    “十个亿还区区?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以为是冥币吗?一把火可以烧几千亿。”

    有人跟着讥讽道:“蒋家有多少斤两谁不知道?若能拿出来...”手指着蒋家父女,“他们还用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章节目录

全能医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苏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凯并收藏全能医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