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错不及防的吹牛

    她就是要炫耀。

    虽然孙全年纪够当他爹了,但这有什么呢?跟着苍岭首富,身份地位马上水涨船高。

    “我看...”苏凯二姨妈正想拒绝,不过苏凯抢先一步开口:“带他来见见我,也行。”

    刘家人小喽啰而以,要敲打就得敲打他们的靠山,这样才能一劳永逸。

    “你说话用的什么语气呢?还让孙总来见见你,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大言不惭。”刘俏妈妈狠狠唾骂一句。

    不仅是刘家人,在场其余宾客也纷纷指责起来,这其中有苏凯语气的确偏傲慢的原因在里面,也不乏讨好刘家的意思。

    “你家侄子有点狂啊,说好听点叫年少无知,往大了说是没教养。”

    “不是因为刘俏,咱们都没资格见刘总,他配用这种口气说话吗?”

    见此,苏凯二姨父和二姨妈只能一个劲陪不是,想拉苏凯过来道歉,竟然没找到人。

    “这个闯祸精。”

    二姨父不住埋怨,二姨妈也满肚子委屈,真是被苏凯坑死了。

    “两位长辈,你们现在知道我家为何要疏远这门穷亲戚了吧?”

    苏凯大表哥得意道:“因为他们这种人没见过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该低头,对什么人该恭敬。”

    与此同时。

    按照地址,孙全带着助理和两个保镖敲响房门。

    “孙总。”

    在场所有人恭敬地主动打招呼,并主动排成两行迎接。

    作为主人家,苏凯二姨父想寒暄几句大架光临、蓬荜生辉之类的场面话。

    可话被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因为孙全连眼神的余光都没看他。

    刘俏毫不顾忌周围人的眼光,上前就挽住孙全的胳膊,下巴上翘,眼神上望,那气势,仿佛自己是个女王。

    她有骄傲的资本。

    只要帮孙全生下孩子,做了他的女人,在苍岭县就有资格成为女王。

    孙全突然开口,声音不大但气场十足,“我听俏俏在电话里说,有人居心叵测,故意激她吃螃蟹想让她流产?”

    又加重语气,“不知道那是我的孩子吗?”

    说完,他眯着眼扫视四蒋,从牙齿缝中挤出冷冷的几个字,“是谁,给我站出来。”

    一时间,全场死寂。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刘俏在颠倒是非。

    苏凯是有问她敢不敢吃螃蟹脚,但选择权完全在她自己身上。

    但这种解释没用。

    一看孙全的架势就不是来讲道理的,而是来为刘俏出头。

    嘴角动了动,苏凯二姨妈还是想替苏凯说几句话,可二姨父一把拉住她。

    反正苏凯也走了,让孙全发泄一下骂几句自然会离开,若争辩或者解释,只会越来越糟。

    “算了。”

    刘俏故意装作大度地摆摆手,“一个乡巴佬,说话做事不经过大脑的蠢货而以,没必要置气。”

    收拾苏凯只是一个幌子。

    她让孙全过来本就只为炫耀,现在所有人都对她敬如女王,目的也就达到了。

    然而下一刻....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出来,“我没有想让她流产,因为孩子是无辜的。”

    循声望去,苏凯正从阳台走出来,站在了孙全对立面。

    他瞥了一眼,孙全只有一米六几,大腹便便,体重因该和身高一样,一百六十多斤的样子。

    “呵呵。”

    刘俏用眼神余光对苏凯鄙视一眼,“看到我先生你知道怕了?不再嘴硬了?”

    她这是误会苏凯在解释,在服软,以求博得她和孙权的原谅,却不知道这本就是苏凯一开始的真实想法而以。

    误会的不仅是她,在场几乎大多数人都误会了。

    “白痴。”

    有人看向他的睛神仿佛在看一个傻子,“孙总要收拾你,解释有用吗?”

    二姨妈同样想骂苏凯一句,“你真傻得可以。”

    明摆着孙全就是来替刘俏出气的,自己悄悄躲一边事情也就过去的,竟然还敢在这种场合冒头,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苏凯那位大表哥更为直接,他讥讽地笑了笑,“挨打要站好,打疼不要叫。”

    不会有意外了。

    他已经可以断定,苏凯今天一定惨不忍睹。

    这时孙全抬起手,众人马上闭嘴。

    从上到下打量苏凯一眼,他说:“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只要俏俏满意,今天就放过你。”

    刘俏妈妈恨恨然接话:“恐怕得跪下来道歉,我家俏俏才能满意。”

    话很毒,并十分羞辱,但却没人觉得做不到。

    只要孙全想,苏凯再有骨气,膝盖再不想弯,也会敲断了摁着你跪下去。

    苏凯脸色不变。

    他给二姨妈递上一个“放心”的眼神之后,对孙全戏谑道:“我掐指一算,你今天要倒霉。”

    所有人被这句话给震住了。

    众人心头无不在想,“这傻逼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孙全怒极反笑,“我不用算,就知道你今天有血光之灾。”

    “你算得不准。”苏凯老神在在地回怼了一句。

    孙全没再吭声。

    他嘴角扯出残酷的笑容,猛地招了招手,这是示意身后两位保镖往死里打。

    若说他先前只是想为刘俏出头,此刻,他已是动了真怒。

    在苍岭县这地界上,上一个敢在他面前这样狂的人,坟头草都已经三尺高了。

    两名保镖扭动着脖子,捏了捏拳头,骨节发出“咯咯~”响声,这是他们下死手前习惯性的热身动作。

    接下来,将是血腥而残暴的时刻。

    正当保镖就要动手之际,孙全助理手机铃声响起。

    “喂,朱局长,您好。”

    问完这句话,他仔细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然后脸色越来越难看。

    挂断电话,助理告诉孙全,“刚得到消息,工商局要来查咱们,我得马上回公司把该准备的准备好。”

    “好。”孙全应了一声,脸上表情没太多变化。

    他完全不担心,因为县工商局从上到下都打点到位,况且朱局长亲自己打来电话知会,检查也就走走形式而已。

    “是江州市局来人。”孙全助理加重语气补充道。

    孙全眉头皱了皱。

    按理说市局从来没有查过他的企业,这次突然袭击恐怕来者不善,他心里很清楚,若真严查起来,自己公司问题不小。

    不放心,他把助理叫到跟前认真交待一番,可还没等说几句话,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章节目录

全能医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苏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凯并收藏全能医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