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七那只伸在半空中的手又不甘心的伸了回来,他站起身骂了一句:“那个骚货居然想害我!”

    想也不用想,他就知道谢丹丹怂恿他玩女人的目的了,为此,他还有点开始怀疑是不是老三蒋涛新要害他。

    江七狰狞着一张脸离开了。

    黑头对守在外面的人都交代了一句:“你们都给我听着,里面的女人谁都不能碰,谁要是不想吃枪子就给我安分点!”

    “是……”

    等黑头再次走进去时,林语嫣已经爬了起来,她的大腿上渗出了一片血迹。

    “冷太太,蛇君要见你,你现在就跟我走。”

    林语嫣咬着牙忍着疼痛很快跟上了,她正要去质问南宫桀,他到底玩的是哪一出,这样反反复复简直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

    十分钟后,林语嫣在一间超级宽敞奢华的玻璃天窗船舱里见到了南宫桀。

    南宫桀此刻穿着一件睡袍,屋里的暖气很足,他里面只穿了条底裤。

    他就坐在黑白条纹的真皮沙发上坐着喝红酒。

    一开始他没有看林语嫣,等他注意到她时才发现林语嫣的牛仔裤上红了一大片。

    “你受伤了?怎么搞的?”南宫桀的语气有点诧异,但脸上依旧戴着面具,不过此刻已经换成一个金色的简洁面具了。

    他走到她面前,林语嫣疼得一时站不稳,转身就看哪里可以暂时坐一下。

    南宫桀一伸长臂揽住她的腰肢,林语嫣挣扎道:“我可以自己来……”

    他冷哼一声二话没说将她拦腰抱起走向沙发。

    她挣扎了下也换不来自由,林语嫣索性不动了。

    南宫桀将她放在了沙发上后,他大步往浴室方向走去,不出半分钟,他拿着一个医药箱走过来。

    “我船上没有女医生,除了一些跳脱衣舞的舞娘,你就忍着点,我来给你看看伤口,我十八岁时在同一天中了两枪都是自己取的子弹……”

    林语嫣打断他的话:“南宫先生,这恐怕不合适,我自己来!”

    她的坚持让他笑出声:“林语嫣,我这人有个毛病,别人越是想忤逆我,我呢越喜欢对着干,你要是不想让我给你看伤口,那行,我让守在门外的五大三粗的男人给你扒了裤子,让他们抓着你……”

    “你看吧!!”林语嫣气瞪着他,一脸的咬牙切齿。

    要是被一帮男人看着她的光腿,那还不如被南宫桀一个男人看,她就当南宫桀是男医生了……

    “哈哈,瞧把你吓的……不过我刚才确实没开玩笑。”他的声音已经变的很平淡。

    不出两分钟,林语嫣的牛仔裤已经被他用专业医用剪刀给剪开了,当一条血淋淋的白皙长腿展现在他面前时,南宫桀面具下的绿眸暗了暗。

    他咽了下干涩的嗓子,开始用消毒后的棉花沾上酒精。

    “我自己来吧。”林语嫣再次试图不用他动手。

    南宫桀的声音冷了三分:“林语嫣,我的耐心有限,你别考验我,待会我没耐心了,就让那帮男人给你上药了。”

    他的话让林语嫣彻底沉默了。

    她一直留意着南宫桀的手势,是不是想故意占她便宜。

    没想到戴着医护手套的他是行云流水般的专业操作,从未刻意碰到她的皮肤,等

章节目录

不负时光不负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盛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少并收藏不负时光不负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