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语嫣听到对方笑声的时候,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是柳中庭还有谁!!

    “呵,你果然没死!”

    两天前,冷爵枭派出去的人回国复命,说柳中庭的那座小岛已经荒废了。

    岛中心的重要设施被一把火全部烧毁了。

    柳中庭手底下的雇佣兵全部解散。

    还有几个目击证人说柳中庭死了……

    就是当时孔麒麟和慕容景看到的景象。

    可林语嫣他们都觉得柳中庭没有死。

    一定是逃走了!

    包括那个陆小曼也失踪了。

    而孔麒麟派卢糖糖和邓天叶这两个助手去查,带回来的消息也是如此。

    可转眼,柳中庭主动给她打了电话!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面对林语嫣的恶语相向,柳中庭笑的一脸轻松:“其实你们逃走了也好,我当时也有意想放你们一马……”

    “是吗?你还真是‘仁慈’!”

    “林语嫣,你知道我的,我一向对你们都不是赶尽杀绝。从始至今,我要的不过就是一种刺激的体验。”

    “柳中庭,你病了!已经病入膏肓!你真可悲!”她眸色中透着杀气。

    此时的柳中庭躺在一艘游轮的甲板上,他戴着墨镜望着天空中的阳光。

    他与林语嫣身处不同的国家,心里有了些思念她的味道。

    “语嫣,不要再派人找我了。我和你之间的游戏结束了。”

    他的语气很淡,让林语嫣甚至都觉得不像柳中庭的风格。

    她冷笑道:“现在知道怕死了?当初就不该招惹我们!”

    “你们不都活着吗?除了你的女保镖龙花少了一根手指头,为此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你要是想为她报仇,我可以把当初将她切下手指的那个男人送来给你,任凭你处置怎么样?”

    “柳中庭!你别妄想推脱罪责!”

    柳中庭慢慢坐起身,望着一望无际的海平面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你当初对我的那些劝诫,怎么到了你自己的身上却失效了?难道你有一套双标理念?”

    本想继续骂他的林语嫣有了些犹豫。

    这次的他好像似乎有所改变了。

    但她不敢肯定是不是又是柳中庭耍的花样!

    “你到底想怎么样?打电话是来跟我求和解吗?”

    “和解算不上,毕竟我确实绑过你和你的人,你心里对我有怨愤,我也能理解。但你和冷爵枭对我穷追不舍,一心想让死的念头让我很不高兴。”

    他阴冷的眼眸中泛起层层黑气:“如果你们真要对我赶尽杀绝,一旦让我有机会对付你们,你们的孩子将不会再有豁免权!不要真逼我做出令我不屑的事情。”

    一想到亚撒和丫丫欢欢,林语嫣的整颗心都仿佛停滞了!

    “你敢!!”她咬着牙恨恨道。

    “我说了,不要逼我。”

    他一脸阴森道:“以后我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你可以选择不相信,但如果你们杀不了我,我就会反击了……”

    林语嫣闭目,深沉的思考了片刻。

    等她再次睁眼时,心中已经做出决定。

    “好,我们不会再找你。不过,别以为我们就会相信你。只要你一旦做出逾越的举动,就算是冒着危险,我们也会杀了你。”

    “还有,你不准回国!离我们远点!”

    柳中庭眸色微闪,心头涌起一丝凄凉:“看来你是真的很讨厌我……当初在岛上的一切,都是假的,你不过就是想利用我的感情想办法逃走。”

    对此,林语嫣并不反驳,选择保持沉默。

    “呵,不过好在,我也不过就是在演戏。还挺好玩的……”

    当手机那头不再传来任何回应时,柳中庭放弃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打电话。林语嫣,保重。”

    等林语嫣挂了电话后,柳中庭就在那一瞬间将手机甩向了海平面……

    好像要把他心中的那份羁绊也丢向大海。

    他能够骗得了林语嫣。

    却骗不过自己的内心。

    这时候,从甲板上的尽头处走来一个翩翩美少年。

    容貌极其精致漂亮,很像东方擎的少年版。

    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

    他手上端着两杯红酒,踱步走向柳中庭。

    望着柳中庭孤傲寂寞的背影,他轻声笑了:“事情解决了?”

    “或许吧。”柳中庭转身回了句。

    他抬眸看向美少年:“鹿眠,你说要去找孔麒麟,怎么还不去?”

    鹿眠勾唇笑了笑:“一直放心不下你,这两天你看起来倒还正常。前段时间,我都有些不认识你了。”

    “呵,我还是老样子,并没有什么改变。”

    现在的柳中庭,他所展现的一面恐怕是林语嫣想象不到的。

    在信任的朋友面前,柳中庭所展现出来的自己其实很真实,也很自然。

    他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活在自己的阴暗世界里。

    “中庭,这次见到你以后,我发现你是真的变了。”鹿眠望着海平面,与柳中庭并肩站在甲板上。

    几只海鸥从他们的头顶飞过。

    柳中庭从鹿眠手中接过红酒,举起后喝了一口。

    他盯着海平面若有所思,几秒后,随口道:“过敏症治好了,我自然是变的和过去不一样了。”

    鹿眠摇头:“我指的并不是你的过敏症。”

    柳中庭侧眸:“你想说什么?”

    “虽然你的过敏症是治好了,身体上的痛苦也消失了。”

    “但你有了一种新的痛苦,这种新的痛苦叫得不到,因为你的心里住进了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林语嫣。”

    他的直白只换来柳中庭的一声轻笑。

    柳中庭将红酒一饮而尽,顺手将空酒杯丢向大海。

    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

    鹿眠低语道:“看来,你还多了一种病,一种随手丢东西的毛病。”

    “鹿眠,去找孔麒麟吧。我已经向林语嫣承诺,不会再找她的麻烦,但如果你去找孔麒麟,我还可以给你出谋划策。”

    “中庭,说到底,你还是不想断了和林语嫣的牵绊……”

    ……

    两天后,林语嫣独自开车去林小童学校接他放学。

    在见到他的一瞬间,她便说要带他去吃饭,吃完后还要带他去看电影。

    林小童倒是没排斥,直接答应了。

    等吃完饭后,林语嫣买了电影票,正是现在热门的商业片。

    她给林小童买了可乐和爆米花后,两人一起走进了电影院。

    在走进去后,林小童惊讶道:“怎么只有我们两个人?电影都快开始了!”

    林语嫣淡定道:“我包场了。”

    “我去!有钱就是任性!”林小童一脸艳羡的去找座位了。

    两人坐在一起,但中间隔了个位子。

    离电影开场还有点时间,林语嫣问道:“小童,上次班费的事情解决了吗?”

    林小童一脸怪异:“你记性真好,怎么还念叨这件事?”

    “之前我故意不问你,是想让你自己去解决这件事,因为我相信你的能力,可以处理好这件事。”

    她眼中的信任让林小童眸色闪动,他有些别扭的低下头,心里有些感动。

    他随口回了句:“我跟班主任解释过了,陷害我的人是我的同桌,他已经被老师记过处分。”

    “知道了。”林语嫣说完后不再问什么。

    五分钟后,电影开始了。

    但电影播放到一半时,林小童已经在位子上瘫坐着睡着了。

    她侧眸望着他,喊了句:“小童!”

    林小童睡的很死,毫无反应。

    这时候,林语嫣拿出手机拨给了龙花:“龙花,让医生进来吧。”

    原来在林小童喝的可乐里加了安眠药。

    不出两分钟,龙花带着医生和护士走进了电影院。

    他们虽穿着便装,但手里拿着医用工具。

    很快,他们在林语嫣和林小童的手臂上都抽走了几管鲜血。

    抽完血后,他们便离开了。

    龙花替林小童按着止血绷带,她认真看着他的面容说道:“太太,我觉得你和你弟弟还是很像的,不过我指的是你以前的外貌。”

    林语嫣低眸望着林小童,心有感触道:“希望吧,三天后就能知道答案了。”添加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不负时光不负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盛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少并收藏不负时光不负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