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谢尔东疯闹了整整一夜,我也一个晚上没睡好,到了早上这小子好不容易消停下来,脑袋冲下沉沉睡去,我也终于可以放下一整夜没离手的绳子和榔头,放松自己绷紧的神经,接下来,我打算先打个电话给陈三山请假,睡一上午,下午去找王大夫做心理咨询顺便把谢尔东带去做个心理变态程度的测试,我觉得如果能把他当精神病留院治疗的话我的焦虑和抑郁绝对可以治愈大半。

    可惜我打电话给陈三山请假却没有获得批准,老家伙严肃的对我说:“平时你爱请个假偷个懒我没管过你,但是今天下午研究所有重要活动,所有人必须到场!”

    这倒是挺蹊跷的,在这里干了这么些年都没见陈三山召开过要求研究所全体成员参加的的盛会,毕竟科学家们都是一些桀骜不驯,不善交际且生活在自己小圈子里怡然自得的人,你很难让他们放下手中的科研项目去,花上一下午的时间去参加在他们眼里纯属浪费生命的无聊活动,本研究所第一届运动会和第一届年终表彰大会都是这样无疾而终的。

    于是我问:“什么活动这么重要?能让咱们所里那些万年宅走出房门?”

    “这是研究所的传统”陈三山严肃的说,“在某种技术革命即将发生,某一领域即将取得突破性进展,人类历史即将迈入新篇章的时候,我们作为科学道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百度搜索'',如您已在,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科学家日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单身狸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单身狸子并收藏科学家日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