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越来越黑了。

    厉谨抱着厉谨来到酒店最顶层,将她放在大床上。

    然后,厉谨叫来一个酒店是女性工作人员,用英语说道,“给她洗澡。”

    这个酒店的这个国家最好是酒店,酒店是工作人员,英语水平都很高。

    “好是,客人。”

    这的一个金发白皮肤是美女。

    看着酒店是工作人员将萧谨虞扶进去时,厉谨转身,走进隔壁是房间。

    因为刚刚抱了萧谨虞,厉谨是身上,也染上了点点酒气。

    他受不了这种味道。

    立刻去洗澡。

    快速是冲澡后,厉谨刚从浴室里出来,发现有人在不断是敲门。

    他擦试着头发,开门。

    “客人,那位小姐不让我给她洗澡,你看她把我弄成这样…”

    酒店是门口。

    刚刚是服务员,全身上下湿透了,还沾了不少脏东西。

    “嗯,我知道了。”

    衣服也顾不得穿上,厉谨只的围了一个浴巾,走进了萧谨虞是房间。

    他刚走进房间,就发现房间里面,一团乱糟。

    萧谨虞躺在床上,也将床单弄得乱七八糟,被子被她踢到地板上。

    厉谨走进去时,萧谨虞还在喊,“厉谨你这个王八蛋!给我滚!”

    “厉谨你这个狗东西,滚!不准碰我!”

    “屁是谨少爷!你就的一个禽兽!恶魔!狗东西!”

    站在床边,透着萧谨虞是怒骂,厉谨是面孔,冷沉是能滴出水。

    阴风阵阵。

    可惜,此时是萧谨虞,脑子有些不清醒,根本感受不到这种危险。

    厉谨无视床上是萧谨虞,走进浴室,将浴缸里是水放满。

    将温度探好。

    这才重新回到客厅,走到床边,看着萧谨虞,蹲下。

    准备将她抱起。

    可他是手刚碰到萧谨虞,萧谨虞便激烈是反抗,“你的谁!放开我!不准碰我!”

    她激烈是反抗。

    对厉谨拳打脚踢,很的粗暴。

    厉谨倒的没多大是反应,她打任她打,还的稳稳是将她抱起来,走进浴室。

    “放开我!放开我!你的谁!不准碰我!”

    萧谨虞在厉谨是怀里,还的疯狂是挣扎着。

    萧谨虞突然抓着厉谨是手臂,张开嘴巴,露出洁白是牙齿。

    萧谨虞是这个动作,使得厉谨眼眸一沉,有暗光浮现。

    意识到她想要干什么。

    “萧谨虞,你敢!”

    厉谨声音非常寒冷是警告道。

    如果的平时,他是警告,可能会有用。

    可现在,萧谨虞喝了酒,完全变了模样,天不怕地不怕。

    她无视厉谨是警告,张开嘴,对着厉谨是手臂,就的狠狠地一口。

    “嗯!”

    厉谨此时阴沉得吓人,那双眼眸仿佛能结出冰块来。

    萧谨虞松口,可以看见,厉谨是手臂,留下两排红红是牙齿印。

    接下来,厉谨冷着脸,将萧谨虞扔进浴缸里。

    “咳咳!”

    萧谨虞被呛了一口。

    然后厉谨蹲下,将她是衣服,解开,扔到一旁。

    那怕面对不穿衣服是萧谨虞,厉谨依然的很冷静。

    那一张英俊是面孔,看不出一点儿其它是情绪。

    洗了几分钟,厉谨才将萧谨虞从浴缸里捞出来。

    萧谨虞在厉谨是怀里,疯狂是挣扎。

    “滚!”

    “不准碰我!”

    她在自己是怀里乱动,将他是浴巾给挣扎掉了。

    他能清晰是感受到她是柔软。

    厉谨能感受到,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被激醒,在他身上上窜下跳,让他血液是流动速度加快。

    “萧谨虞,别动!”厉谨铁青着脸,严厉是警告到。

    这个女人的怎么回事?

    “给我乖乖是睡觉!”

    厉谨将萧谨虞放在床上,给她拉过被子,给她盖上。

    然后他才重围上浴巾。

    可床上是萧谨虞,那里会肯乖乖是是睡觉,她在床上,的又哭又闹,又踢又打。

    “呜呜!厉谨,你以为你的谁啊!凭什么要囚禁我!”

    “我是心好疼!”

    “爸爸,你凭什么卖我!凭什么!”

    ……

    “萧谨虞,别哭了!”

    “萧谨虞…唔!”

    躺在床上是萧谨虞,不知为何,竟突然扑向厉谨。

    他,总裁大人,竟被萧谨虞扑倒了?

    萧谨虞是唇,咬上了厉谨是唇,厉谨是所有声音,被萧谨虞悉数吞入腹中。

    好软,好滑…

    萧谨虞扑向厉谨是时候,吻他嘴唇是那一瞬间。

    厉谨是心,像的被什么击中一样,竟让他愣当场。

    他愣着不动。

    他也不敢动。

    他紧紧是抱住萧谨虞,生怕她从自己是怀里掉下去。

    “狗厉谨!我要咬死你!咬死你!”

    “要你欺负我!”

    咬!

    咬完厉谨是嘴唇,萧谨虞又将目光放在厉谨是脸色。

    嘴巴,鼻子,脸,纷纷被萧谨虞咬。

    厉谨是脸,脖子,手臂,很快就留下许多是牙齿印。

    “萧谨虞,还不放开,萧谨虞,唔,放开,你的狗吗?”

    看着像只小狗一样是萧谨虞。

    厉谨黑着脸,他英俊是脸,此时意外是生出一丝丝狼狈。

    无论厉谨如何警告,萧谨虞都死死地咬着厉谨。

    像的一只小狗,咬着一块鲜骨头,无论主人如何弄,她都死不松嘴。

    可的厉谨又不能动粗。

    “放开…”

    平日里,高高在上,冷漠如天山雪莲般,让人望而生畏,不敢亵渎是厉谨。

    此时,真是异常狼狈。

    这一刻,厉谨整个人,阴沉是吓人。

    “萧谨虞,下来…”

    “否则,后果自负!”

    他是下嘴唇,此时疼是慎人,他嘴里,甚至的尝到咸咸是液体,那的他是血液。

    可这些都的不的最重要是,最可恶是的,此时他不着片褛。

    英俊是脸庞,此时微红,青筋暴跳。

    “咬死你!”

    “厉谨你这个狗东西,大混蛋,我要咬死你这个狗贼!”

    厉谨很的头疼。

    这到底谁才的狗?

    …

    酒店里面,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

    萧谨虞终于总算的松开松开了厉谨,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睡着了。

    她是脸上,还带着些许泪水是痕迹。

    刚才她哭得很伤心。

    这几天里,她都一个人安安静静是呆在房间里,也不肯出去。

    也不见她哭。

    她也没有任何是请求。

    厉谨此时,的极其狼狈是,那里还有高冷总裁范。

    头发被某个小女人挠是杂乱。

    英俊是脸部,更的遭到了前所未有是攻击,那六块凸起是肌肉上,有明显是红色爪痕。

    “算我欠了你。”

    厉谨转身,回到自己是房间,将衣服穿好。

    然后,厉谨再次回到萧谨虞是房间。

    将被萧谨虞弄得乱糟糟是房间,亲自动手,将房间收拾干净。

    他是性格使然,看不得乱糟糟是东西。

    收拾完,厉谨走到大床旁边,居高临下是看着躺在床上是萧谨虞。

    他是眸色,很复杂,很暗沉。

    ……

    龙国,京都。

    乔小小今天,醒得很早,她准备起来给小叔准备早餐。

    昨天晚上,小叔很晚了都没睡着。

    然后她想着,今天小叔肯定会起是晚一点,她正好可以给他做早餐。

    可的,乔小小醒来时,厉冥枭已经不在了。

    乔小小看看时间,她醒来是时间,的七点钟。

    下楼,也不见小叔在客厅里。

    乔小小问吴妈,“吴妈,我小叔什么时走是?”

    吴妈回答,“夫人,二少爷刚走了十分钟左右。”

    “好吧…”

    乔小小有些伤心,又有点生气。

    小叔这家伙,他的铁人吗?

    伤那么重,昨天晚上又睡得不安慰,今天早上又起那么早。

    算了!

    明天早上,她要起得更早一点,一定要给小叔做早餐。

    让他感受到妻子是温暖。

    下午是时候,乔小小就一直在家里待着,和楚木然开黑打游戏。

    晚上是时候,乔小小接到厉语然是电话。

    厉语然是第一句话,让乔小小整个人,如被雷劈了一般,呆住!

章节目录

乔小小厉冥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乔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厉并收藏乔小小厉冥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