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明指着楼下的公告栏,“你们班把情书都写成大字报贴出来了!”

    “是么。”紫若兮乐了,往楼下看了看,难怪。

    “你还笑?”张铁明叹了口气,走进了办公室。

    那我哭么?紫若兮笑了笑,把烟掐了,慢慢溜达着下了楼。

    路过公告栏的时候,紫若兮过去看了一眼。

    公告栏的玻璃上贴着张纸,离大字报还有一定距离,就是张a4纸,上面的字倒是挺大的,一共没几个字,多了写不下。

    谢冰燕我爱你至死不渝。底下落款某某俩字儿跟被人转圈儿踩过似的,团成一团缩着。

    谢冰燕是紫若兮班上的语文课代表,挺不错的小姑娘,就是人傲得很,某某这个表白的结局估计得是个悲剧收场。

    紫若兮把纸从玻璃上撕了下来,拿回了办公室。

    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的时候,他把某某叫到到了办公室。

    “聊聊,”紫若兮把纸放到自己桌上,看了一眼站在桌子对面满脸不爽的某某,他又笑了,“这脸上表情真难看,是不是我扯下来扯早了,谢冰燕还没看着吧?”

    “知道还说。”某某梗着脖子啧了一声。

    “那你自己拿给她看吧。”紫若兮把纸递给他。

    某某愣了愣,接过纸:“你不骂我?”

    “骂你干嘛?”紫若兮拿过保温杯喝了口茶。

    “那你叫我来干嘛?”某某看着他。

    “叫你来是告诉你这种事以后不要在期中考前干,考完了再干,”紫若兮靠到椅背上,勾了勾嘴角露出个笑容,“你是不是怕你考砸了谢冰燕不搭理你?”

    “我才不在乎那个,今儿是光棍节,这日子合适表白,”某某趴到桌上,“安总有水么?我渴了。”

    “光棍节?”紫若兮从身后的纸箱里拿了瓶运动会没发完的水给某某,“上课内容没一样能记住的,这种东西还记得挺清楚。”

    “你也应该能记得啊,”某某拿着水仰着脖子都灌了下去,抹抹嘴,“你不也是个光棍儿么?听说你前女友特漂亮,太漂亮的就是不靠谱,守不住……”

    “下周一叫你爸或者你妈来一趟。”紫若兮笑笑,看着自己笔记本的屏幕,课件还没弄完。

    “你不是吧,说你光棍儿你就叫家长!”某某很不满,想想又晃了晃手里的纸,“还是为这个?”

    “都不是,”紫若兮点着鼠标,“你是不是觉得你除了这个就没别的可以叫家长的事了?”

    “不就上课出去转悠了一趟么。”

    “不止一趟,”紫若兮放下鼠标看着某某,他知道高中还被叫家长挺没面子的,“少年,你这一周下午都没在教室里呆过几节课吧?我没让你明天叫家长来就已经很给面子了,这两天你琢磨一下怎么解释吧,行了回教室去。”

    某某还想说什么,紫若兮不再理他,他只得啧了一声转身往办公室门口走:“叫就叫。”

    办公室的门被某某挺大声地关上了。

    “这个某某真没治了,”坐在角落里的程雨被吓了一跳,“你直接打电话叫他爸来收拾他一顿就完事了,干嘛让他自己叫,你等着吧,下周一你肯定见不着他家长。”

    “不至于。”紫若兮点开右下角一直跳动着的qq,某某会叫家长来,他的学生他了解。

    q上的信息是盛敏美发过来的,很简洁明了地就一句话。

    今晚十点,沸点。

    沸点是个酒吧,以前是他们一帮朋友的聚点,有一阵儿没去了,紫若兮回了个好字。

    还有半节课就放学了,紫若兮伸了个懒腰,起来走出了办公室。

    他习惯在放学前去班上转一圈。

    这是市里排名倒数稳居前五的高中,生源差,师资弱,不过相比之下压力要小得多,加上校长舍得弄钱,这大概是紫若兮能在这里安心呆了四年的原因。

    走近高一的教学楼,离着还有二三十米就能听到一楼几个班的声音,还有学生已经逛到教室外边儿来了,看到他走过来,才又转回了教室里。

    紫若兮看了一眼就上楼了,他的班在二楼。

    他班上的声音不比楼下小,他推开后门看了看,看小说的,睡觉的,聊天的,塞着耳机听歌的,居然还有闲着没事儿正在擦玻璃的。

    紫若兮从后门走进去,慢慢往讲台走,顺手从俩学生的耳朵上扯下耳塞扔到桌上,教室里的嗡嗡说话声慢慢小了下去。

    紫若兮没说话,站在讲台边儿上看了看,相比高二高三,高一的新生其实还算老实的,年纪小,也还没有被高二高三的同化,只是底子都差点儿。

    “快放学了挺激动?”紫若兮在下面说话声完全没了之后才开口说了一句,“马上期中考了,玩了半个学期了,愿不愿意复习好歹都装装样子,考完了要开家长会的,到时你们是想改成绩单还是想模仿签字都蒙不过去。”

    下面响起一片拖长了的哀声叹气。

    “要我说呢……”紫若兮走上讲台,正想继续再说两句,突然发现下面的哀叹声音没了,所有学生都一脸说不清的表情看着他,前排地还伸长了脖子往讲台上看。

    紫若兮低下头,看到了擦得干干净净的讲台上放着个信封,上面写着紫若兮亲启。

    “给我的?”紫若兮拿起信封,信封没有粘口,他搓开封口就能看到里面折得很整齐的一张粉色信纸。

    他这些动作看上去随意而漫不经心,实际上很小心,虽然他认为刚高一的学生不至于给他下什么套,但他毕竟曾经在进教室门的时候被从天而降的扫把砸过头。

    他刚把信封拿起来,教室里就开始有人起哄,笑声喊声都出来了。

    “安总快打开!”

    “帅哥打开看看!”

    “表白哎——”

    紫若兮看他们这个反应,估计不会有什么陷阱,于是拿了信想放到口袋里,下面又喊了起来:“看啊!”

    紫若兮把信又拿出来,抽出信纸看了看。

    粉色的信纸上用彩笔写着一行字,跟某某那个表白a4纸的形式差不多。

章节目录

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爱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尚并收藏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