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楚与莫翰卿步子都很轻,收敛了灵识,不想惊扰了洞中的三只灵兽。洞穴中没有光亮,又不能催动灵力,无奈,慕楚掏了一会儿,才从百宝袋中掏出来一个夜明珠,莫翰卿见了那夜明珠,看了慕楚好半晌,若有所思,却也知道此时没有闲工夫去纠缠别的事,才又挪动步子。二人走了好一会儿,终于看见了灵兽。三只灵兽趴在洞穴的最深处,与二人隔了一段距离,二人却也看得清。那火系灵兽是一只火麒麟,水系灵兽是一头白色角兽,风系灵兽是一只极小的白色小兽,被另两只护着,缩成了一小团。

    慕楚略微皱眉,将夜明珠用灵力催动,嵌在了头顶,正当此时,莫翰卿手上已架好了长弓与三支冰箭。

    “咻咻咻——”三箭齐发,却突然在离两只成年灵兽一寸之处,突然气化。莫翰卿却很是淡定地干脆收了长弓。

    两只灵兽的眼睛突然睁开,满是杀气。释放出的灵力却没有给二人带来压迫感。

    慕楚便得出了结论,风系小兽虽是高阶,却还是幼体,没有太大杀伤力,没有风系灵兽加持,这两只成年灵兽便不是他们的对手。莫翰卿的三支箭并没有注入太多灵力,只是为了试探。显然,她与莫翰卿的灵力完全可以压制这两只灵兽。

    那火麒麟站起来,护着后面两只灵兽,“莫氏弟子的实力就这般,也敢来挑衅?”随后,用尽一身之力,向他们丢出一个巨大的火球,威力极强,来势凶猛。慕楚不禁向后退了两步,抬起手正准备防御,毕竟高阶灵兽的致命一击,还是威力不小的。而莫翰卿却是淡然自若地抬了抬手,立起一个冰盾,硬生生是将火球阻了下来,又一个掌风,将火球轻轻一推,直冲火麒麟而去。火麒麟没想到莫翰卿实力如此强悍,向后退了一步,立起了一层火盾,勉强拦下了反弹回来的火球。

    慕楚和莫翰卿一直收敛着灵识,火麒麟便判定两人实力不足,此时却慌了,连忙又加固了一层火盾。可慕楚站在莫翰卿身后不禁冷笑了一声,一下解开了对灵识的压制,一阵强大的灵力压制瞬间侵袭着火麒麟,它一愣,连忙向后又退了一步,想让身后的两只灵兽赶紧逃走,可还不等它反应过来。

    “咻—”一支紫色的冰箭带着满满的灵力破开了火麒麟的火盾,直接穿过了火麒麟的头颅……火麒麟直接倒地。

    火麒麟的内丹在脑中,却被慕楚的冰箭从体内直接推了出来,转而送到了慕楚跟前。慕楚伸出手来,将内丹攥在手里,看了一眼。嗯,很完整,便满意地收起内丹。

    莫翰卿好看的眉紧皱着。他见到慕楚方才用的术法,是莫家的水系术法……而且那紫箭……可是莫家的破魂箭,非莫家人,怎么可能习得?

    慕楚却没有注意莫翰卿的神情,只看了一眼那白色角兽,便丢了一白色药瓶给他,“疗伤用。”说完,快步往洞外走去。毕竟内丹需要尽快炼入体内,才能极尽它的价值。

    莫翰卿接过药瓶,看了一眼那白色的角兽,的确,腿上有明显的伤痕,恐怕是站不起来的。他渐渐靠近角兽,手掌放在角兽头顶,满是命令的口气说道“以吾之血,与尔结下主仆契约。”说罢,他的手掌心渗出一道血痕,印在了白色角兽头顶,融了进去。白色角兽闭上了眼,很是绝望的神情。从始至终,白色角兽都没有发过一声,它伤得太重了,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不曾想,火麒麟在他二人面前,竟然不堪一击。而那只风系灵兽,莫翰卿也没有放过,同样结了主仆契约,毕竟与灵兽的主仆契约只有益处,不会给自己带来损害,两只高阶灵兽,能助他加快修灵速度。洞中一切契约进行完结,莫翰卿才喂白色角兽吃了慕楚给的药,半晌,白色角兽竟可以勉强站立了。

    莫翰卿这才认真瞧了一眼慕楚给了药丸,这药通体赤红,透着好看的光泽。「竟是仙品……这小公子不简单。不过他若是冰家人,倒也不奇怪,最奇怪的是……他为何修得这莫家术法?」想到这儿,他取下慕楚嵌在洞顶的夜明珠,走了出去,想去问个明白,尤其是……破魂箭。

    慕楚一出洞穴便吞了内丹,一跃上了那棵树,坐在树杈之间便开始催动内丹与灵脉的结合。莫翰卿过了良久才出洞穴,此时,慕楚也炼化好了火麒麟的这枚内丹。慕楚明显感到灵脉更加强劲了,只是她对火系术法从未修习过,实在是没有头绪。

    莫翰卿抬头看着慕楚,身后跟着白色角兽,角兽身上驮着沉睡中的风系小兽。慕楚见他出来,便从树上下来了。

    “莫公子的实力实在是令在下佩服,不曾想莫家这一辈,竟然出了公子这等人才,还是莫家藏得深啊。”慕楚所言不虚,苏氏与欧阳氏这一辈中,修为最高的,也就到天师三阶为止,而面前这位……年纪看起来比欧阳正浩小一些,却恐怕早已是神耀阶品,今日契约两只高阶灵兽,恐怕又能上一个台阶。

    “冰公子谦虚了,十七八岁便是天师一阶,天赋异禀。”莫翰卿的面上带着温和的微笑,突然转了话风,问道,“不知道冰公子师承何人?”

    慕楚是知道的,使出破魂箭可能会被发现,却没想到真的被发现了。这么说来,这莫翰卿还是莫氏嫡系……毕竟只有莫氏嫡系方能接触到破魂箭。

    “家师的名号不便透露。”慕楚当然不能直接卖了莫霜寒,只是,倘若莫翰卿真的想查,定然还是会查到莫霜寒头上。可她现下也并未想到更好的方法去解释她会破魂箭这件事,或者说,此事,根本没得借口可以找。

    莫翰卿盯着慕楚的眼睛好半晌,想从她眼中看出点什么,却觉得慕楚的眼睛,像个黑洞,要把人吸进去,除此之外,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没看出来。慕楚的眼神中,没有胆怯,没有心虚,她显然是十分坦荡。

    “很高兴认识冰公子,先谢过冰公子的药。就此别过。”莫翰卿行了一礼,向森林更深处方向去了,很快便消失无踪了。

    慕楚望着莫翰卿离去的方向,思虑着什么,片刻,白鹤向她飞来,停在她身侧。

    她摸了摸白鹤的羽毛,柔声说道“带我回去,离远一些停下便好。”她算了算时辰,幻术也快失效了,再过一个时辰,天也该亮了,她必须尽快回去才是。想着,便骑上了白鹤,她刚坐稳,白鹤听话地向来的方向飞去……

章节目录

卿可听闻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楽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楽翁并收藏卿可听闻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