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楚陪欧阳语柔在城中走了几家店铺,有冶铁的,有卖粮食的,还有卖木头的……总之,与别的姑娘家逛街实在是不同。

    欧阳语柔这半日与她走了快半个城,天色暗了下来,这才准备去酒楼歇歇脚,吃点东西垫肚子。欧阳语柔一进酒楼,只对小二说老样子,小二便下去安排了。欧阳语柔挽着她上了楼上的包间坐下,这才又开口说话。

    “冰公子,这家的酒叫美人醉,很是出名,尝尝吧。”欧阳语柔想灌醉她的那点坏心思都写在了脸上,慕楚心中只是觉得好笑,慕楚自出生起便在花楼里混,酒喝的是真不少,邙城中的名号可是千杯不醉,喝酒便如同饮茶,定然不会着了欧阳语柔的道。

    “恭敬不如从命。”慕楚保持着一贯的温和,很是规矩地端坐在席上,等着酒菜上来。

    喝了酒,欧阳语柔一直在慕楚耳边叽叽喳喳,慕楚喝不醉,只觉得欧阳语柔太聒噪,让她有些不耐烦,于是更不说话,可欧阳语柔说话也没停下。直至欧阳语柔提到了欧阳羽,慕楚才有了些反应。

    “你只知道我们欧阳家大公子是欧阳正浩,却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大姐,叫做欧阳羽,羽毛的羽。她是我们家这一辈,除了正浩哥哥之外,灵阶最高的,而且她很美,是我们欧阳家最美的姑娘……她会带我札风筝,帮我抓小灵兽,给我挽发……她是我们欧阳家最好的姑娘……”欧阳语柔的情绪有些低落,慕楚顿了顿,拿了一张干净的手帕递给她,欧阳语柔接过,继续说着。“可四年前,姐姐她去蒂壶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公子。那位公子,姐姐说他风度翩翩……总之姐姐把他夸得天花乱坠,我信她,姐姐从来都比我聪明。她说好,那必然是好的……”

    慕楚拿着酒碗,喝了半碗,竖着耳朵听故事,很是认真。

    “我们欧阳家的家规家训向来对小辈不太拘束,喜欢就是喜欢了,情投意合便可……羽姐姐与他在蒂壶之时便私定终身,将自己全给了他……我见过那公子,对羽姐姐很是温柔体贴,也对我承诺说会好好照顾羽姐姐……”欧阳语柔苦笑,举起半碗酒,一口气给自己灌了下去。

    “可,他一开始,就算计了姐姐。他从一开始就是故意接近羽姐姐……苏家和欧阳家一向不和……他一定是被苏家那几位长老荼毒的,想要报复欧阳家……”欧阳语柔抽噎着。

    慕楚不禁皱了眉头。「这话听起来,欧阳语柔是自己主观猜测,并无真凭实据,却一口咬定了苏子岚是故意报复……」

    “……他和羽姐姐一起回了椒城,见了欧阳家的长老还有爹爹……爹爹知道他是苏家的人,便不太客气,他和爹爹吵起来,爹爹便不肯让羽姐姐嫁给他了……他一气之下扭头就走,姐姐怎么可能不追……”欧阳语柔依旧自顾自的说着,“可是姐姐追上去,对他说,大不了不要这欧阳家了,他们二人私奔…他又不肯,说婚事自是要族中人认可祝福的,于是毅然决然地回了江城……”

    慕楚低头,理了理欧阳语柔说的话,觉得与先前从孟玄那里听说的截然不同。

    “羽姐姐自他走后,夜夜饮酒,眼睛都快哭瞎了……过了快三个月,有一日,羽姐姐身子不适,请了医师看,才知道她已有了身孕……听哥哥说,羽姐姐发了疯似的砸东西,还给一个拦路的守兵用了‘碎尸万段’……那一日,羽姐姐,在房里弹了一夜的琴……那是苏子岚教她的曲子……第二天再去她院里,便发现她抹了脖子……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血……”欧阳语柔带着哭腔,泪流满面,妆都花了。“我恨苏子岚,恨所有苏家人,就是她们害了羽姐姐!!再也没有人教我弹琴教我札风筝了!!呜呜”

    慕楚听完,竟突然觉得不是这样。苏子岚走了近三个月,欧阳语柔才发现自己怀孕……这不可能。最有可能的就是……欧阳语柔夜夜饮酒,与那守兵有了一夜之欢,所以才对那守兵用了极刑……何况,欧阳非凡指不定对苏子岚说了什么难听的话,才让苏子岚如此气愤。毕竟苏家的弟子都很能克制,哪里是那么容易生气的。

    欧阳语柔彻底醉了,而且哭累了,趴在桌上便不再起来,慕楚没办法,先付了账,而后只能抱着欧阳语柔回了欧阳家的宅子。她们出来一直是用走的,也没有乘马车,好在此时天已经暗下来,街上已没什么人。

    回了宅子,她找下人引路,送欧阳语柔回了房间,将语柔放到床上,还吩咐下人给语柔沐浴更衣,在退出这间屋子之前,她瞥见屋中角落里挂着一张画像。画像上是一名女子,生得极妩媚,身材窈窕,眉间一点朱砂……她猜测,那就是欧阳羽。慕楚先去了药房,把冰熙数落了一通,回房间沐浴时,脑子一直转着,心中对苏子岚竟是改观了。

    “这苏子岚竟是一个痴情人啊。”慕楚想了想烟雨楼的花魁胭脂那张脸,与画像中的欧阳羽竟然有七分像……只是多了些轻浮的味道。“那苏子夜……到底是什么情况……孟玄的耳朵们实在是不太行啊。”想到这儿,慕楚又有些生气了,冲着冰熙的屋子又骂了两句,换了衣服,回床上躺下去了。

    冰熙正在药房中炼药,莫名其妙被慕楚骂了一通,心下很是奇怪。

    ()

章节目录

卿可听闻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楽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楽翁并收藏卿可听闻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