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楚睁开眼时已近黄昏,她醒过神便想去找咕噜,可到了冰熙的药房门外,却隐约闻到了那不可描述的气味。一时间她对自己敏锐的嗅觉有些嫌弃。慕楚知道咕噜喝醉了酒会出事,却不曾想,冰熙醉的不省人事,连这等事都发生了……想到这儿,她不禁皱眉。

    “罢了……”慕楚摇了摇头,折回了自己的屋子,躺回了床上,想了想昨日归灵一事,整理着思绪。

    她算着时辰,白桦和莫霜寒此时应当已到了关口,入夜便能进了碧野宁氏的地界,便不受欧阳家的威胁了。此时欧阳一族被归灵一事被分走了大量注意力,恐怕很快就会向东去讨伐苏氏,这归灵倒是帮了她的忙,省去了不少麻烦。

    她杀苏子岚之时,曾碰过那把归灵,却还是将归灵留在了花楼里。虽然她也会用剑,但是佩剑都是沾了主人的灵气的,何况她从未学过苏家的控剑术,更是难以操控归灵。她不明白的是,那苏子夜为何带着归灵来了欧阳家的地界,砍了捕兽网,破了结界。若是为了苏子岚,可苏子岚分明是个小人,他有何想不开之处,为这小人复仇?而且就她所掌握的消息,苏家查了苏子岚的尸身之后,并没有动作……这苏子夜便是单枪匹马来的。他分明还只是个天师三阶,欧阳家还有长老坐镇,他是真的不怕死?

    慕楚想不明白。若是白桦想要招揽他,就凭苏子夜这不分是非的情感,令她有些后怕。

    “冰公子!”院外,传来欧阳锋急切的拍门声。

    慕楚一下子跳下床,却是慢悠悠地去开了门。

    “何事。”慕楚看上去睡眼惺忪,还伸手揉了揉眼睛。

    “大公子请冰公子去给家主看看!”欧阳锋急切地说着,直接拽着慕楚出了门,一路都仿佛是提拎着慕楚走的。

    “家主出了何事?”慕楚皱了皱眉,连忙问道。

    “方才一个苏家的人送来一个盒子,说是苏家的谢礼,家主一打开便被银针所伤,暗器还不要紧,家主躲得及时,只蹭了点皮肉,可那银针带着毒!那毒太厉害!”欧阳锋情绪有些激动,走得极快,脚底生风。

    慕楚一猜便猜到了,那苏家的人,定是苏子夜。不曾想,他为了这苏子岚竟已到了不要命的地步了。

    慕楚刚到欧阳家主的院落外,便发现这里头站满了人,她一进院门,欧阳正浩便拽着她进了房门,她有些无奈,真是被人强行拽了一路,脚都没怎么碰到过地面。

    “冰公子,拜托了。”欧阳正浩向慕楚行了大礼,慕楚转过身看了看昏睡中的家主欧阳非凡,只看了一眼,伸出手去掏百宝袋,取出一粒红色药丸,喂给欧阳非凡,道:“还好及时封住了家主的灵脉流动,尚且保住了家主性命。只是家主左臂是废了。”

    欧阳正浩的拳头紧握,怒气即将爆发出来,冲着空气恶狠狠地说道:“那苏家的小人用了卷轴跑了,否则我定要他碎尸万段!”

    欧阳正浩说的不假,欧阳家真有一能让人碎尸万段的机械,上面横竖交错约有数百根极细的铁丝,是欧阳家的极刑。

    不过,卷轴?没想到苏子夜连卷轴都拿到了。那可是苏氏家主和长老们才有的东西。不过想了想,他是苏氏六长老的关门弟子,兴许是偷了六长老的卷轴。不过,这救命的卷轴只有一次使用机会,六长老知道了,恐怕是要废了他吧。

    没再细想,慕楚喂完药,又翻了翻百宝袋,给欧阳非凡留了一瓶红色的药瓶,递给了欧阳正浩,“这些是祛毒丸,这两日每日两枚,早晚各一枚。暂时还不可让家主打开灵脉,余毒未清,此毒来势凶猛,开启灵脉运转恐伤及性命。”

    欧阳正浩谢过慕楚之后,让欧阳锋带人守着院子,与慕楚出去说话了。

    “冰公子,有一事,我父亲想问你。”欧阳正浩神情严肃,慕楚有些紧张,却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紧张的事。毕竟,他们是不会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

    “大公子请讲。”慕楚的语气仍是十分温和平常,神色自若。

    欧阳正浩看了一眼欧阳语柔,才说道:“冰公子可有中意的姑娘?我父亲……想为语柔寻一门当户对的婆家。”

    慕楚低头,憋着笑。心想,「我若是个男子,或许还能考虑考虑娶了欧阳语柔,毕竟欧阳语柔生得着实勾人。可,我是个女人,对女人可不感兴趣。」慕楚再抬头望了一眼欧阳语柔,只见语柔正看着她,这一下被发现了,便立刻转过头去,耳根子都红了。

    “慕楚谢过家主好意,只是,慕楚家中早在儿时便定下了亲事。”慕楚淡淡一笑,欧阳语柔见她笑了,还以为她答应了,心中窃喜。

    “冰公子再考虑考虑吧,毕竟与我欧阳氏嫡系结亲,利远大于弊。江湖中人,儿女情长之事,怎能与家族荣耀相提并论?”欧阳正浩不依不饶,还想为妹妹争取一下。其实如果欧阳语柔没有那个意思,慕楚答不答应都无所谓,可欧阳语柔偏偏对慕楚是存了那个心思的。

    慕楚笑了笑,不答,行了礼,便转身往药房走去了。

    欧阳正浩不知道慕楚是什么意思,欧阳语柔过来问他时,他便对欧阳语柔说道:“冰公子的心,要你自己去争取。”

    欧阳语柔先是一愣,而后红了脸,不答话。

    ——

    慕楚回到药房,一推开药房的门,便见到冰熙穿着中衣,缩在床塌一角。而银发女子,身上盖着被子,一脸疑惑地看着冰熙。

    慕楚忍不住叹了口气,走进来,合上门,拿了一身裙装丢给银发女子,命令道:“换上。”

    而后,拽着冰熙去了隔壁屋子。

    “那个姑娘……”冰熙被吓了一跳,虽然那银发女子,生得甚是甜美可人,但突然出现在他房中,还与他……实在是有些吓到他了。

    慕楚的目光冷冷的,似是可以杀人。慕楚压抑着怒气,低声说道:“我方才便于你说了,咕噜不能喝酒!咕噜是虽是高阶灵兽,可喝了酒控制不住自己,突然幻化成人形,就你一人便罢了,若是有其他人……?”

    “怎么又提到咕噜了,不就是喂她喝了点酒嘛……不是……等等……你说什么?!……”冰熙突然大叫,慕楚连忙捂住他的嘴。

    “这个屋子没有结界!你小心被欧阳家的人听见!”慕楚眼中满是怒气,“这不知道咕噜怎么选了你这么一个蠢货……”说完,把冰熙丢到一边,让冰熙独自一人发呆。

    冰熙被这个庞大的信息量吓得怔住了。他竟然与咕噜……???咕噜幻化成人形还真是怪好看的……

    “人与灵兽的孩子,会是什么?”冰熙突然抬头问慕楚,有些懵。

    慕楚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头:“当然是人,还会是天生的修仙者,一出生便会有强大的灵脉。”

    冰熙还是楞楞地,点了点头:“那便好……”

    “……”慕楚对这冰熙突然有些无语,过了半晌,才说了一句,“醉酒时欢愉了几个时辰,这会儿后悔可没用了。”说完,慕楚去了药房,看咕噜去了。

    ——

    “咕噜。”一进了药房,慕楚见咕噜坐在床塌边上玩着熏香,便走了过去。

    咕噜见到慕楚,便抬起头,起了身,过去抱住慕楚。“主人……”语气中有些伤心。

    “你喜欢冰熙?”慕楚摸了摸咕噜的脑袋,语气很是温和。

    咕噜点了点头,说不出话,泪水浸湿了慕楚的衣衫。

    “放心,我替你做主,他不敢负你。”慕楚安慰着她,却也知道,咕噜是被冰熙醒来看见她的反应伤到了。“冰熙只是没见过你幻化成人形的样子不认得你有些被吓到罢了,他还是很喜欢你的。”

    咕噜摇了摇头,呜咽着。

    而冰熙在隔壁房中,还正在理清思绪,没有回过神来。

    ()

章节目录

卿可听闻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楽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楽翁并收藏卿可听闻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