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洪缓缓的说道。

    “呵呵。五十二号也好,红云也罢。只要你肯跟我们回魔宫,就什么事情都好说。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希望能将这个女人一起带回去。你放心,宫主对你其实并没有恶意,只要你能如实的回答她的一些问题,她老人家一定不会为难你的。到时候,说不定咱们兄弟还有坐而把酒的机会。哈哈哈……”

    肖雄开怀的笑了。

    对于宫主的事情,他知道得其实并不多,但这却并不妨碍他这么安抚殷洪。

    反正最后死的不是自己,等他将殷洪哄骗到了魔宫,功劳便是到手了,他管殷洪的死活?

    再说了,我只是说宫主不会为难你,但却没说其他人也不会。

    所以,无论今后发生什么,我现在这番话那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肖兄这是信不过我?”

    殷洪眯起了眼睛。

    刚刚他还真就是做好了先送走紫云再想办法逃走的准备,但这肖雄,居然难得的聪明了一回。

    这让他着实有些诧异还有懊恼。

    “红云老弟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多余。人的名,树的影,以老弟你现在的名声,你觉得这天底下有几人信得过你?远的不说,你这个师姐也不一样跑来追杀于你?”

    肖雄略带讽刺的笑了。

    对此,殷洪只得冷哼了一声,算是应下了肖雄的要求。

    肖雄很小心,先是封住了紫云的气脉,然后才让一个体格强壮的部下背着紫云,一起驾着法器飞向了天际。

    因为人多,他们这一路倒是没有遇上多少麻烦。

    期间紫云已经清醒了过来,但因为被封住了气脉,所以根本无法反抗。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更认不得在场中任何一个人,所以非常的敏感而且紧张。

    而当他们终于是来到了黑魔泽,这个灵光洞新晋内门弟子的俏脸则是瞬间煞白了一片。

    黑魔泽很大,也并非一片荒芜,有很多地方也与沙漠一样,遍布着各式各样的城池。里面有普通人,也有修士。

    不过,与别处不同的是,黑魔泽并无统一zheng an。

    所以,各个城池间时常都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摩擦,甚至于战争。

    魔宫一般不会干预凡间事务。

    但黑魔泽各大势力之间的平衡,却一直都是由青云魔教在维持。

    青云魔教算是魔宫的一个分支,但建立它的人,却不是魔宫的宫主,而是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魔头。

    只不过,一山不容二虎,魔宫的强大,自然也就标识了青云魔教的式微。

    要不是魔教中人没有什么原则,打不过就会加入,现在恐怕已经没有什么青云魔教存在了。

    就算成功保住了青云之名,其实眼前的魔教,也早就成为了魔宫培养低端战力的所在。

    魔宫身处于黑魔泽最深处。

    那里并不像传说中那样肮脏邪魅,而是一片鸟语花香,郁郁葱葱。

    不过,四周此起彼伏的瘴毒,还是向着初到此地的殷洪还有紫云阐述了此地的危险。

    “肖统领,你怎么回来了?你旁边这位是?”

    所谓魔宫,乃是一群错落有致的宫殿,虽无黄道谷那般雅致精巧,但却非常的工整而且大气。

    肖雄等人不敢飞入外宫墙,所以只得落在了魔宫大门之前。

    而他刚落下,那一队恪尽职守的守卫便是认出了他,好奇的道。

    “嘿嘿!虽然模样不对,但此人正是殷洪无疑。去禀告宫主吧!告诉她老人家,肖雄幸不辱命,已经将殷洪带回来了!”

    肖雄很得意,一片豪气干云的说道。

    “殷洪!?”

    听说旁边这站着的乃是宫主“日思夜想”的殷洪,那个守卫不禁震惊了,然后情不自禁的打量起了他。

    而此时,被捆缚着双手,控制在身后的紫云也是呆傻在了原地。

    她从未想过,这个一直背对着自己,从未看过自己一眼的家伙,居然就是她那个从未谋面的师弟!

    要知道,现在整个白虎国境内的修士,可都在搜寻着他的存在!

    难道他真的已经勾结了魔宫?

    可是师祖不是说他是被冤枉的么?

    在守卫打量着殷洪的时候,殷洪也在打量着守卫。

    本来这也无可厚非。

    但是看着看着,殷洪的脸色便不禁有些怪异了起来。

    这里的守卫,居然清一色都是剑眉星目的大帅哥!

    再看看肖雄那一片歪瓜裂枣,殷洪不禁想起了当日在胡杨城遭遇到的那个门卫。

    “你可能不知道。那铁血魔宫的宫主其实是兔子来着。虽然有着七八个老婆,但听说那些女人从进宫到现在,都还是处子之身。你刚刚不是说这家伙长得很帅么?我其实也有同感。我觉得,那魔宫宫主之所以会收留他,除了因为他懂得变幻以外,更重要的其实还是他帅……”

    当时,那个门卫是这样说的。

    殷洪曾一度觉得,这全是那人的胡诌。

    可现在,他居然有些信了!

    没办法。

    眼前的事情实在太过蹊跷。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谁会将一些个比自己帅的人摆在自己的门口,这不是闹心么?

    他虽然没见过那个宫主,但却实在不觉得他会是什么英俊不凡的大帅哥。

    毕竟,在这个低等位面,凡是修炼低等魔功得人,变丑,本就是常态。

    “还好!八十四号并不算特别英俊,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不过,那人要是想要用强的话,我肯定是要抵死不从的!”

    内心这样安慰着自己,殷洪缓缓的冲着门卫行了一礼:“殷洪有礼了!”

    “倒很识趣。不过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若早点跟随钱长老回宫,宫主说不定还会礼遇于你。但现在,你杀了钱长老不说,还害得我黑魔泽鸡犬不宁,恐怕是没那么容易善了了。做好心理准备吧!最近几天,宫主的心情可并不怎么好。”

    见殷洪如此知礼,那守卫头领冷笑了一声,随即一回身,消失在了巨大的门扉之内。

    而没过多久,他便又是折返了回来。

    不过与他一起折返的,却还有一个宫装侍女。

    “哪个是殷洪?”

    来到近前之后,侍女先是打量了一下众人,然后仰着光洁如玉的下巴问道。

    看样子,似乎并不认得肖雄身后的那群小弟。

    “在下正是。”

    殷洪上前了一步。

    面对强者,他总是非常的识趣而且彬彬有礼。

    “哼!你就是殷洪?你好大的架子!我等派人去请,你却杀了使者。现在又来拜见,是何道理?”

    侍女似乎很不喜欢殷洪,冷哼了一声便是质问了起来。

    “嘿嘿!他可不是主动前来拜见的。之所以束手就擒,全因我等抓住了他的师姐。这位姐姐,回头还请帮忙请示一下宫主,看看我等究竟该如何处置此女。”

    殷洪还没回话,肖雄便得意的笑了,随即讨好的冲着那个侍女道。

    “师姐?原来还是个情种。倒也不算太过卑劣。将这女的也交给我吧!我会带她一起去见宫主。至于你们,今日算是立了一场大功,回头解决完这两个人,宫主会亲自召见你们!”

    听了这话,那侍女居然没有生气,反而是脸色缓和了许多,随后说道。

    男人们都是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女人为何突然语气好转。

    而紫云,则是再次呆立在了当场。

    她突然想起,自己昏迷之前,似乎是在天空飞行来着。

    而在发出黑雷法刺以求做出最后挣扎之后,她整个人便因法力枯竭坠下了天空。

    不过那时,她隐约记得,自己是被人接住了的。

    而如果那不是幻觉的话,那个接住了自己的,应该就是眼前的殷洪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算同出一脉,但你不是已经叛逆灵光洞了么?

    她有点想不通。

章节目录

外道魔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江湖灾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灾星并收藏外道魔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