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的沙漠很冷,也很静。

    不过对于殷洪来说,却其实一点影响都没有。

    因为此时此刻,他正静静的躺在担架之上,听着手机里自带的纯音乐,仰望着干净如洗的星空。

    赶路的事情,自然便是交给了他的那三只骷髅。

    反正他们也不知道疲惫为何物。

    只是,静夜之下,这三只骷髅扛着一个担架无声的前行,还真是有些瘆人且可怕。

    ——特别是殷洪还一身冒着暗红烟气的红袍。

    没办法,煞绝法衣自吸纳滚滚煞力进阶为法宝之后,已经失去了其朴实无华的凡态。

    之前在城里,殷洪还将之收了起来,但现在,他是肯定不可能将之脱掉的。

    不过,变得显眼也是有好处的。

    因为现在的它,一旦全力发动,恐怕玉树境的灵台妙法都难以攻破它的防御。

    而这也得亏了他的主人是殷洪,换成别人,恐怕是催动都难。

    “爷爷!那是什么?好可怕!”

    远处,一支正在修整的驼队注意到了殷洪,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害怕的缩紧了一个老人的怀里,似乎吓坏了。

    老人神色闪动的摇了摇头,安抚起了她“应是某个赶路的过客。不用害怕。他不会伤害我们的。”

    只是,尽管听他这么说了,小女孩依旧只敢露出半只眼睛去看那疾驰而去的身影。

    而也就是在此时,一只巨大的钳子突然从沙子中刺了出来,将二人旁边的一个壮汉钳成了两截!

    “是妖怪!仙师!快快出手!有妖怪来吃人啦!”

    人群叫喊了起来。

    而他们口中的仙师,居然就是那怀抱小女孩的老人。

    老人深深一叹,怜悯的望了望那已经死透的壮汉,点出了一道剑光,瞬间将那只偷袭过来的沙蝎精斩成了两截。

    那物也是顽强,被斩成了两截居然还可以不停的爬动,引得驼队的凡人们怪叫连连。

    而他们的怪叫,正好就打断了正在切割的殷洪。

    透过夜幕,殷洪一眼就看到了两颗闪耀无比的命格,立时喝止了正按照他的意思快速奔行的骷髅。

    而也是在他停下来的那一刻,远处的老者深深地皱起了眉头,用自己的衣裳遮住了小女孩的脸。

    也不知是怕殷洪看到小女孩起歹意,还是怕小女孩看到殷洪而害怕。

    殷洪终于是走近了。

    血色长袍如残阳飞舞,一头黑发如夜幕笼罩。

    他一步一步走来,伴随着三只同样冒着赤烟的骷髅,直如一群爬出深渊的恶魔。

    “一个戊等,一个己等,不错。可惜,一个太老,另一个又太小。杀了的话,终究过不了心里那关。真是可惜……”

    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老人还有女孩,殷洪不禁深深的叹了口气。

    只是,他那渴望但又束手束脚的目光,却实在是让人忍不住一片头皮发麻。

    就算同为修士,老者也是忍不住紧张的捏起了拳头“前辈远道而来,可有什么需要我们效劳的么?”

    “我可当不起你这‘前辈’二字。你虽结丹失败,但好歹也是玉树境的存在。而我,不过神海而已。不过,你怕我倒是对的。因为我刚刚得到了某些手段,强得连我自己都害怕。呵呵……”

    殷洪语气古怪的开了口。

    他之所以能够确定对方是玉树境,全因对方的命格有破裂加固的迹象。而拥有这种命格的人,必然是冲击过命格限制,但却最终失败了的倒霉蛋。

    “神海境?神海境便能有法宝傍身了么?”

    老者愣住了,呆呆的望了望殷洪身上的诡异红袍。

    虽然隔得远,但那股铺面而来的煞气,依旧让他有些窒息。

    他也是见过法宝的人,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那物并非法器。

    “你倒是有些见识,居然认出了我的宝贝。不过我可不是普通的神海境……此女身负戊等命格,悉心教导的话,将来必结元婴。你可愿让我传她一法?有了此法守护,我保她金丹以下无敌手!”

    神色微微一闪,殷洪赞叹了一句,随即将目光转向了老人怀里的小女孩。

    那小女孩很怕他,光是听到他的声音便已经发起了抖。

    不过,在听了殷洪的话之后,老人却有些心动了起来。

    他毕竟已经老了,又再无进阶金丹的可能,根本无法长久的保护这个小女孩。

    最重要的是,小女孩并没有意识到外面的世界有多险恶,所以不怎么愿意修炼。

    如果眼前这个怪异的魔道修士能够赐予她什么厉害且容易速成的神通的话……那还真不一定是件坏事。

    至于说他因何会知道殷洪是个魔道修士……呵呵……

    “阁下真的全无恶意?”

    经过一番挣扎,老人试探性的问道。

    “我要是有恶意,你们现在已经死了。你不会以为自己是个玉树便能与我抗衡吧?我这人狂则狂矣!但说话做事向来有规有矩,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要不是见此女资质不错,你又老态龙钟,离死不远,我才懒得跟你们搭话。愿不愿意就一句话,你再婆婆妈妈的我就走了。”

    殷洪嗤笑了一声,嚣张的道。

    反正吹牛不犯法,为了多出一个不错的外道魔傀,他自然是要将装蒜进行到底。

    “你想怎么传她法术?她才不过三品……”

    感受到殷洪的不耐烦,老人家终于是掀开了自己的衣裳,将小女孩放了出来。

    “我这法术可不管你是几品,只要心诚,凡人都可修炼。”

    殷洪嗤笑了一声,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

    而随着他的靠近,众人再次紧张了一片。

    特别是小女孩,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抿着下唇的嘴几乎将要咬破,一双大大的眼睛更是噙满了恐惧的泪水。

    不过,殷洪依旧是不管不顾的点在了她的眉心。

    而也是在她点在她眉心的那一刻,小女孩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满心的恐惧化为了乌有。

    握着小女孩双肩的老人感受到了小女孩的变化,不禁愣住了,随即求解的望向了殷洪。

    他没有感受到任何法力波动,甚至于神识波动。

    他不知道殷洪究竟对小女孩做了什么,所以隐隐有些担忧。

    不过,面对他询问的目光,殷洪却是果断的伸回了手,然后对着女孩说了句“记住她。当你能随时随地的想起她的每一个细节的时候,你便能打赢你的爷爷了。不过记住,除非生死攸关,此法不得贸然在人前使用。另外,不要跟任何人说你们见过我。不然,你们会很危险。”

    说完,他便是一个纵身,侧躺在了两只骷髅抬着的担架上,打了个响指,很是装逼的离开了。

章节目录

外道魔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江湖灾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灾星并收藏外道魔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