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可是,你为何不直接说明?为什么偏要用这么偏激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青衣少女的语气终于好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么咄咄逼人了,可是她依旧无法理解殷洪之前的行为。

    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好好说的吗?

    为什么非要动刀动剑?

    “直接明说?呵呵!我若直接跟你们明说,现在只怕已经死得连渣都不剩了。不显示我的强大,不将绝望展现给你们看,你们哪里会认清自己的处境?就算到了现在,你问问他们,还有多少是指望着谷主回来力挽狂澜的?”

    “你以为刚刚那个家伙就是真心要投降?他不过是想要拖延时间而已!而且,修炼到了先天以上的境界,又有哪个愿意将自己的生死转交给他人来把控?你真以为我之前说的要教他们做狗只是一句空话?”

    “我并不反对你们心存侥幸。我也不在乎你们心存侥幸。因为我只是想要苟且的活着,然后尽可能的守住自己的本心而已。”

    “我只是一个乞丐,拼了性命才争来了一口吃食,有限的很。你们不要指望我分你们太多。”

    “现在,将刚刚那些扬言要报仇的人都交出吧!还有你们这些筑基,也将储物袋全部交出来,让我们封闭你们的气脉。只要做到了这两点,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在师尊做出决断之前,你们都不会有性命危险。”

    殷洪嗤笑了一声。

    人性,本来就是最难把控的东西。

    在没有彻底绝望之前,就算他说得天花乱坠,又有几个人会相信他的话?

    而就算相信了,他们难道就会按照他的计划行事?

    要知道,那可是束手就擒,将自己的生死彻底的交给一个还不算太熟的陌生人。

    就算是个傻子,恐怕也不会做出这种蠢事吧?

    场面再次陷入了寂静,青衣少女抿了抿红唇,有些进退两难了起来。

    她现在总算知道殷洪为什么那么讨厌自己了。

    因为自己每一次挺身而出,似乎都显得异常的愚蠢以及迂腐,甚至于无能……

    回想起第一次遇到殷洪时殷洪的那一声讽刺,她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连自己的命运都没办法主宰,就想要学人家多管闲事?真闲!”

    可不是么?

    从头到尾,她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弱者,又哪里有资格去维护她心中的正义与善良?

    她眼中的世界非黑即白。

    但殷洪,却生生给她走出了一条灰色地带。

    也是到了此时,她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是多么的肤浅还有表面。

    “不!大家不要被他蒙蔽!他在撒谎,他才不会去求那个金丹放过我们!他只是想要瓦解我们的战斗意志,尽量减少他黄道谷的伤亡而已!”

    “就是!大家千万不要上他的当!我们这么多人,就算打不过,分头跑的话,也一定能够逃掉!凭什么束手就擒?将生死交到他的手上?”

    “对!跟他们拼了!人死鸟朝天!怕个蛋!”

    眼见着周围的人纷纷的望向了自己,那些黄道谷的年轻人慌了,激动的呼喊了起来。

    而且说着,他们居然是纷纷拔出了自己的武器。

    青衣少女神色复杂的望向了那些人。

    她看出了他们的恐惧,看出了他们的挣扎,更看出了他们的怯弱。

    他们并不是真的想要反抗,他们就只是想要其他的同胞为自己拼出一条生路而已。

    可是,此时此地,又有多少人能够看懂这点呢?

    其他人只会觉得他们的话很有道理,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有侥幸,相比于将自己的生死交到殷洪等人的手上,他们更愿意成为大战中“侥幸”逃走的那一个。

    就好像一些抽烟的人,就算知道抽多了会得肺癌,但他们还是相信自己不会那么倒霉。

    他们觉得,自己乃是天命之子,运气不会那么差,老天爷一定会给他们留一条生路的。

    这种想法很可笑,但在我们身边,有着这样想法的人可谓是比比皆是。

    于是乎,黄石峡谷那边的某些人,终于是再次将目光转向了殷洪等人。

    就连之前那个妥协的筑基,也不由得捏起了拳头,似乎做出了某个痛苦的决定。

    他知道,以自己的修为,一定会被很多人盯上。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是有三成的几率逃出一条性命!

    “师弟!你的计划落空了啊……看来,这一战终究是无法避免了。”

    看到眼前一幕,黄道谷灵台境的师兄微眯起了眼睛。

    他其实也不想开打,因为开打便意味着伤亡与危险。

    能够坐享其成,谁又愿意打生打死?

    “那就战吧!我已经仁至义尽!也该是他们为自己的命运负责的时候了!从现在开始,他们做出任何决定,都不会再得到我的任何同情!而我,也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

    冷冷一笑,殷洪神情淡漠的道。

    之前他有多感性,现在他就有多残酷。

    然而,也就是在大战一触即发,将要上演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从更高的天空传了下来。

    “红云!你太令为师失望了。为师让你尽快灭掉黄石峡谷,你却居然打算留下这群蝼蚁的性命?你之前斩杀那些黄石峡谷修士的狠辣与果决哪里去了?你可知道,留下眼前的这些人,你在将来会迎来多少‘人灭’之劫?”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望向了上方。

    那里,一个极小的白点正隐没于云层之内,似乎已经到来多时。

    “师尊!”

    “恭迎老祖!”

    殷洪的脸色大变了起来,随后连同其余黄道谷修士一起落到了地上,跪拜了下来。

    至于黄石峡谷那边,则一个个脸色煞白,再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了。

    “哼!居然到了此时还心存侥幸,真是愚不可及!也罢!在你们临死之前,本座便再让你们绝望一点吧!”

    女人踩着洁白的绸带,缓缓的下降,说着,一只首级已经掉落到了松软的草地之上。

    看着这个首级,殷洪不禁一阵头皮发麻!

    “谷……谷主……”

    “祖……祖爷爷!是祖爷爷!她杀了祖爷爷……”

    黄石峡谷的人大脑更是空白了一片。

    因为那颗首级,正是黄石峡谷谷主的头颅!!

    可怜堂堂金丹,原来死时,也不过跟常人一样。

    更可怜的是,谷主欠了殷洪的筑基丹还有修炼心得,殷洪是永远也拿不到了

章节目录

外道魔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江湖灾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灾星并收藏外道魔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