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峡谷内谷,加上凡人在内,一共四千多人,静静的守在花海的彼岸。

    天空中,厚重的乌云越积越厚,正仿佛人们心头的压抑心情。

    虽然偶尔有微风吹过,但那风中夹带着的,只有一丝看不见的紧张,以及小心翼翼的呼吸。

    黄石峡谷还剩下十二个筑基,虽然有三个是神海境的高手,但面对黄道谷这三十多个筑基,依旧显得格外单薄。

    尽管那剩下的千余先天并非摆设,但筑基修士只要不落地,他们便只有挨打的份,根本帮不上忙。

    当初殷洪之所以能够重创飞鸿,除了自己力量强大以外,也是因为飞鸿并没有躲闪和反击的意思。

    当时当地,如果飞鸿一早就知道了殷洪的厉害,选择凌空远攻的话,一百个殷洪也只有挨宰的份。

    可现在,在黄石峡谷之内,又有多少个先天拥有着殷洪当初那样的力量?

    “来了!”

    不知道谁叫唤了一声,所有人都提起了一颗心,望向了远方。

    那里,三十多道凌厉身影迎着昏暗的天幕慢悠悠的飞了过来。

    “是他!?”

    “怎么会是他?”

    望着傲然站立于一柄白色法剑之上的殷洪,整个峡谷的人们都沸腾了起来。

    很多人都认出了殷洪,那些不认识的,也是很快从旁人的议论中得知了殷洪的身份,以及他之前的作为。

    “假意报信,实则探听我黄石峡谷的虚实?这人怎的如此无耻!?身为筑基,他连脸都不要了么?”

    “早知如此,之前就该将他乱剑砍死的!”

    “谁说不是呢!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下作的人!”

    “只怪我等瞎了狗眼,错把奸邪当了恩人!”

    峡谷的人们都是一脸义愤填膺。

    他们对于殷洪的恨,甚至已经超过了黄道谷。

    “他……他竟然是黄道谷的人?”

    人群中,叶寄凡等人满脸错愕。

    此时,他身为名剑山庄少庄主的骄傲已经荡然无存了。

    因为无论修为,还是出身,他都已经被殷洪完爆。

    不只是他,那个曾经在谷口挑战过殷洪,想要抢夺他的令牌的那个青年,也是一脸煞白了起来。

    他的师尊乃是一位玉树境界的筑基,之前已经跟随殷洪他们一起去往了古阵所在,进入了“地门”之中。

    曾几何时,师尊的强大都是他最大的倚仗,所以他骄傲,狂妄,甚至于目中无人。

    在遇到殷洪之前,他甚至觉得自己确实有骄傲跟狂妄的资本,因为他的师尊是一个随时能够结出金丹的存在。

    但现在,他终于心生了懊悔。

    他只觉得,自己当初蔑视,奚落殷洪,乃是他这辈子做过最蠢的一件事。

    在他看来,殷洪一定已经因为那天的事情记恨上了他,所以他连忙低下了头,期盼着殷洪不要注意到他,这样的话,他或许还有活下去的可能。

    人就是如此,一旦自己是个小心眼,便会将全世界的人都当成是小心眼。

    他又哪里能够想到,此时的殷洪,其实早就已经忘记他这个人的存在了。

    “爷爷……爷爷……你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陆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风追尘望向天空,不可置信的走向了前去,眼中充满了迷惘,大脑一片空白。

    “小三儿!别去……”

    有人想要阻止他,但他已经渐渐的步入了花海,来到了依旧悬浮半空的殷洪近前。

    殷洪没有回答他,只淡漠的将两个奄奄一息的老者扔到了他的身前。

    随即,他目光威严的望向了四周“我乃黄道谷霞光仙子座下亲传弟子殷洪!号红云!此来只为收服黄道谷。尔等此时投降,交出所有筑基修士,可以留下一命。若敢反抗,杀无赦!”

    “霞光仙子?他……他是金丹修士的弟子?还是亲传弟子?”

    黄石峡谷众人的脸色再次剧变了起来。

    特别是叶寄凡等人。

    他们总算是明白殷洪会有如此令人绝望的修为了。

    那可是金丹弟子啊!

    按照这个势头,此人进阶金丹只怕已是板上钉钉了!

    可笑,自己之前居然还以为自己的叔叔能够打败他!

    如果早知道此人的身份,恐怕不止他的叔叔,就连他叔叔的师尊,也不敢跟他动手吧?

    “金丹修士的亲传弟子?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们?你的名字是假的,你的身份是假的,就连你的修为,也是假的!陆大哥,你全身上下,难道就没有一点真的东西了么?为什么你可以活得这么虚伪?为什么!?”

    风追尘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观都开始了崩毁。

    从小到大,他也算是见过很多外来的客人了,但殷洪,却绝对是他见过最特别的一个。

    他的目光很平和,说话也很有智慧,并没有其余修士的倨傲以及神秘,反倒显得有些和蔼可亲。

    曾几何时,他甚至觉得殷洪是他见过最像“人”的修士。

    可现在,他的一切感官都被一道虚伪所撕裂!

    他已分不清殷洪哪句话为真,哪句话为假了。

    他终于明白之前殷洪为何说他会恨他了。

    他现在不止恨他,还得得入骨,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剥皮抽筋!

    “因为我弱小。而弱小的人,不配谈人格,也不配谈理想,更不配谈真我!”

    终于,殷洪回答了风追尘的问题。

    这是他上辈子就已经领悟到的事实,也是他这一世一直奉行的至理!

    无论在哪个世界,力量,都是维系理想与追求的根本。

    一个连书都读不起的人,一个连家都养不起的人,你拿什么跟他讲音乐,讲文学,讲信仰?

    就好比一个工人。

    他每天工作十到十二个小时,每周休息一天,然后你让他用着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天去跟一个女人谈恋爱,去猜她的想法,去哄她开心?

    哦!只要猜对了她的小心思,你就可以更进一步,拉住她的小手了!

    多浪漫啊!

    再猜中一百次,你们就可以结婚了呢!

    可是结婚之后呢?

    之前她不知道你每天都要工作,以为你对她的好是可以全天候持续的。

    然后你突然就对她冷淡了许多,不猜她的想法了,也不愿意花费精力去哄她了。

    所以,你成了一个得到了就不再珍惜的渣男!

    这得多讽刺?

    那么,话题又重新回到了原点——

    ——没有足够的“力量”,你的追求,你的坚持,都会显得单薄而易碎!

    你得奋斗!

    积攒力量!

    忍受屈辱与轻蔑,无视嘲笑与冷眼!

    在确定自己拥有足够的力量逆流而上时,你要学会顺流而下,低眉顺目,甚至于卑躬屈膝。

    虚伪吗?

    当然虚伪!

    但这世上,有几个人不是这样活着?

    就好像笔者,在这本小说没有取得一定成绩之前,根本不敢告诉任何人我“又”在写小说。。

    因为笔者很清楚,没有力量的自己,自己所谓的理想,不过是别人眼中一个不务正业的笑话。

    你越努力,人家就越觉得可笑!

章节目录

外道魔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江湖灾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灾星并收藏外道魔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