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月坛。

    “什么!此子居然扬言要吞并我青月坛?谁给他的胆子?谁给他的底气?简直岂有此理!”

    听到两个幸存奸细的汇报,青月坛的掌门愤怒的拍碎了自己的桌子。

    然而,他的语气之中却是或多或少透露出了一丝恐惧。

    因为从种种迹象来看,斩风门似乎已经掌握了神女法相的修炼之法。

    而如果他们真的跟沧浪剑宗联手,霸占前十也未必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掌门……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啊。根据我们的调查,沧浪剑宗似乎有四个人具备着夺取会比前十的资格。而斩风门那边,也是有着五六个十八岁的先天……”

    望着暴怒的掌门,一个长老忍不住说道。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掌门便是豁然站起了身来打断了他“怎么?难道你也觉得我们青月坛连个前十都拿不到?”

    面对掌门的质问,那人苦涩的笑了“掌门。刚刚这两位弟子所展现得法相力量您也看到了。一个六品不到的人,凭借着法相神力,便是可以打败一个九品的精英。沧浪剑宗还好,十八岁以下的弟子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八品。但斩风门内,那可是实打实的一堆九品还有先天啊!您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派的八九品能够战胜那些拥有着法相的九品还有先天?靠嘴巴么?咱们现在唯一的优势,也就只是殷洪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找到了办法偷学他们的法相神通而已”

    他的话,让整个大殿的氛围都沉闷了起来。

    “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许久之后,掌门终于是有气无力的坐了下来,痛苦的道。

    他们派去沧浪剑宗的奸细就只有这么多,懂得绘画的也就只有三个,可直到现在,他们都未能画出一幅可用的法相图来,这让他感到了一股深深的绝望。

    “我们是肯定没办法对付沧浪剑宗了。那殷洪经过这事,必然会对我们严加防范。但我们拿他们没办法,百锻门有啊!掌门,自从青云魔教之祸以来,百锻门对沧浪剑宗已经没有以往的关注了,所以目前为止,他们还不知道法相神通与古修异宝的事情。但如果我们将此事上报上去,你说他们会怎么做?”

    那人沉默了一会,随后阴测测的一笑,眼神明亮的道。

    这一下,大殿内的氛围再次活络了起来。

    不过掌门依旧有些犹豫“可是这样一来,沧浪剑宗的那些宝物,岂不是要尽归百锻门所有?”

    他很不舍得,因为在他看来,那些本就该是他们青月坛的东西。

    “掌门。那也总好过咱们被百锻门拆解了好啊唉!这事其实也得怪那些弟子们,太小看殷洪了,当初在山门闹得那么凶,这才让殷洪一早有了防范!我之前就说了,他们已经暴露了,应该先撤回来,再换一批人隐潜进去,可惜没有人听我的”

    那人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无奈的道。

    掌门终于是无话可说了。因为之前否定这人的,其实就是他。

    他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殷洪,因为早年间殷洪就曾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

    一个能被女人玩弄于鼓掌的家伙,能有多精明?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到,现在的殷洪,其实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殷洪”了。

    “传吕青!”

    沉默了许久,掌门终于是冲着门童呼唤了一声。

    他已决定,派首席大弟子前往百锻门,说明殷洪身具异宝的事情。

    通过魔相感应得知了此事,殷洪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青月坛居然会这么下流,要将上宗扯进下宗的争斗中。

    不过,在短暂的气恼之后,他便又彻底的看开了。

    他想要拿到三派会比的前十,本来就是一件非常的高调的事情。

    一旦会比结束,不管青月坛告不告秘,百锻门都势必会知道他们沧浪剑宗的某些变化。

    既然注定要对上上宗,那么早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看来,终究还是要去一趟试炼空间啊。“

    深深一叹,殷洪做出了一个决定。

    而之后,他便是招来了温良,让他代替自己守护在了这座大殿之内。

    时光飞逝,转眼两个月呼啸而过。

    这期间,李不同他们之中有几个人很不幸的被传出了试炼空间,不过很快,他们又再次进入了试炼空间中。

    他们走的很急,似乎一分一秒都不愿意耽搁,所以温良也来不及询问他们的情况。

    而因为之前服下聪明药丸之后殷洪曾留下了几份功法详解,温良也终于是在中枢大殿内悟通了“天星十三剑”的第一式绝招“星光破云”。至于其余五行弟子,也都再没有遇到过什么无法解决的问题。

    不过,众弟子中,南明离恨无疑是最特殊的一个。

    他从两个月前便一直在求见殷洪,可整整两个月,他都未能见到殷洪的面。

    直到三派会比将要拉开帷幕,殷洪以及一众“失踪”弟子从终于是走出了那一座神秘的大殿。

    殷洪没有多少变化,但那些弟子们,却明显与两个月前不同了。

    南明离恨不知道这种变化来自于哪里,因为在没有出手之前,他根本看不透这几个人。

    “听说你一直想要见我。有什么事吗?”

    在打发众弟子去准备前往百锻门之后,殷洪招来了南明离恨。

    “掌门!我想要学习乾元无炁真身,还有您那个‘聚煞护体玄功’。”

    南明离恨很直接,脸上也满是渴望。

    然而,面对他的要求,殷洪却是默默地摇了摇头“乾元无炁真身我可以一重一重的教你,但‘聚煞护体玄功’,你不用想了。那是核心弟子才能学的东西,你不过是内门弟子,还不够资格。”

    “还是只能修炼完一重才能获得下一重的心法?以你我的交情,就不能通融一下吗?我知道你并不在意这部功法的。”

    南明离恨有些失望,试探性的道。

    “私是私,公是公。想要得到,就得付出,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去准备一下吧。三派会比,没几个先天镇场子,我会很不安的。”

    殷洪淡淡的摇了摇头,挥手打消了他的侥幸。

    一个小时之后,所有获准前往百锻门观战的弟子都是整齐的汇聚到了演武场上。

    他们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与周围一脸羡慕的弟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看着这样一幕,太上长老陈书同也是露出了一抹欣慰。

    “太上长老。我不在期间,宗门事物就交给你还有温长老了。”

    清点了一下人数之后,殷洪深吸了口气,郑重的冲着陈书同拱了拱手。

    而陈书同,也是郑重的回了一礼“掌门放心。有本座在,剑宗丢不了。祝掌门凯旋而归!”

    “出发!”。

    殷洪默默地点了点头,随即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整整五十名精英弟子,终于是浩浩荡荡的上了马,在殷洪的带领下向着远山疾驰了过去。

章节目录

外道魔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江湖灾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灾星并收藏外道魔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