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谈何容易!钉子们的汇报你们也看过了。说是此法并无口诀,只有图像。他人脑海里的图像,又哪里是能够轻易传递出来的?那殷洪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秘法,居然能够通过意念传授法门……简直匪夷所思!”

    斩风门掌门深深的叹了口气,眼中满是愁苦。

    他又何尝不想通过某些个探子探得此法的奥秘,但问题是,这套法相观想之法根本全无纸面记载,他就是想偷,也无从下手。

    “难道钉子中就没有擅长绘画的能手么?”

    整个大殿陷入了沉默,但没过多久,一个长老便又是希翼的抬起了头。

    听到这个问题,其余的长老也都是殷切的望向了掌门。

    “有倒是有。但光凭记忆进行绘画,太过失真了。而武学之道,失之毫厘便会谬之千里。风险太大啊。”

    掌门先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

    不过他话音刚落,之前那个长老便轻笑了起来“掌门过虑了。我斩风门弟子近千,总会有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宗门的忠义之士的。”

    这一下,掌门的眼神终于是晶亮了起来。

    而也就是在斩风门将要安排沧浪剑宗的钉子绘画出魔相形貌的时候,青月坛那边已经远远的走在了他们的前头。

    他们直接从沧浪剑宗召回了一个好不容易混进了内门的奸细,将新垣结衣的魔相给画了出来。

    而后,其掌门又大手一挥召集了十位“忠义之士”,让他们按照沧浪剑宗的方式开始了魔相观想。

    可惜,他们的画像太过失真,所以在尝试了一个月之后,十位“忠义之士”皆以失败告终。

    他们的失败,殷洪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底。

    他已经很努力的在配合这帮人了,但他们的愚蠢与无能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特别是那个内奸,你说你他妈的绘画技术也不错,怎么就生生的把“新垣结衣”画成了个胖子?

    老子身为新垣结衣的铁粉,看了想打人你知道吗?

    当然,急归急,他也不可能跳出来直接给他们种植魔种,所以最后也只能耐心的等待结果。

    而在这期间,沧浪剑宗的气氛变了。

    弟子们失去了以往的和谐,生生的分裂成了两个派系,一个是决定了要终身留在沧浪剑宗的忠义派,而另一个,则是两面三刀的摇摆群体。

    这些摇摆群体并不是来自一个势力,继续留在沧浪剑宗的目的也很不单纯,所以彼此之间并不团结。

    也因此,他们遭到了忠义派的强力打压。

    吃饭的时候,忠义派会故意给他们少盛一些饭食,就连他们修炼用的灵石,也会遭到忠义派的不断克扣。

    只是,“忠”与“奸”区分,本来就非常的困难,所以在惩治摇摆群体的同时,忠义派也是波及了很多无辜弟子。

    这其中,正好就包括了南明离恨。

    遭受无数冷眼嘲讽,又被人百般刁难,南明离恨顿时火了,来到殷洪跟前告起了状。

    他也没有办法。

    虽然贵为先天,但他其实连很多八九品的内门弟子都打不过。

    眼见着忠义派越来越过分,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欺凌起了他们,南明离恨只能厚着脸皮,屈辱的找上了殷洪。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离开沧浪剑宗,但眼看着沧浪剑宗的那些弟子们一个个都具备了先天级的战力,他想要离开的心思也就淡了。

    开玩笑!

    那可是一个拥有着三百位先天战力的宗门!

    虽然都是依靠着外力,但实战拼斗中,谁管你外不外力?

    能打败对手的,那就是实力!

    背靠着这么一个宗门,他都不需要朱雀国四王子这个身份了,怎么可能舍得离开?

    “……掌门!李不同那厮太可恶了!要不是看在他年纪小,又是师兄,我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他!”

    在将自己的惨痛经历告诉殷洪之后,南明离恨便是狠狠的补充了一句。

    听这话的意思,就好像他真能打败李不同一样。

    “他们确实是有些过分了。这样吧!你推荐个信得过的人,我将发放周俸的工作交给你们算了。另外,从今天开始,我会限制他们从女神那里借取的力量。他们若是再欺负你们,你们反打过去即可。只要不出人命,就都没事。”

    殷洪有些好笑的点了点头,随即贼贼的道。

    这厮居然是完完全全的偏袒到了南明离恨这边,这可真是大大的出乎了南明离恨的预料。

    而且,身为掌门,居然怂恿弟子打架斗殴,这也真是闻所未闻了。

    “这……这样不好吧?这样做的话,掌门恐怕要遭人非议了。”

    南明离恨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也有些感动。

    他原本只是想要让那些忠义派收敛一点,可从没想过借掌门之手去打压他们。

    “没什么好不好的。我是掌门,太上长老都得听我的。另外你回去告诉李不同,从今天开始,到三派会比,他要是进阶不到九品,我扒了他的皮!”

    殷洪很是随意的摆了摆手,一脸平淡的道,不过说到最后一句,他却是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李不同这些天太嚣张了,而且随着殷洪修为的晋升,李不同也等于是获得了大幅度的成长。

    到了现在,李不同在全力出手的情况下,已经能够借用到先天四段的恐怖力量了。

    再继续下去,他便会完全成为殷洪的魔傀,变成一具活着的外道魔体!

    而到了那时,他也将再无法为殷洪任何外道魔气。

    “额……好的!掌门!回头我跟师兄弟们商量一下,尽快给您推举一个德才兼备的人。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弟子先告退了。”

    感受到一股寒意,南明离恨咽了咽口水,连忙点了点头,然后退了出去。。

    时至今日,殷洪已经先天六段了,他所散发出来的威压,已不可同日而语。

    而这,还是他未动用外道魔相的情况下。

章节目录

外道魔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江湖灾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灾星并收藏外道魔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