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啊?大半夜的!”

    正自拿着聚煞护体玄功的秘籍打着瞌睡,殷洪被外面的人声吓了一跳。

    随后,他便是一边擦着口水,一边拉动了椅子边上的机关,打开了大殿的大门。

    这里顺带一提,自继任掌门,中枢大殿已经成了殷洪的卧房。

    这些日子,他不仅让人修好了屋顶,还专门命人用屏风在殿内制造了一个单间,并放了一张床还有一些日用品。

    这其中,最具特的就是他现在躺着的那张躺椅。

    “掌门。刚刚有名女弟子逃下山去了。根据她同屋的弟子称,在离开之前,她曾收到了一封恐吓信。那信已经烧掉了一大半,只剩下了这么一点。”

    偷偷的瞄了瞄正装模作样的盯着一只奇怪龟壳的殷洪,李翎羽长长的松了口气,然后从怀里掏出了半张还带有余香的纸片递了过去。

    “什么玩意?”

    随手放下手中的龟壳,接过纸片,殷洪好奇的读了起来。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过李翎羽一眼。

    直到读完了纸片上的零碎信息,他才终于是抬头望向了她的眼睛,严肃的开了口“那个弟子呢?追回来了没有?”

    “已经派人去追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回来。只是……追回来之后,该如何处置……还请掌门指示。”

    李翎羽慌忙低下了头,不敢跟殷洪对视,小心的说道。

    “按规矩处置就可以了。既入我宗门,就该守我的规矩,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听说能够追回来,殷洪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冷漠的道。

    “按规矩处置?可是……她的父母……”

    李翎羽微微的愣了愣,有些迟疑的望向了殷洪,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尴尬。

    那张纸片她也看过了,虽然信息不多,但已够她们推测出那个弟子急着下山的原因。

    很明显,这事是有人在捣乱,绑了那个弟子的父母在要挟她。

    可现在,殷洪居然根本没有去调查此事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想要处罚那个弟子?

    这实在是太不像以前的那个“殷洪”了。

    “拜山好比出家!这是所有人都懂的道理!我不管她是因何下山,宗规就是宗规。你现在最该考虑的是揪出那个送信的人,而不是她父母的生死。”

    殷洪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很不爽的挥了挥手,打断了她,然后斩钉截铁的道。

    李翎羽再也无话可说,默默地道了声“是”,然后退了下去。

    之后,当众弟子追回了那个女弟子,她便是按照宗规,将她关进了戒律堂的思过屋之内。

    不管那位女弟子如何求情,她的立场都没有再动摇过。

    只是,在关押了这位女弟子之后,她却终于还是带着满腔的怒火杀下了山,然后根据那个女弟子的线索找出了几个鬼鬼祟祟的人。

    这其中,居然正好就有白天那个闹事的胖子!

    李翎羽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那个想要逃下山去的女弟子,竟然就是这个胖子的未婚妻。

    胖子没有绑架那个女弟子的父母,写下那封威胁信,也不过是想要逼女孩下山,然后将之绑回去而已。

    对此,李翎羽当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直接驱赶着他们,再次回到了沧浪山。

    再次见到这个胖子,本已经睡眼蒙松的殷洪也很无语。

    他很想一掌拍死这个胖子,但一想到对方也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心又瞬间的软了。

    “我说。你这穿金戴银的,找个婆娘应该不难吧?你怎么就总咬着人家不放呢?你真的让我很焦灼你知道吗?”

    犹豫了半晌之后,殷洪才是扶着躺椅的扶手,一脸牙疼的道。

    “我……我骗我媳妇又不犯法!你……你管得着吗?”

    胖子很硬气,但硬气中,其实也透露着浓浓的胆怯。

    “我是管不着。可你他妈别被我的人逮到啊!你自己说吧!这事咱们怎么解决。”

    殷洪笑了,仰躺了下去。

    大殿中的人也都是齐齐的望向了胖子。

    “你……你想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

    望了望四周虎视眈眈的沧浪剑宗弟子们,胖子咽了咽口水道。

    这一次,他相当识趣。

    “那就用钱解决吧!你这些朋友还有属下,一个一百两黄金,至于你,就一千两黄金好了。”

    见他如此识趣,殷洪重新坐了起来,笑容也再次浓烈了一分。

    只是,他话音刚落,胖子的一句话就让他的笑容瞬间僵住了。

    “那我只赎我一个人行不行?”

    这是胖子的原话。

    听了这话,胖子的同伴们脸都绿了,当即破口大骂了起来。

    “宋胖子!你忘恩负义,不得好死!”

    “宋胖子,你生儿子没!亏老子还把你当兄弟……”

    ……

    不止是他们,沧浪剑宗的弟子们望向胖子的目光也是充满了鄙夷。

    有几个女弟子更是轻声的安慰起了这件事的另外一个当事人——女弟子许婉婷——也就是宋胖子的未婚妻。

    直到现在,她们才总算明白许婉婷为何要逃婚。

    毕竟,这人要是没才没貌也就算了,如果连德都没了,那可就真的有些不堪入目了。

    “居然还讨价还价?我告诉你。先赎了他们,你才有资格赎你自己。而且我告诉你,你每在我沧浪剑宗多呆一天,我就多收你一百金的赎身钱。所以,你最好赶紧写封家书让我的人给你送回去。不然,我怕时间久了你们家负担不起。”

    殷洪跟别人不同,他不仅没有鄙视胖子,反而露出了一抹欣赏。

    为什么?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他们其实是同一类人。

    胖子没什么好说的,偷看了自己未婚妻一眼,应了一声,然后跟着一群弟子去了专门关押叛逆的地牢。

    接下来的几天,拜山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在第五天,更是湮灭了整个前山驻地。

    经过清点,温良得出了一个令他头皮发麻的数字——八千!

    整整八千人员,虽然其中还有一小半是随从与亲属,但这个数字也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殷洪的预算。

    而这种现象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他们快要没钱了!

    没办法。

    就算将拜山人众对折,那也是四千之众,这么多人,殷洪总不能全部招收吧?

    而每劝退一人,他们就要支付至少十两纹银的遣送费。

    一千个人的话,那就是一万两纹银,相当于一百两黄金!

    这还没算宗门内那些新弟子的日常伙食以及住宿开销。。

    真要计算下来,殷洪都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自穿越以来,他还是头一次嗅到了“贫穷”的味道。

章节目录

外道魔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江湖灾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灾星并收藏外道魔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