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了。”

    殷洪轻轻一笑,一脸自得的道。

    因为就在昨晚,他再次花费了五十点外道魔气进行了五次抽奖。

    而这次,他的运气很好,居然抽中了整整三部武学秘籍。

    这其中,除了一部天级心法“上尚若水诀”以外,还有一部名为“天星十三剑”的灵级剑诀,以及一部名为“聚煞护体玄功”的仙级战技!

    那“聚煞护体玄功”暂且不提,光是一部“上尚若水诀”,其实已经足够他藐视其他的地级功法了。

    当然,这些事情他肯定是不会大庭广众的讲出来的。

    好在,陈书同还有温良他们也也非常的配合,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意思。

    接下来,招新工作再次进入了正轨。

    而因为人数太多,殷洪大幅度的增加了拜山人员录取比例。

    最开始,辛等命格他是看也不会看的。

    但现在,他却是招收了大量的辛等命格之人。

    眼见到掌门招收了很多明显不怀好意的人,温良跟太上长老陈书同都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一个劲的劝说起了殷洪。

    “掌门。那几个刚刚才起过哄,帮那个胖子诋毁我们沧浪剑宗,你怎可将他们收进来?”

    “是啊!掌门!这些人明显没安好心,说不准就是斩风门跟青月坛的奸细……”

    “你不是喜欢招收残废么?把这几个人撤了,我让你多招几个残废!”

    ……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没多久就让殷洪烦不胜烦了起来。

    因为无法告诉众人,他就是想要借助这些人来传播外道魔相,殷洪只能很是憋屈的挥了挥手,提前结束了这一天的招新工作。

    可惜,他这边才气冲冲的回到了中枢大殿,温良便连忙跟了上来“掌门。今天请您务必给我一个交代!您知道今天一天我们招收了多少弟子吗?一百二十四名啊!再这样下去,不要十天,我们的弟子总数便会超过一千!而这其中,还有将近两成居心叵测的奸细!您这是招的哪门子新啊!”

    温良似乎是气坏了,说着,已经是将名册扔到了殷洪的跟前。

    望着身前的名册,殷洪有些腻歪。

    他很想骂温良一顿,但一想到这厮也是好心,他那到了嘴边的脏话便又咽了下去。

    许久之后,他才终于是轻轻的一叹,招呼着温良坐在了他对面的蒲团之上“这样吧。我这里有一套剑法。你哪天悟通了,再来找我。我会给告诉你我所有的秘密。如果悟不通,以后就不要来烦我,可以么?”

    “剑法?掌门!我现在在跟你说宗门的大事,你怎么扯到剑法上去了?你是想岔开话题么?”

    温良才坐下来,脸色便又是阴沉了下来。

    他有些跟不上殷洪的逻辑,觉得这厮肯定是又想糊弄自己。

    “我跟你这么说吧。我现在做的很多事情,没有相应的智慧是没办法理解的。你若悟不通我的那套剑法,则说明你不聪明,既然你不聪明,我又何须与你解释?那不是浪费时间么?你说是也不是?”

    面对温良的质问,殷洪贱贱的笑了。

    他口中的那套剑法,自然就是那部灵级的“天星十三剑”了。

    这部剑法非常的高深而且无聊,他昨夜仅仅是看了一个小时便睡了过去。

    其催眠功效,已经堪比他前世那一部三指厚的高考题库。

    殷洪觉得,连自己这么聪明的人都看不懂的东西,温良肯定也无法轻易看懂。

    而只要他看不懂,自己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便是可以安生一些了。

    “你——好!好好好!剑法拿来!我今夜就将它悟通!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还拿什么搪塞于我!居然敢说我不聪明!我他妈精得跟猴一样好吗?简直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温良瞬间站了起来,涨红着脸,指着殷洪怒极反笑的咆哮了起来。

    他感受到了殷洪的轻蔑!

    这让他倍受屈辱。

    然而面对他的怒火,殷洪却反而露出了一抹得逞,随即随手掏出了一匹灵光闪闪的丝绢,递了过去。

    看到这条丝绢,温良的怒容瞬间僵住了“这……这就是你说的剑法?”

    隐约间,他意识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根据“发光即为至宝”的常识,眼前这条匹丝绢一看就不是凡品,那么它上面承载的武学,又该是何种等级?

    “正是。你不是说要一晚上将它悟通么?快拿去研悟吧!当然,你要是实在看不懂,也可以回来问我。只要你肯求我,并答应我以后不再质疑我的任何指令。作为掌门,我是可以勉为其难的指点一下你的。毕竟,你虽然蠢笨,但是忠心啊!所以啊,我个人还是蛮喜欢你这个人的。”

    殷洪戏谑的点了点,然后扔垃圾一样的将手中的丝绢扔给了温良。

    横竖是抽奖得来的,自己又看不懂,对他来说,也确实跟垃圾没什么区别。

    “这……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可随意拿走!掌门,要不我就在这里研习吧?你放心,我会很安静,不会打扰到你的。”

    温良的态度终于是变了。

    他自然是能够听懂殷洪嘴里的阴阳怪气,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有了这部剑诀,他哪里还有心情去管那什么奸细不奸细的?

    “滚蛋!老子就是嫌你烦才拿出的这套剑诀来打发你。你以为你不出声自己就不碍眼了么?赶紧滚去太上长老那里。明天开山之前,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殷洪的脸瞬间黑了,随即直接一挥手,以掌风掀开了大殿的大门,将门口两个正在打瞌睡的童子吓了一跳。

    温良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在殷洪眼里居然已经讨嫌到了这种程度,当下讪讪的扯了扯嘴角,然后小心的收好了丝绢,退了下去。

    不过,走出大殿之前,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刚刚还说蛮喜欢我这个人……真是虚伪。”

    这一晚,太上长老跟温良果然是没有再来寻他的晦气。

    但另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却是在夜色降临之后,来到了中枢大殿。。

    “掌门。我…我有要事禀报!”

    那是一个女声,轻柔中带着一丝忐忑,正是已经很久没敢跟殷洪照面的李翎羽。

章节目录

外道魔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江湖灾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灾星并收藏外道魔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