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去让厨房再烧一锅!”

    尖嘴猴腮的执勤弟子还算比较聪明,第一时间便是做出了最正确的应对,倒也让殷洪高看了他一眼。

    不过他这边才咬着牙说完这句话,殷洪手中的陶碗已经是直接扣在了他的脸上“这就想要完事?你有些天真了。”

    “……”

    “……”

    静。

    整个场面寂静到了极点。

    之前那些还在叫嚷着的矿工们已经是停了下来,愣愣的望着殷洪的背影,满脸不可置信。

    恍惚间,那个曾经傲立于世,让他们望而生畏的殷洪又回来了!

    “殷洪!你在找死!”

    一把扔掉了脸上的陶碗,抹了抹脸上的米粥,尖嘴猴腮的执勤弟子涨红着脸,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不过咆哮归咆哮,他依旧没有动手。

    收拾一个殷洪不难。

    但之后呢?

    殷洪可以破罐子破摔,不理会宗门长老以及弟子们的看法,但他能吗?

    他又不是李翎羽跟陆剑名,不仅是核心弟子,还修为高绝。

    “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被废去修为之时,已经是先天三段强者。你知道先天三段是什么概念么?那个境界,我甚至不需要动用真气,光凭肉身力量就可以将你捏死!”

    殷洪轻轻的笑了,一把掀飞了身前的桌案,恶狠狠的贴近了那人的右耳,以一种只有他们二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那尖嘴猴腮之人立刻僵硬在了原地。

    若不是殷洪主动提起,他甚至已经忘记,眼前的这个人,其实乃是一个曾经进入过先天境界的强者。

    而先天与凡武最大的区别,就是肉身的强度!

    正所谓“不入先天皆蝼蚁”,他不过是一个五品的武者,就算有真气在身,又哪里能够撼动一位先天?

    当然,这里的“先天”指的是一位全盛状态下的先天。

    殷洪经过了这两年的非人折磨,其实早就已经不具先天之体了。

    只不过,以那尖嘴猴腮之人的见识,根本想不到这点。

    “你……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不敢再与殷洪对视,尖嘴猴腮之人大脑一片空白,问出了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我只是想要吃口饱饭而已,难道你看不出来?”

    讽刺的一笑,殷洪从旁边蒸笼内拿起了一颗馒头,默默地走向了远处。

    接下来的时间里,再没有人敢招惹殷洪了。

    唯有姜小白,在领了馒头跟米粥之后小心的靠了过去“师兄,你太冲动了。现在可是非常时刻,咱们应该低调。”

    这是姜小白头一回埋怨殷洪,让殷洪意外的同时也不由得有些好笑“低调有个屁用。陆剑名都没来,做给鬼看么?你也无须太过担心,一切目前都还只是为兄的猜测,陆剑名肯定不会这么快就出手的。”

    说着,殷洪轻轻的拍了拍姜小白的肩膀。

    姜小白露出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他只是老实而已,又不是傻,陆剑名究竟什么时候出手,又哪里是他们说了算的?

    就算只是猜测,可一旦落实,自己可是要死掉的啊!

    一件关系到自己生死的事情,恐怕发生几率再低,也足够当事人惴惴不安了。

    下午,再次进入矿洞,殷洪总算是完成了自己的采矿任务。

    另外,外道魔体的八道脉门也已经镶满了灵石。

    在那之后,他便是熄了自己的矿灯,搜寻着记忆,演练起了沧浪剑宗的绝学。

    普通人在施展武技的时候,都是依靠着丹田真气,而他,却省去了真气流转的过程。

    外道魔体太神奇了,当他演练武技的时候,外道魔体的丹田会有无数的细长的真气丝线连接到他的各处经脉。

    因为是由丹田直接导出真气,他的每一招都流畅到了极点,威力也有很大的提升。

    夜幕渐渐降临,因为真气的导入,殷洪的肉身有了些许复苏的迹象。

    隐隐的,他的肌肉开始了呼吸一样的缩胀,就好像是一条条蜈蚣在他的身上爬行一样。

    如此往返多次,才终于是恢复了常态。

    不过这时,殷洪的肉身已经不再似先前孱弱了。

    虽然距离先天之体尚有一些距离,但在后山,已经算是有了些许自保之力。

    “师兄……陆剑名没来……”

    排队上交灵石的时候,姜小白一面打量着前方的执勤弟子,一面小声的开了口。

    前些日子,陆剑名与李翎羽都是成双成对的出现,但现在,李翎羽是来了,陆剑名却不见了踪影。

    殷洪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姜小白,而是默默地上交了灵石,穿过了灵力法阵。

    眼见着殷洪居然采够了灵石,李翎羽不禁秀眉紧蹙了起来。

    她此来,正是要来寻殷洪的晦气,却不想殷洪带着伤都完成了采集任务。

    “等等!你今天采到的灵石,灵气似乎还是很弱啊!”

    突然,她叫住了殷洪,从灵石袋中拿出了一块殷洪采集的灵石。

    她这也算是活学活用了。

    而看到这一幕,周围的执勤弟子们也都是幸灾乐祸的笑了。

    他们知道,李翎羽这是要强行找殷洪的麻烦了。

    “李翎羽!你还是直接出手吧。要么打我一掌,要么刺我一剑。玩这些幼稚戏码,实在是无趣得很。”

    殷洪冷冷一笑,很不客气的道。

    “这可是你说的!”

    李翎羽的眉头立刻倒立了起来,说完已经一掌拍了过去。

    先天对废体,殷洪理所当然的倒飞了出去,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不过,因为李翎羽控制了力道,他并未昏厥过去。

    “现在打都打了。回答我一个问题吧。为什么你会如此的恨我?难道仅仅是因为李长老的死?”

    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殷洪一脸愤懑,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

    这也是另一个“殷洪”的不解疑问。

    两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就算其中一人杀掉了另外一个的至亲,也不该恨到这种程度。

    他觉得这事应该还有某些猫腻。

    不管怎样,趁着这个李翎羽还没被陆剑名害死,他要问出一个答案来。满足自己好奇心的同时,也告慰另外一个“殷洪”的在天之灵。

    “不明白么?不明白最好了!你给我记住了!只要你一天不死,我就会不停的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翎羽的脸色变了变,但随即,便是一脸阴狠的冷笑了起来。

    说完,她豁然转身,离开了后山。

章节目录

外道魔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江湖灾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灾星并收藏外道魔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