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你有灵石……好!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从现在开始,我给你一刻钟时间去找你那些遗失的灵石。找到了,今次责罚全免。找不到,刑罚翻倍!”

    李翎羽讽刺的笑了起来。

    她以为殷洪是在作最后的挣扎,挥手间已经是让那群执勤弟子松开了他。

    阴鸷的扫了她一眼,殷洪没有说话,只怒气冲冲得冲进了矿洞。

    李翎羽是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幕,但十息之后,她却是愣在了当场。

    因为仅仅十息,殷洪已经是捧着一堆闪亮的灵石重新走出了矿洞。

    “这不可能!我明明检查过了,矿洞里已经没有灵石了!”

    之前脱掉了殷洪裤子的那个执勤弟子惊叫了出来。

    其他的执勤弟子也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他们当然想不到。

    因为这些灵石根本就是从外道魔体身上取出来的。

    “哼!你们自己是什么德行自己不知道么?说是检查,还不就是随便看上一眼?矿洞坍塌,很多灵石都被压在石头下面。你们就这么一眼扫去,怎么可能发现?”

    殷洪冷冷的笑了,以一个得胜者的姿态将那些灵石扔到了李翎羽的面前“现在,可以放我离开了吧?”

    李翎羽恨恨的沉默了起来,愤怒的望向了那些个执勤弟子。

    那些执勤弟子被她一瞪,立刻鹌鹑一样的低下了头,满脸都是忐忑与不安。

    但就在此时,一道男声自远处响了起来

    “等等。你这灵石不对,灵气太弱了。”

    开口之人是一个青衣男子,二十岁上下,长相英俊,但一双狭长的凤眼,却无时不述说着他的刻薄。

    “陆剑名!你这是没事找事!”

    认出眼前之人,殷洪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气。

    根据“殷洪”的记忆,这个名叫“陆剑名”的男人,正是害的他继承了一副废体的罪魁祸首!

    同时,也是与魔教圣女勾结,杀害李翎羽祖父的真凶。

    “你看出来了吗?我还以为以你的智慧,看不出来呢。”

    陆剑名戏谑的笑了。

    而随着他的调侃,李翎羽的脸色终于好看了许多。

    至于周围的执勤弟子们,则是纷纷暗自松了口气,再次哄笑了起来。

    “笑?你们大可笑得再大声点!”

    “但等陆剑名与魏莺莺里应外合灭掉沧浪剑宗的那一天,我会笑得比你们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大声!”

    殷洪终于是爆发了出来。

    他的话没有对李翎羽等人造成什么影响,他们依旧是满脸讽刺的望着他。

    但陆剑名,却是脸色一变,陡然拍出了一掌“时至今日,还敢信口雌黄!找死!”

    话音未落,殷洪已经是被掌风袭身,倒飞了出去。

    昏迷之前,他隐约听得李翎羽温柔的说了一句“师哥息怒。他胡言乱语也不是一两天了,就是想要离间你我的感情,我是不会上他的当的。”

    贱人!愚蠢!

    ……

    不知道过了多久,殷洪终于是醒了过来。

    入目,已经不再是荒芜的山野,而是一间破旧的竹屋。

    “你醒了?桌上有两个馒头,吃点吧。”

    竹屋的门口,听到了屋内的动静,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

    这人名叫张天意,算是殷洪的室友,听说曾经做过外门执事长老,不过后来犯了事,所以被戒律殿废了修为,罚到了后山做矿工。

    至于说具体犯了什么事,要受到这样的惩罚,“殷洪”没问过,也没打算问。

    因为过去对他们这群人来说,已经是没有任何意义了。

    “张师兄。多谢了。”

    吃着馒头,喝着旁边的清水,殷洪由衷的向着门口的张天意道了声谢。

    “唉!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又何必继续招惹陆剑名?你可知他的那一掌,是可以打死你的。”

    张天意终于是站了起来,默默地走进了屋子,叹道。

    他比殷洪年长二十岁,很多事情都已经看开了,所以对于殷洪前天的作为非常的不解。

    “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激动。不过这也是好事。”

    殷洪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随即,却又是微微的勾起了嘴角。

    “好事?你不会是被陆剑名打傻了吧?”

    张天意迷惑了,看向殷洪就仿佛是看待一个神经病。

    对此,殷洪只神秘一笑,然后再次躺到了自己的床榻之上。

    这当然是好事!

    因为以前那个“殷洪”,其实也曾在大庭广众之下怒斥过陆剑名与魏莺莺有染。

    那个时候,陆剑名都只是一面讽刺,一面命令下面的师弟们变着法的折磨他。

    但现在,陆剑名居然突然暴躁了起来,不仅是大打出手,连真气,都差点脱离束缚。

    殷洪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家伙心里有鬼了!

    他不知道陆剑名将要做什么,又会对沧浪剑宗造成怎样的危害,但他知道,沧浪剑宗在不久的将来,必定会迎来一场大乱。

    短则数月,长则一年,绝对不会太久。

    而那个时刻,也将是他离开沧浪剑宗的时候。

    第二天,殷洪再次回到了矿场。

    李翎羽做得很绝,哪怕他伤势未复,依旧是让人将他拖到了矿场。

    但她不知,这其实正好遂了殷洪的意。

    因为经过两天的修炼,殷洪那外道魔体内的灵石已经被消耗一空了!

    有着先天三段的底子,殷洪的外道魔体的进步只可以用神速来形容。

    短短两天,他便已经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变为了一个四品武者。

    一切水到渠成,根本没有瓶颈。

    而这,可是外门弟子们的平均水平。

    “殷洪师兄,这些你拿着。如果不够交差,我之后再给你补点。”

    走到了矿脉的深处,殷洪正要开始挖矿,一个矮瘦的矿工小心的走了过来。

    这人名叫姜小白,是一个受罚服役的外门弟子。

    他与殷洪不同,熬过三个月便能重回外门,继续修炼。。

    这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因为曾受殷洪指点剑术,一直对殷洪心怀感激。

    眼下见着殷洪带伤来到了矿场,唯恐他体力不足,无法完成开采任务,所以无私的拿出了自己之前开采出来的灵石,想要帮助殷洪渡过此次难关。

章节目录

外道魔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江湖灾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灾星并收藏外道魔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