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睿爵收了脸上的嬉皮笑脸,难得严肃起来。

    “这老爷子,退位这么多年好好颐养晚年不好吗?这么不安分,什么事情他都要操心。现在都9102年了,还当这是几十年前他只手遮天唯我独尊的年代?也不想想他再折腾还能折腾几年?”

    话隐隐约约带着几分逾越,有那么一点老爷子活不了几年的意味,不过却也是事实。

    纵然老爷子能够长命百岁,但是他们还都年轻的很。

    他们这一辈人才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好么。

    薄景川面无表情,沈繁星也没有丝毫波澜。

    仿佛根本没有听懂老爷子这话中的意思。

    薄岳林带着薄老爷子往前走,记者们跟在他的周围,企图想要得到更多的消息。

    最后距离他们的安检队伍越来越近,老爷子停下脚步,冷眼看着他们这群人。

    记者们站在一旁,看看薄景川一行人,又看了看老爷子,一时间静在那里,静静等着这祖孙两个能擦出什么火花来。

    作为关系不错的两家人,殷睿爵还是出于礼貌跟老爷子打了一声招呼。

    “老爷子好!”

    然而作为长辈的老爷子却只是冷哼一声,并没有给他好脸色。

    殷睿爵挑挑眉,一幅大大咧咧的样子,也不在意。

    转眼扫了一眼周围的记者,突然清了清嗓子,叹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我突然想吟诗一首~~”

    突然文绉绉的话霎时间把众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沈繁星嘴角扯了扯,这逗比,又要耍什么宝?

    “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流,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huan)!看!今!朝!”

    最后一句朗诵地字正腔圆,甚至还展开双臂,今朝二字直接引向一旁的薄景川和沈繁星身上。

    薄景川“……”

    沈繁星“……”

    记者“……”

    老爷子气的嘴角的胡子剧烈地颤了颤。

    活这么久连首词都听不出来那他也是白活了。

    这个臭小子,无非就是在说他思想陈旧,早已经成了过去式,他现在,比不得他们了?

    看着没个正经,居然还学会用这种方式讽刺他了!

    老爷子怒瞪他,“看今朝?好啊,我就好好看看,你们这些风流人物,到底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这中气十足的声音掷地有声,殷睿爵咧了咧嘴,看着老爷子怒气冲冲的往前走去。

    “哎老爷子,贵宾安检通道在这里,前面没路了。”

    老爷子身子果然停下了。

    真是被气糊涂了。

    殷睿爵笑了笑,长腿跨了两步,开始接受安检。

    私人飞机也需要飞行航线,随是国内飞行,但是国际峰会期间,安全隐患方面更是比往日严格一些,所以所有人都需要接受安检检查。

    殷睿爵是最后一个通过安检的,老爷子再生气,此刻也没有办法好好修理他。

    过了安检,他们便直接上了飞机,在飞机上等待起飞。

    薄景行被殷睿爵逗的捂着肚子笑了半天,现在整个飞机都是他的笑声。

    “卧槽殷睿爵你他妈有毒吧,好端端突然想要吟诗一首……卧槽!别玷污人家文学好吗?从你嘴里出来怎么真这么搞笑!”

    殷睿爵咬牙切齿,“老子最起码还会背!今天也很恰到好处的学以致用了好吗?你有什么资格嘲笑老子?”

    “哎呦卧槽,您真是绝顶聪明,到现在都会背,我要不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学语文老师啊,估计他老人家都能感动哭。”

    “不用你告诉,一会儿新闻出去,还怕老师看不到吗?”

    “噗……尼玛,老子要被你笑死了!滚滚滚,离我远点儿!老子还想再活五百年!”

    沈繁星本来心情还有些郁闷,被薄景行在机场笑了半天,兴致实在不高,结果看到殷睿爵和薄景行两个人胡闹,心情难免被影响。

    转头看着他们耍宝,忍不住掩嘴笑看着他们闹。

    薄景川似乎是习惯了他们今天这样的闹腾,侧着脸,视线全部都在沈繁星身上,

    粉色的装扮,看着温软又可爱。

    他最近格外喜欢她的反差萌。

    在外人的眼里,一幅清冷淡漠,手腕强势凌冽,不易接近的女人,在他面前却温软的不像话。

    善解人意,聪明伶俐不说,抱起来又软又香,反差实在太大。

    在他的眼里,沈繁星这个女人天下无敌最可爱。

    到底可爱到什么程度,就像最近的每次一样,连给她挑衣服的风格都大变特变。

    薄景川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中了这个叫沈繁星女人的毒,被她迷的七荤八素。

    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现在对她的态度,完全就像是在养一个宝宝一样。

    宝宝多可爱,想把一切可爱的东西都给他们。

    薄景川对沈繁星,如今就是如此。

    习惯了薄景川的沉默寡言,薄景行和殷睿爵在飞机中间的走廊里玩闹,看到自家亲哥那副痴汉的样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真是太不像话了。

    这哪儿为了生活去当小白脸啊?

    这完全是被妖精给迷住了哇!

    也不怪爷爷以前老是说他被女人给迷惑了。

    现在看来,可不是吗?

    啧。

    以前多禁欲不识人间烟火的人啊。

    现在……

    人都是会变的。

    薄景川盯了沈繁星良久,越看越觉得可爱,突然伸手抓住了沈繁星胸前垂下来的带子,用力一捏。

    “吱——”

    沈繁星脸色一僵,转头,却见薄景川一双漆黑的眸子正盯着她头顶竖起来的兔子耳朵,一脸发现新大陆的新奇表情。

    表情没有太大的浮动,但就是那么明显。

    兴味十足。

    “你……”

    沈繁星又气又羞,脸色涨红。

    结果个薄景川又捏了两下,看着兔子儿子落下来又升上去,脸上的笑意更浓,如今再搭配上沈繁星绯红的俏脸,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飞机上的几个人闻声都起身转头朝他看了过去,却见薄景川此刻侧着身子,像是个欺负良家妇女的“流氓”一样,捏着人家的兔子耳朵,逗的女人满面羞红。

    众人“……”

    真是活久见。

    沈繁星挨不住他们几个人的视线,伸手将头顶的帽子扯了下来。

    看了看那帽子上还画着一张兔子脸,嘴角抽了抽,塞到了薄景川的怀里。

    怎么想的,给她准备这种东西?

    没了可把玩的,薄景川收回视线,在周围淡淡地扫了一圈儿,客舱里所有人都默默坐回到了座位上。

    其实不止薄景川有太多自己没有察觉到的事情。

    就连沈繁星,也是如此。

    以前她会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现在,被薄景川变本加厉的宠着,一些事情早就潜移默化有了改变。

    性格不再像以前那么清冷,一些事情,她也学会了不去在乎,更学会了不去理会。

    更甚至,她做事可以不用顾虑那么多,因为有遗漏的地方,薄景川自会帮她补上。

    其实在不知不觉间,她早就开始依赖薄景川。

    只是薄景川想要的更多罢了。

    也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也许真的是因为薄景川肆无忌惮的惯宠和纵容,她现在,也可以没有丝毫压力的耍些小脾气了。

    这些,她知道,但是绝大时候又不知道。

    然而这一切的改变,都只是,往彼此最期盼的方向在变。

    尽管被薄景川逗弄,心情有些抑郁,但是一路上薄景川对她事无巨细的照顾,早就让她那点小情绪烟消云散。

    到达h市是在两个小时之后。

    沈繁星在飞机上睡了一会儿,现在精神的很。

    因为h市的温度怡人,没了围巾,帽子,沈繁星一时间轻松不少。

    臃肿的外套也换成了焦糖色的呢子风衣,所以她那张脸,格外的好认。

    再加之她旁边跟着的几个格外出挑的男人,一时间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刚刚到了出口,更是被记者围的水泄不通。

    面对记者,沈繁星早就恢复了往日里一幅清冷淡漠的样子,被薄景川护在怀里,面无表情地往前走。

    提问无非就是千篇一律,询问沈繁星对星辰国际的预估价值,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还有就是网上对薄景川的评价,以及他卸下薄氏财团执行长之位,现在以沈繁星伴侣的身份参加国际峰会的感想。

    这些问题,统统石沉大海。

    关于身后殷睿爵,尚卿墨,厉庭深等人,现在更是一个个冷着一张脸,让一众记者都望而却步。

    其实说实话他们做记者的,也就只能找点儿软柿子捏。

    尚卿墨,厉庭深等人的新闻,他们是万万不敢得罪的。

    如果不是薄景川现在被薄家赶出来,在网上的风评不好,他们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追着他采访。

    机场停车场早就有司机在等着了,几个人安全坐上车,直奔酒店。

    沈繁星惦记着这h市的特色小吃,薄景川没让她出去逛,直接让俞松把这里的特色几乎都带了回来。

    期盼很美好,结局很被悲惨。

    沈繁星完全不适应这里的口味,本来不孕吐的她,现在抱着马桶吐的天翻地覆。

    这完全便宜了薄景行和殷睿爵一行人,看着满满一餐桌的东西,两个没良心的吃的格外的欢。

    导致薄景川最后冷着脸连桌子带人都扔出了房间。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沈繁星才好一点。

    她出来的时候,薄景川正冷着脸站在窗边打电话。

    “现在马上过来,不然以后你也别当医生了。医院也别要了!”

    “吐的很厉害,在吃东西之前,h市的……不卫生?”

    他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有给俞松拨通了电话,“那些东西都从哪些餐厅买的,关了,通通关门……”

    与此同时,房间门被敲响,薄景川挂断电话,转头看到沈繁星,拉着她到沙发上坐下,完全没有给沈繁星说话的机会,一语不发地冷着脸去开门。

    门外站着将近十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现在还上气不接下气。

    “看!”

    几个人陆陆续续涌了进来。

    酒店定的是高档套房,偌大的客厅现在显得格外拥挤。

    众人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沈繁星,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他们来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病人”的病情。

    病人孕妇。

    症状呕吐。

    这让他们怎么查?

    大部分孕妇都经历的孕吐现象。

    他们查出来又能怎样?

    “太太,请问您以前有过不适吗?”

    沈繁星摇头,“我没有别的事情,每次孕检结果都很健康。”

    薄景川冷脸,“是不是食物中毒?或者餐厅不卫生?”

    房间的门还没关,殷睿爵和薄景川正在门口围着桌子大快朵颐。

    医生们看了他们一眼,指着他们说道

    “先生,您说的食物是他们正在吃的那些啊?”

    薄景川转头看过去,脸色一沉“……”

    “如果是那些的话,应该……不会食物中毒,如果不卫生的话,反应也不会这么快……”

    “那她刚刚吐的很厉害是什么原因。”

    医生们面面相觑,手里拿着沈繁星历来的体检报告,犹豫了半天,才缓缓道“就是怀孕的正常反应。”

    薄景川“……”

    薄景行这个时候叼着一口西湖醋鱼走了进来,手里拿了根香蕉,递给了沈繁星。

    随后对着薄景川说道“看你大惊小怪的,顶多就是口味不符嫂子的胃口嘛!嫂子现在喜欢吃酸吃辣,这边的东西都偏甜骗腻,你这动静,让你们在这儿待两天,岂不是要把整个h市都重新翻整一遍?”

    一旁的医生们连连点头,“是是是,就是口味问题。”

    薄景川还是不依,“她以前没有这种情况,几乎没有孕吐。”

    医生道“这个没有固定说法的,有的孕妇一整个孕期都不会有孕吐反应,有的孕妇整个孕期都有反应……”

    沈繁星接过薄景行的香蕉,剥开吃了一口,味道出奇的不错。

    薄景川皱眉看向她的时候,她手里的香蕉都已经快吃完了。

    薄景川“……”

    医生们尴尬地互相对望一眼,“……太太身体很健康,先生您可以考虑做些她喜欢吃的东西……”

    最后医生们纷纷离开,薄景行给了薄景川一个极具嘲讽意味的笑,被薄景川踢出了房间。

    再反观沈繁星,仿佛刚刚吐得天昏地暗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样。

    但薄景川还是松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捏了捏眉心。

    要么不折腾,要么折腾起来真是要人命。

    他从头到尾的紧张,沈繁星都看在眼里。

    见到他这样,她起身走到他身边,整个人窝进了他的怀里,仰头在他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薄景川垂眸看着她今天难得乖巧的样子,实在无奈的紧。

    “要人命的小妖精。”

    我能被标题笑死,这两天接连被屏蔽,编辑大大还告诉不要标题党,所以这个标题绝对不会出错。4300。因为快要结局了,所以控制不住想让他们多恩爱一点,然后没控制住又写多了~~勿喷,因为作者是个善良柔弱美丽可爱的仙女。

章节目录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楠楠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楠楠李并收藏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