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繁星咧了咧嘴,这个梗是过不去了。

    不过他当初确实没说错,她最后还真成了土匪的夫人。

    还是心甘情愿当的。

    抬起手扯了扯脖子上的粉色围巾,露出一张被捂得粉腾腾的脸,她有些尴尬地对面前几个人笑了笑。

    “你们好。”

    机场内的温度其实跟外边已经有了很大的温差,薄景川看她那张粉扑扑的脸,将她拉到怀里,抬起手,将她的围巾往下整理了一下,又把她头顶那顶粉色的兔耳朵毛绒帽子往后拉了拉,被捂得严严实实的光洁额头终于露出来些许。

    沈繁星终于解放一般吐了一口气。

    见惯了沈繁星往日强势清冷的样子,看到她这个样子的其他几个男人在暗暗欣赏了沈繁星如今如此天壤地别的变化之后,都将视线移放到了薄景川的身上。

    果然是个强大到變態的男人,能把传说中的打脸女魔头养成一只粉嘟嘟的胖兔子,一般人绝对没有这个本事。

    殷睿爵往往是最不安分的那个,看到沈繁星,笑眯眯地往前凑了凑。

    “嫂子,你真是太强了,一年时间,居然能收到国际峰会的邀请函那什么,还却腿部挂件吗带我一个怎么样”

    沈繁星挑了挑眉,“难道你们只是来送行的”

    殷睿爵噎了噎,他们自然也是去参加国际峰会的。

    “自然也是去参加国际峰会的,不过我是发自内心想要当你的挂件的。”

    又是一个土豪。

    沈繁星撇撇嘴,“我可以考虑这次把你挂在飞机上当挂件上。”

    薄景川在旁边任由殷睿爵皮,听到沈繁星的话,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我同意。”

    殷睿爵一脸伤心欲绝,翘着兰花指,半掩面,泫然欲泣,“你们真是好狠的心啊”

    沈繁星眉心跳了跳,这个男人真会作妖。

    周围驻足围观的人都被殷睿爵这相差甚大的举动逗得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是幽默风趣的男人。

    身后几个男人似乎都习惯了殷睿爵这种冷不防的样子,个个面无表情。

    意识到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甚至看到几个记者都要跃跃欲试冲上来,薄景川脸色黯了黯,低声道

    “先上飞机吧。”

    而正在此刻,一道声音突然响彻整个大厅。

    “哥哥哥嫂子嫂子嫂子亲哥,亲嫂子你们等等我”

    这声音,让沈繁星转过身,看到不远处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朝着他们的方向用力挥手。

    郝然是薄景行那厮。

    沈繁星惊讶地长大了嘴巴,仰头看向薄景川。

    “你别告诉我,景行也有自己名下的企业”

    薄景川勾了勾唇,“你猜”

    她猜她

    眉心一动,嘴巴缓缓抿起来,脸色不大好看了。

    她现在是很好逗的吗

    一有机会就看她笑话。

    殷睿爵看到沈繁星的脸色变化,转头看向薄景川。

    眼神薄哥你完了,你惹嫂子生气了,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思及此,他还拿出手机,凑到了沈繁星面前。

    “嫂子,这里有卖搓衣板,方便面,键盘,甚至钉子板的,请问你想要用什么惩罚薄哥,我立即订购让人送过来。”

    钉子板还有这东西

    沈繁星一时好奇,低头凑过去打算去看看。

    结果殷睿爵突然惨叫了一声,双腿冷不丁弯了一下,差点跌倒在地上。

    这众目睽睽之下,万一真倒在地上,可真是不太符合他今天格外帅气的外表和强大的气场啊。

    沈繁星疑惑地抬头望去,发现是薄景川这厮一脚踢在了人家的腿弯里。

    不过也是,谁让殷睿爵当着他的面给她出馊主意。

    这个时候薄景行终于提着一个小型行李箱跑了过来。

    确认自己赶上大部队,他长长松了一口气,“终于赶上了。”

    说完一脸控诉地瞪着薄景川,怒道“哥昨天晚上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也去,给我算个座位,你今天怎么能不等我呢”

    薄景川冷飕飕看他一眼,“今天你要不把飞机上的座位坐个遍,我就把你从飞机上扔下去。”

    薄景行扁了扁嘴,泫然欲泣。

    兰花指,半遮面,“你真是好狠”

    “啪”地一声,脑袋上被薄景川盖了一巴掌,声音戛然而止。

    薄景行眨了眨眼睛,一巴掌被盖安分了。

    揉着脑袋转身,抬头间无意扫到旁边的“粉色胖兔子”,脸上一时间闪过一抹嫌弃,视线转移,当看到“胖兔子”那张脸的时候,神色一愣。

    忍不住凑近几分,仔细盯着她那张脸看了半天,才惊恐地瞠大了眸子。

    片刻又蹙起了眉头,之后又鼓起了腮帮子,最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哎呦卧槽,嫂子你怎么成这幅样子了兔子好大一只粉色的大胖兔子呀哈哈哈哈”

    沈繁星脸色瞬间一黑,冷眼看着薄景川笑的要岔气的样子。

    众人都察觉到了沈繁星身上的气息变化,默默地看了一眼那个笑的不知死活的薄景行,又默默地退后了几步。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沈繁星要爆发,薄景川要动手的亲自揍人的时候,薄景行更是不知死活地凑到沈繁星面前,指着她头上的帽子,最后伸手握住了沈繁星身前的帽子挂件。

    众人正在为他捏一把汗的时候,就见薄景行用力握了一下手中的帽子挂件。

    “吱”

    偌大的机场一片寂静。

    众人都惊讶地看着薄景行旁边的沈繁星。

    视线齐齐放到了沈繁星头顶上,那只随着声音陡然竖起来的毛茸茸的耳朵。

    静。

    万籁俱静。

    所有人都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只觉得太新奇,新奇到不知道这种新奇的东西放到沈繁星的身上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什么后果。

    沈繁星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离开家之前,从头到尾,围巾是薄景川亲自给围的,帽子是薄景川亲自给戴的。

    她只是站在那里任由他为所欲为,至于围巾长什么样子,帽子长什么样子,她完全不知道。

    是的,她信任依赖薄景川已经到了如此盲目的地步。

    一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不对劲,包括周围所有人的反应,都不对劲。

    她蹙了蹙眉心,眸子转向旁边的薄景川。

    却见薄景川此刻的表情也是难得的惊讶。

    这都是什么表情

    几秒的寂静,仿若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然而始作俑者薄景行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看着那只耳朵真的如他预料之中的支棱起来,开心的不能自已。

    “哈哈哈,没想到嫂子你真的喜欢这个啊哈哈哈”

    他笑着,伸出另外一只手,将沈繁星另外一边的帽子挂件也捏住。

    结果一左一右地前后使力。

    “吱”

    “吱”

    “吱吱吱吱”

    一连串的“吱吱”声从若大的机场接连不断的响起,沈繁星头顶的兔子耳朵,也随着声音,扑棱扑棱地跳动着。

    “”

    “”

    “”

    就算沈繁星再不知道自己的帽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到薄景行的动作,也差不多知道了这个原理。

    她沈着脸抬手打了一下薄景行的手,然后握住了其中一个挂件,用力捏了一下。

    “吱”

    头顶传来一种微妙的感觉。

    沈繁星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哈哈哈”

    薄景行捧着肚子笑的前俯后仰。

    “嫂子你该不会不知道这帽子还有这功能吧”

    沈繁星看向薄景川,薄景川眼睛盯着她头顶支棱起来的兔子耳朵,漆黑的眸子里被她捕捉到一抹隐晦的新奇。

    再侧头看看身后几个身姿挺拔,气质矜贵的几个男人,他们显然也同样一脸新奇惊讶的样子。

    她转头看向薄景行,“你怎么知道”

    薄景行道“这有什么新奇的,这帽子最近多火热呀,晚晚都有一个”

    晚晚

    一个才几岁的娃娃有一个

    沈繁星抬头看向薄景川,眸子里全是控诉。

    然而薄景川不动声色的表情里,这个时候却多了几分兴味。

    这个小插曲,让周围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刚刚被这几个男人气场震慑住的情绪此刻也变得轻松起来。

    “原来那是沈总啊,怎么这么可爱”

    “薄二少性格好开朗哦,长的又帅,人又风趣幽默,跟他在一起肯定会很好玩儿的。”

    “旁边那几个人都很帅啊,而且也很萌啊,刚刚那帽子会发声还会竖耳朵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吃惊的表情简直萌死人啊”

    “不过,他们聚集在一起是要干什么去这么大的阵仗。”

    有人提出疑问,一旁的记者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朝着沈繁星等人跑去。

    几个人最终没有来得及走,便被围的水泄不通。

    俞松派人将一众人都安全保护起来。

    薄景川将沈繁星揽进了怀里,冷眼看着那些记者。

    “沈总,请问您几位现在聚集在机场,是因为要去哪里吗”

    沈繁星没说话,殷睿爵伸手不知道抄了哪家的话筒,一本正经地咳了两声,道

    “你们不知道我嫂子这是受邀到h市参加国际峰会”

    众人自然是刚刚知道这个消息,忍不住一阵低呼。

    “受邀参加国际峰会我的天,就一年时间”

    记者继续追问,“那么薄景川先生这次去是个作为伴侣出席吗”

    作为伴侣出席

    出席公共场合,携个男伴女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如今薄景川的名声就是小白脸倒贴,沾着沈繁星的热度蹭上国际峰会,又把史上第一小白脸的位置坐实了。

    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什么这么成功的小白脸了。

    沈繁星没有说话的机会,薄景川眉眼淡淡,根本不为所动。

    殷睿爵却佯装没有听懂记者的弦外之音,理所当然道

    “我薄哥当然是嫂子的伴侣,孩子都有了,后悔也晚了,还能咋滴,凑合过呗。”

    “”

    显然殷睿爵这话又挨了薄景川一脚。

    殷睿爵忍着疼面对镜头强颜欢笑。

    薄景川却揽着沈繁星率先朝着安检口走了过去。

    一行人也都陆陆续续跟在了后面。

    殷睿爵见他们都走了,也连忙将话筒扔进了记者堆里,跑着追上了队伍。

    没有得到任何有意义的新闻,记者们却在不远处看到了薄岳林和薄老爷子。

    两个人站在那里,正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他们连忙朝着二人跑去。

    “薄老董事长,请问您这次是去 h市参加国际峰会吗”

    “我们刚刚得知消息,星辰国际沈总也收到了国际峰会的邀请函,请问你知道这个消息吗对于她国际峰会上的具体排名,您知道大概排在多少位吗”

    “对薄景川先生此行作为沈总男伴参加国际峰会这件事情,您又作何感想”

    几个问题似乎正好戳到老爷子的痛点,只见他脸色阴沉着开口。

    “沈小姐魄力惊人,商业手段高超,能有现在的成绩,不足为奇。我想这次的国际峰会上,她必定是今年的超级新秀。至于具体排名,我不知道,也跟我没有关系,但是短短时间闯进全球经济巅峰的末尾,已经算是不可超越的奇迹。至于薄景川作为他男伴出席的事情我没有什么感想。不过堂堂一个大男人跟着一个女人蹭上国际峰会这种事情,哼,他如果不觉得丢人,我也佩服。”

    口口声声说跟他没关系,不知道,没感想,但是却句句都是对沈繁星和薄景川的不屑和讽刺。

    记者们何等会钻牛角尖,到时候新闻该怎么写早就有了腹稿。

    “那么你作为长辈,更作为国际峰会举足轻重的前辈,对沈总这位商界新秀有什么话要说吗”

    薄老爷子眸中已有不耐,但却还是说道

    “太年轻,难免轻狂骄奢,最好脚踏实地别走什么歪路参加一次国际峰会的确是件骄傲的事情,不过,且行且珍惜吧,这次能够高调参加,下次就不一定有这个机会了”

    这话,不仅记者听出了什么猫腻,就连前方几人正在过安检的几人,都知道老爷子这话的意思。

    这次的国际峰会之后,他会下功夫打压沈繁星,再无让她参加第二次峰会的可能。

    几个大男人的反差萌,还有我繁星大宝贝实在太可爱了晚安各位大宝贝

章节目录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楠楠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楠楠李并收藏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