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这个时候,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结婚还不是好时机,再等等。”穆婉说道。

    这个答案,项上聿不喜欢。

    他拿回了手边的杯子,把里面的酒都喝了,幽幽地看向穆婉,没有掩饰眼中的气恼。

    穆婉看出来了,没有看他,但是给他夹了一块红烧肉。

    他把红烧肉从碗里夹了出来,丢在了桌子上。

    穆婉笑了。

    项上聿拧眉,“你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和华锦荣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和兰宁夫人的事情还没有完,我觉得应该密切注意兰宁夫人的动作,免得有些国家找麻烦。”穆婉说道。

    “已经安排人在盯着,好好吃饭吧。”项上聿沉声道。

    穆婉低着头吃饭。

    当天晚上穆婉住在了湖边小院,项上聿没有留下来,走的时候还是阴沉着脸色。

    穆婉坐在湖边,静静地看着夜色。

    她很喜欢这种微凉的感觉,心里会非常的平静,也能让脑子放空,好好的休息。

    吕伯伟坐在了穆婉的对面,给穆婉倒上了温水,“晚上不要和茶叶水,容易睡不着。”

    “嗯。”穆婉应道。

    “现在你的心里想的是谁?”吕伯伟问道。

    穆婉扯了扯嘴角,眼圈有些发红。“总统府里,也有一片湖,比这个大很多。我记得,我去总统府的第二年,看到邢不霍总是喜欢坐在湖边,他说湖边安静的环境下,容易让他想清楚很多事情。”

    吕伯伟明白了,穆婉心里并没有完全放下邢不霍。

    想想也对,她和邢不霍才离婚没有多久,爱的越深,伤害也会越重,也会更加难以忘记。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一杯水满了,如果不把之前的水倒掉,无法加入新的水。”吕伯伟说道,给自己倒上一杯水。

    “你还会重新恋爱吗?会再爱上别的女人吗?”穆婉问道。

    “现在的状态里,是不会恋爱的,我心里有她,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但是作为过来人,什么事情都不能太绝对,时间是很好的东西,会平复伤口,会忘掉伤痛,甚至忘记曾经爱人的样子,我爱她的时候全力以赴,但是有时候,缘分就是这样奇妙。”吕伯伟模棱两可地说道。

    穆婉明白了吕伯伟的意思,看着湖面,湖面倒映着灯光,随风又荡漾起带着光泽的波澜。

    “后来……”穆婉又开口,眼神变得幽远了起来,“我在白雅那里发现了,白雅也喜欢去湖边,去钓鱼,去思考事情,去睡觉,她的故事我听过不少,在湖边她和顾凌擎有很多美好的回忆,顾凌擎消失的那几年,白雅就靠着回忆支撑着。”

    穆婉的眼圈更红了。“白雅是为了顾凌擎喜欢在湖边,邢不霍是为了白雅。”

    “夫人是为了邢不霍吗?”吕伯伟问道。

    穆婉微微拧眉,在吕伯伟的面前没有掩饰自己的痛苦,“终究是心有不甘的,我当时也以为,时间可以让人忘记很多事情,忘记曾经爱而不能在一起的人,所以,我在等,我想着长长久久的陪伴,最终可以赢得他的心,从此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夫复何求。”

    “项上聿很喜欢你,我第一眼看到他就发现了,他的眼中除了夫人,没有其他人,甚至其他女人在他眼里就像是空气一样。”

    “他一直以来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霸道,专制,脾气也不好,很幼稚,像是一个小孩一样,这次,就气呼呼的走了。”穆婉觉得好笑,扯了扯嘴角。

    “但是,就算你不理他,他最终也会灰溜溜地回来,因为心在你这里,走不远的,他生气,就像是小孩子一样,不过是要你的关注,想要你哄哄。”吕伯伟说道。

    “他二十六了。”穆婉说道。

    吕伯伟喝了一口水。“人是会变得,如果人不变,那变的,只有不断上涨的年纪,你知道二十六岁的邢不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他现在的性子跟以前完全不同。”

    邢不霍二十六岁的时候,穆婉还没有认识邢不霍。

    也没有多少邢不霍二十六岁时候的资料,有的只有他的丰功伟绩。

    她知道他是常胜将军。

    “你知道顾凌擎的性格吧?”吕伯伟又问道。

    “很冷,不怎么爱说话,沉默寡言的类型,但是遇到事情的时候很有担当,他很凛冽,冷酷,但是也不好亲近,很疏离的性格。”穆婉说着印象中的顾凌擎。

    “二十六岁的邢不霍很爱笑,脸上总是带着笑意,做事很张狂,不计较后果,有次,上面给了他的小组一个任务,小组还没开会,他一个人开着摩托车,毁掉了任务中药毁掉的恐怖组织的老巢,很帅气,意气风发。他做事一直以来都有谋略,也有心,但是绝对,没有现在的沉稳,雍容。气质上也完全不像,真正的年少轻狂。”吕伯伟说道。

    穆婉能够想象得出,“他做了总统后,所有眼睛盯着他,他不敢张狂了,虽然一直带着笑容,但那笑容掩饰掉了所有的情绪,如果我碰到二十六岁时候的邢不霍……”

    “你碰到二十六的邢不霍的时候,是几岁?”吕伯伟插断穆婉的话。

    穆婉愣了下,邢不霍比她大十三岁,邢不霍二十六的时候,她只有十三岁,一个小屁孩,邢不霍肯定更不喜欢了。

    论颜值,她自问比不过白雅,

    “夫人是一个理智的人,巴尼也是这么说过,说你是他见过的人中比较有理智的。”吕伯伟又说道。

    “你想说什么?”穆婉问道。

    “夫人应该很清楚,自己和邢不霍不可能了,对吧?”吕伯伟问道。

    “我不是厚颜无耻之人。”穆婉意味深长地说道,把杯中的水喝了。

    就一会会的功夫,水已经凉了。

    从她回m国,项上聿碰她第一次开始,她就和邢不霍再也没有可能了。

    她清楚的,明白的,理智也清晰的,可,终归有些意难平,付出的五年,谁能轻易丢弃,人非草木,心脏都很柔软。

    这份柔软中,其实,如今,有项上聿的位置……

    她也明白!

章节目录

我的神秘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苏桀然白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桀然白雅并收藏我的神秘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