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飞那套迷彩服也洗干净了,他牵开看看,只见衣服上到处都是破口,背心布块还是扇开的,已经完全不成样子!

    自己就穿着这件破衣服和小朱他们厮混了一天!

    看着这破口他有些无语,这下该怎么办?

    刘苍澜在旁边也看见,嘴里啧啧道:“看样子飞哥这一趟吃了不少苦头吧?”

    徐飞也是列兵军衔,刘苍澜似乎觉得和徐飞有更多共同语言。

    “卧日,这破布烂片的扔了得了!”曾浩宇已经晾好衣服,扭头看见道。

    “不行啊!扔了没换的,我总共就两件!”徐飞道。新兵就发了一次衣服,总共两件,身上还穿着一套。

    “扔了吧!扔了我那还有一套,我有仨!匀你一套!”曾浩宇豪气道。

    “扔吧!我那儿也有!”汪自信也道。

    徐飞想想,摇摇头道:“我看还是先留着吧,备用!烂点好过没有!”

    刘苍澜也道:“对么!好歹是件衣裳。看这训练节奏怕不是要一天一换!去找魏班长借个针线用用么,要不我去?”他自告奋勇想帮徐飞做点事。

    “去个毛!那鸟人屁股黑着呢!巴不得给你衣服全扯烂了!何必自找没趣!”曾浩宇道。

    但是徐飞有些心动,自己昨天在林子里没听那鸟人的话,对方会不会借机找茬心里还是有些打鼓。如果刘苍澜能去中间递个话,那是最好不过的。

    “那咋好意思呢?”徐飞道。

    “这有什么!等着啊!”刘苍澜提着空盆就回去了。趁这功夫,徐飞问一直闷头不说话的张鹏道:

    “张班长,你们昨天怎么被抓的?是不是中了埋伏?”

    “嗨!”提起这茬张鹏一肚子气,道:“这鸟人简直不是东西,把我们带着一个壕沟里蹲着,他说去探探路,尼玛转眼冲出来10几个人用枪指着我们!跑都没地儿跑!”

    “嘎嘎!怪谁呢?人家飞哥早叫你别去么!”曾浩宇收了空盆准备回去,听见这话有些幸灾乐祸。

    “操!”张鹏更加郁闷。

    “对了,苦瓜炒肉是个啥?我和1027回去得晚,没赶上呢?”曾浩宇继续打击他,心里也真有些好奇。

    说实话徐飞也想知道。

    “滚!找虐是吧?”张鹏根本不给曾浩宇好脸色看,晾好衣服就走了!

    “啧啧!说说么!”曾浩宇跟在他后面死皮赖脸地问。

    “滚滚滚!尼玛想知道自己吃去!”张鹏根本就不理他。

    “切!小气吧啦真是的!”曾浩宇挥一挥手颇有些无奈。

    这时刘苍澜却回来了,对徐飞道:“飞哥,我刚问了魏班长,他倒是态度挺好,只说等衣服干了再缝。他还说咱们还没有通过最后的选拔,所以暂时只能穿自己的丛林迷彩。”

    “哦。”徐飞点点头,道:“多谢了兄弟。”

    “客气什么!”刘苍澜道。不料转头却见曾浩宇已经凑过来,双眼直勾勾盯着自己,不由心中一阵发毛,期期艾艾地道:“班……班长……啥事……啥事啊?”

    曾浩宇并不说话,只睁圆了眼睛瞪着他看,眼珠子都快掉到他身上了!

    刘苍澜不由自主低头看看自己全身,似乎……没什么问题呢?

    “班长……”

    “说!”曾浩宇终于发话了,却板着脸审俘虏一样审问刘苍澜,他对新兵可是一向如此!

    “苦瓜炒肉是什么东西?”

    “啊?”刘苍澜明白过来,一张脸顿时愁得像根苦瓜。结结巴巴地道:

    “那个……那个……”他转头见徐飞也盯着自己看,不好意思地道:“其实就是,就是打屁股啦!”

    “啊?”曾浩宇和徐飞惊异地对看一眼。

    刘苍澜解释道:“让我们排成一排,以俯卧撑的姿势趴在地上,把屁股翘起来,魏班长一边训话,一边走过来一个一个打屁股么,左一下右一下,还美其名曰苦瓜炒肉……”

    “卧槽!”曾浩宇怪叫一声,和徐飞同时瞟向刘苍澜的屁股!

    刘苍澜吓得一激灵,捂着屁股一溜烟跑走了,远远听到身后曾浩宇和徐飞在放肆的大笑!

    ……

    晚上徐飞躺在床上困得不行,昨晚上一晚没睡,加上高强度的训练,本来想熬着等紧急集合的,但身体极度疲劳之下,不知不觉一觉睡死过去。

    第二天听到哨响起床一看,竟然已经6点钟!

    他有些怀疑是不是昨晚上自己睡得太死,没听到紧急集合哨声,问汪自信呢,也说没听见!

    看来特种部队也并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样要随时绷紧神经嘛!

    早操是5公里加组合练习,回来简单洗漱整理内务,吃过早饭到8点钟,特战一连全部拉到反恐楼下,开始了上午的训练内容。

    4层楼高的反恐楼有十来米高,外形模仿普通居民楼,有阳台和窗户,还有落水管、避雷针等设施,从楼顶垂下4条粗绳。

    排长刘记永在队列前介绍今天的训练内容:“……主要是攀登和滑降,攀登主要按攀绳和攀水管两种方法,滑降主要是单环节跳下、飞身跑步下、倒立下三种下跳方式。为了让大家有个直观的印象,下面先请魏班长给大家做个示范。”

    只见魏则刚先徒手沿着下水管道爬上去,他的动作很快,不到10秒钟就上到楼顶,随后头朝下身体紧贴墙,左手攀着高楼避雷针,右手抓着粗绳控制速度和方向,脚缠在绳上,两秒钟的时间便完成了倒立下!

    他下来后毫不停顿,徒手抓住粗绳,双脚顺势一上一下将绳子勒紧,使劲一蹬助力将身体送出,双手交替上拉,三步就上到近6米高处!再蹬得三两下便上了楼顶。

    站在楼顶魏则刚微微调息一下,将绳索在腰上系紧,身体前倾,与楼体呈120度飞身一口气跑了下来!

    下来后魏则刚拍拍双手,脸不红气不喘,众人纷纷鼓掌致意。

    随后刘记永给大家逐一讲解了各种动作要领与注意事项,最后道:“……好吧,上午的训练就由魏班长组织,大家一个一个练习。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内容,下一步我们还将组织解救人质的训练,每一秒都很关键!希望大家反复练习尽快掌握。”

    他安排了两个班长预先上到楼顶做好保护,自己和刘烈跑到一边聊天打屁去了。众人则流水作业一个一个上去,特战旅老兵大多练过,动作很快,义务兵也是第一次训练,就显出差距来。

    最后轮到徐飞这些新加入人员时,魏则刚将他们拦了下来。

    见其他人都到齐了,魏则刚集合队伍,道:

    “下面有请我们的获奖选手为大家表演!”

    队伍中马上有人呼喝起来,显然不少人都在等着看他们出糗!

章节目录

带个系统去当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卧牛成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牛成双并收藏带个系统去当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