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不管待会发生什么,他先笑个吧。

    “磨磨唧唧的,开始吧。”顾浅手里捧着一杯茶,粉雕玉琢的小脸上秀气的眉微微皱着,看着面前这个穿着官服,瞧起来十分正气浩然的中年人,撇撇嘴开口道。

    大理寺卿:“……”

    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对方寒暄的时候,难道不意思意思说上两句吗?

    咋的一上来就让人开始啊。

    然,大理寺卿内心再怎么咆哮,面上依旧是一副讨好的笑:“好好好,马上开始,马上开始。”

    芍药嘴角微微抽了抽,不忍的把视线转过一边。

    莫问也假装什么都没看到,抬头看天。

    嗯,今天的天。

    真蓝。

    大理寺卿硬着头皮,吩咐衙役各司其职,并且将哆哆嗦嗦的师爷带了过来,准备好记录。

    顾浅眸子亮晶晶的,捧着一杯茶,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阵仗。

    嗯,跟之前电视剧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只不过当场看倒是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大理寺卿眼神飘着看了顾浅一眼,随后清咳一声,惊堂木一拍,朗声问:“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若红深吸一口气,冷静的开口道:“民妇若红,乃刘家村的村民,家住……”

    大理寺卿这边开始了流程,而被他差去宫中寻找瑞王的心腹跑的那叫一个气喘吁吁。

    当他一路通报来到御书房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喘的跟牛一样了,在外边待着的陶公公吓了一跳,忙问:“你是哪家的?前来找谁?”

    心腹喘着粗气,哆哆嗦嗦的道:“陶公、公,快、快告诉端、瑞王,瑞王妃去,去大理寺了!”

    陶公公心里咯噔了下。

    那天在大宴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瑞王妃是多得瑞王的宠爱。

    今个儿怎么就突然去了大理寺了?

    难不成是被抓进去的?

    这么一想,陶公公也顾不上冒犯了,直接拍了拍御书房的门:“皇上,瑞王爷,老奴有急事禀告!”

    御书房里的气氛正巧僵持着,陶公公这一拍,恰好将气氛给拍没了。

    皇上头疼的看了一眼正老神在在喝茶的人,无奈道:“进来吧。”

    得到赦令后,陶公公忙打开御书房的门滚了进去:“皇上,瑞王爷,瑞王妃去大理寺了!”

    “噗——”

    正喝了口茶的皇上一听,直接喷了出来,一边咳一边问:“你说什么?瑞王妃去大理寺了?她这是做了什么事儿了?”

    谢景淮嘴角微微抽了抽,无奈的扶了扶额。

    这小姑娘,他才不在她身边多久,居然就闹到大理寺去了。

    “瑞王妃为何去大理寺?”谢景淮面色清冷,看起来不疾不徐的,一点儿都不着急的样子。

    实际上他已经暗戳戳的开始计划今晚如何惩罚这不听话的小姑娘了。

    “不知道,不过赵大人让奴才来给瑞王带句话,希望瑞王能在瑞王妃一拳把他揍上天的时候,救他一命。”大理寺卿的心腹被陶公公给拽了进来,听到谢景淮问,便怂怂的开口道。

    皇上:“……”

    陶公公:“……”

    谢景淮:“……”

    看来,大宴上发生的事情,让所有官员都给瑞王妃贴上了个标签。

    暴力凶残。

    皇上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他本以为谢景淮这小子今后娶媳妇儿会娶个温柔似水,端庄优雅的女人。

    结果,他娶是娶了。

    但娶了一个比他还要凶残的女人,不,看她的模样,还只能叫她小姑娘。

    这下好了,谢景淮这小子本来就是个腹黑凶残的,一下子来了顾浅这一个暴力凶残的。

    大齐国估计没人敢招惹这两尊煞神了。

    因为,这特么的是强强联合啊!

    玩心机玩不过谢景淮,玩暴力玩不过顾浅。

    皇上内心都已经有些自暴自弃了,同时也无比的嫌弃。

    自己手底下的人怎么一个个的都是怂货?

    “本王跟你回去看看吧。”谢景淮心里一叹,弹了弹衣摆上不存在的灰,起身淡淡道。

    能怎么办呢,自家姑娘惹了事,当然要去给她好好的擦屁股了。

    “多谢王爷!”心腹无比感激,几乎都快热泪盈眶了。

    只要瑞王跟着他走,自家大人就能有活下来的机会。

    没错,他们已经认为,大理寺卿要凉凉了。

    眼看谢景淮要离开,皇上深深叹了一口气,看着他的背影,意味深长的道:“景淮,这是命,你没法逃的。”

    谢景淮脚步微顿,完美的侧脸微微朝他的方向侧了侧,声音清冽干净:“回皇上,我谢景淮,从不信命。”

    说完,谢景淮便跟大理寺卿的心腹离开了。

    御书房里就只剩下皇上和陶公公二人。

    皇上疲惫的坐下,抬起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臭小子太犟了,就跟他父王一模一样。”

    “皇上您别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您越是急,说不定瑞王越会跟您对着干。”陶公公上前帮皇上按摩着头,叹了口气,开口道。

    他自小跟皇上一起长大,该知道的自然都知道。

    今日皇上同瑞王谈的,他就算不听,也知道他们在谈什么,因此也只能劝上一劝。

    皇上眼眸微闭,轻轻嗯了一声。

    他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但看着他如今朝堂的事情都不沾了,怕他跟之前那人一样,直接把事情全部一丢,跑了。

    他如今可是大齐的战神,若是他跑了,周边虎视眈眈的大金、西梁、东国一定会起兵进犯。

    他也想趁热打铁,让他……

    “皇上。”一个低沉的声音陡然响起,打断了皇上的思绪。

    他睁开眼睛,便看到皇家暗卫一号正单膝跪在自己面前:“属下查到关于西梁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据说是有关于一个预言……”

    大理寺。

    若红的事情并没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

    顾浅看的意犹未尽,等衙役要把秀儿押去牢房的时候,她从椅子上蹦哒下来,哒哒哒的朝着大理寺卿的方向走过去。

    大理寺卿笑呵呵的看着顾浅,紧张的搓了搓手:“瑞王妃,您还有什么事儿么?”

    “我可以去牢房看看吗?”顾浅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脸上带着几分期待。

    莫问一听,差点就摔了。

    什么?去牢房?

    不行!绝对不行!

章节目录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暖手宝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暖手宝宝并收藏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