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等她说完,谢景淮的大手便捂住了她的小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开口道:“没有可是。”

    “哦……”顾浅撇撇嘴,郁闷的低垂着眸,她也不想把谢景淮当成赌注呀。

    好不容易追到的夫君……

    不过她也没想到谢景淮反应会那么大就是了。

    瞧着小姑娘恹恹的小模样,谢景淮薄唇微勾,将她抱在怀里亲了又亲,清冽的声音温和些许:“睡吧,到了府里我抱你进去。”

    顾浅心里正郁闷着呢,听他这么一说,当即嗯了一声,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这全身信任的模样让谢景淮呼吸微窒,控制不住心中复杂而又带着几分欣喜的感情,低下头又亲了亲她红润的樱唇。

    “回王府。”

    在外边焦灼等待,时不时往马车方向伸脖子瞄上两眼的莫山听到自家王爷的声音,心里莫名一松。

    还好还好,现在才过去了一刻钟。

    他还以为自家王爷会在这时候,在马车上把小王妃……那啥了呢!

    幸好自家王爷自制力强大!

    脑补了一番的莫山应答了声,忙上前充当了个车夫,开始赶车。

    随着马车摇摇晃晃的开始动起来,顾浅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最后窝在谢景淮怀里香甜的睡了过去。

    连自己什么时候到端王府的都不知道。

    此时,顾家。

    顾将军心中思念顾浅,但在见到她时却没有主动上前打招呼。

    一是因为端王在她身边,二是因为顾浅看都没看他一眼,想必还在怨恨着他。

    其实他想多了。

    顾浅穿越过来之后,原主的记忆就变得模模糊糊的,再加上顾将军一年到头跟她碰不上几次面,她对这个便宜爹也就没什么映像。

    更何况,大宴上那么多人时不时的瞅顾浅两眼,她习惯了之后,自然是不会去在意谁在看着她。

    除非像大金公主那样的,死死的瞪着她,就像是瞪杀父仇人似的,她才会注意到。

    书房内,顾将军轻轻抚摸着一张画像,画像上的女子容貌绝美,美眸含笑,神情温柔宁静。

    “我……是不是做错了呢?鸾儿……”

    顾蕊自在大宴上远远看了谢景淮一眼后,心中对他的思念不减反增,同时对顾浅的憎恨和嫉妒更是像杂草一样蹭蹭蹭的长满了整个心。

    “你……是属于我的……”顾蕊近乎痴迷的看着手中捧着的画像,虔诚的微微凑近,在画像上亲了又亲。

    方才大宴她无法跟谢景淮靠近,但来日方长,她总会有机会的……

    今日大金来使是出了个大丑,亚力自从从大宴上回来后,身上便一直冒着冷气。

    亚琪儿在房间里乒铃乓啷的砸了个遍,屈辱又不甘的低声咒骂着顾浅。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肯定是端王在暗处偷偷帮了她!要不然她绝对不可能赢我!”

    亚琪儿到现在都接受不了自己跟顾浅没过两招就被打趴的事实。

    “你不甘又如何?早就跟你说了,端王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好征服的男人,能成为他的女人,必定是有过人之处。”亚力眉头紧锁,冷冷的看着正在撒泼的亚琪儿,对她着实是头痛万分,心里更是埋怨父王。

    也不知道父王怎么想的,居然让亚琪儿这个没脑子的跟他一块来大齐。

    一来大齐就被端王吸引了全部心神不说,还在大宴上出了丑,让别国来使看了笑话。

    特别是那个装什么都不懂的端王妃,让人心里恼怒的紧。

    不过这次端王不能动,端王妃未必不能动。

    在大宴上尚且有端王护着她,那等她自己落单呢?

    亚力眸子微眯,脑海中飞速运转,脸上掠过一抹阴翳。

    等她落单之时,他便将她绑来狠狠的羞辱她!让她知道,得罪他们大金,是多么错误的决定!

    不得不说,亚力和亚琪儿两人想到一块去了,因此两人看到顾浅落单时,都不约而同的动了手,最后甚至来了个自相残杀。

    当然,这是后话了。

    此时众人心思各异,倒是没影响到顾浅。

    回到端王府的顾浅已经窝在自家夫君的怀抱里呼呼大睡,谢景淮却是一直派着人严密监视着各国来使的动静。

    翌日。

    顾浅醒来,裹着被子半眯着眼睛,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并未起床。

    谢景淮应当是去处理事情了,她旁边已经凉了多时了,想必起来的很早。

    她一动嘴唇,唇上传来的微微刺痛感让她想起了昨天晚上谢景淮对她的惩罚,让她感觉到分外纠结。

    因为她发现,谢景淮吻她的时候,心脏不受她控制。

    一直砰砰砰的跳的很快,整个人也是迷迷糊糊的,心里头更是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而且这亲亲,她好像在哪本书上看到过,那是夫妻之间会做的,可是……

    她记得之前谢景淮还特地跟她说,跟她成亲可以,不会做羞羞的事情呢?

    那为什么,他却对她做了?

    顾浅睁着一双圆润大眼,眨巴了下,便骨碌一下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掀开被子,从床头垫下拿出了一本略微泛黄的书。

    这本书是之前成亲时扶蝶神神秘秘塞给她的,说是在洞房那天再让她看。

    结果那天晚上任务完成,她太困了就躺床上睡了,这本书没来得及翻。

    现在正好有空,来翻上一翻。

    于是乎,扶苏系统刚清醒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幅又一幅的春、宫、图!

    把它吓得浑身骨头都要散开了,直接尖叫了一声:“啊啊啊啊!主人!你不能看这个!合上!快合上!!”

    谁能告诉它,它纯洁的主人为什么一大早的在翻看这么重口味的东西?!

    是谁把这东西给她的!

    简直是太过分了!

    “你醒啦。”顾浅哦了一声,乖巧的把书合上,抱在怀里发呆,实际上是在跟扶苏对话。

    “主人,你听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书不要乱看,你还小,未成年,不适合看这个,明白了吗?”扶苏系统语重心长的跟顾浅讲道理。

    心里却有些发愁。

    十六岁在之前的时空里算是小了呀,着实不适合发生男女关系,起码要到十八岁或者二十岁才行。

    然,在扶苏教育顾浅时,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谢景淮挺拔如松的身影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顾浅手里抱着的书。

    谢景淮:“……”

章节目录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暖手宝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暖手宝宝并收藏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