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想到,谢景淮没有自己在身边的时候,一出门就被那么多人砸水果,其中就有一个大榴莲。

    这大榴莲直接就啪的一下打在他脸上,把他俊美如斯的一张脸直接给砸坏了。

    心里的怒气值蹭蹭的一下就涌上来了,娇小的身子立刻弥漫出几分戾气,直接娇喝出声:“丢榴莲的那个!给我滚出来!”

    原本喧闹的街道一听到顾浅的娇喝声,先是安静了一瞬,随后像是按下了某种开关一般,除了小贩之外,一大帮子呼啦啦的全退了。

    速度之快,让顾浅抖反应不过来。

    包括刚还在对谢景淮抛媚眼的女人们都跑的干干净净。

    顾浅被这一幕弄的目瞪口呆,转头呆呆的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谢景淮:“这……他们怎么了?”

    上一秒面色冷厉如阎王的谢景淮在她看过来的那一刻便收敛了自己身上散发出去的戾气,变得如同温润如玉的公子一般,目光温和的看着她:“不知道,可能是他们娘叫他们回家吃饭了吧。”

    跟在谢景淮身后的莫山嘴角微抽,胡说!

    他们分明就是被王爷你给吓退的!

    而扶蝶像是还没弄清楚什么事一般,安安静静的跟在莫山身边,时不时看向小摊上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儿。

    顾浅郁闷的撇撇嘴,来到他身侧仰头看着他:“你出门的时候经常会被砸吗?”

    莫山默默吐槽,不,王爷出门的时候从不会被砸。

    因为那些人不敢。

    今日怕是因为有小王妃在,所以那些女人才会胆大妄为一些,可没想到小王妃的性子居然也是一个霸道的。

    然,莫山刚吐槽完,便听到自家王爷点点头,道:“嗯,每次都给我丢榴莲,十七八个,解决的可麻烦了。”

    莫山:“……”

    王爷,你这么骗小王妃真的好吗?

    “真可怜。”顾浅叹了口气,想想今天他会出来逛街都是因为自己,当即便感动了下,原本想拍拍他的背,却发现自己现在够不着。

    只能改了拍拍他的手臂,开口道:“没关系,我会保护好你的,你不用担心。”

    谢景淮素来冷漠的脸上浮现了几分笑意,冲她微微点头:“嗯。”

    于是乎,两人便在街道上闲逛。

    说来也怪,那些出门在外的行人是怕了谢景淮,可这卖东西的小贩却是丝毫不怕的,甚至在看到谢景淮朝他们走过来买东西的时候,眼里还有丝丝激动和尊敬。

    “这个怎么卖?”顾浅来到一个卖杂物的小摊上,拿起一根通体翠绿,在阳光下似是泛着流光的笛子,看着小贩询问。

    小贩笑眯眯的看着顾浅,态度异常的好:“既是小王妃看上的,都不要钱。”

    现在整个京城的人可都知道了。

    冰冷无情的瑞王娶了个来历不明的小王妃。

    对这小王妃的态度还不一般。

    所以他们这些做小贩的,自然是要好好的巴结巴结。

    更何况,他们本就是因为瑞王庇护,才能安安稳稳的在街道上卖着自己的东西,不会被某些不长眼的纨绔子弟找麻烦,也不会被地头蛇找要保护费。

    瑞王对他们来说,就是保护神。

    当然,对于神,大部分人还是感激而又畏惧的。

    “不要钱?”顾浅呆了呆,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略微无措的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个儿身后的谢景淮。

    虽说她以前在那个地方,想要的东西都是抢过来的没错。

    但她抢的都是一些十恶不赦的人,或者是跟她一样身体有特殊方面的人的东西。

    面对正儿八经的生意人做生意的时候,她还是会乖乖的掏钱出来付钱买的。

    这头一回碰上不要钱的。

    她能拿吗?

    “且拿着吧。”谢景淮接到她带着几分无措的视线,眸中露出几分好笑,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随后道:“莫山,付钱。”

    跟在他身后的莫山上前一步,将一锭银子放在小贩面前,并继续跟着顾浅去下一个小摊上。

    然,下个小摊也是一样,不要钱,白送。

    但莫山下一刻就付钱了。

    顾浅娇唇愉悦的勾起一抹笑,拽着谢景淮开始这边逛逛,那边逛逛,偶尔有几位行人聚在一块窃窃私语,顾浅也直接将其无视。

    也就是这一天,京城贵圈直接炸了,所有贵女公子都不敢相信。

    那个“活阎王”居然跟自己的小王妃出来逛街了!

    而且还是帮着自己的小王妃在屁股后面付钱,帮着她提东西的那种。

    十分宠溺!

    这简直是惹的所有千金贵女嫉妒又后悔啊。

    早知道嫁给瑞王后会获得他的宠爱,那自己之前干嘛不早一步跟他表白呢?

    四人晃荡到了傍晚,顾浅才意犹未尽的上了马车,回瑞王府。

    马车上,顾浅抱着从小摊上淘回来的一只老虎布偶,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昏昏欲睡。

    谢景淮则正在清理着顾浅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把它们放在小几上分类。

    等他分类结束,一抬头,就看到顾浅小脑袋直接垂下,身子也一点一点的朝着马车外面滑过去。

    当即心下一惊,忙伸出手把她拉了回来,将她的身子抱在怀中。

    原本顾浅想出手,但嗅到了那熟悉的气息,伸出去的手由拳头转化为掌,从他胳肢窝下伸了出去,抱住了他精瘦的腰肢,并且犹如小猫一般在他怀里蹭了蹭。

    谢景淮薄唇带笑,眸光柔和,小心的将她娇小的身子抱在怀中,心中涌起了几分异样的愉悦感。

    很不错,这小家伙越来越依赖他了。

    顾浅窝在谢景淮怀里睡的香甜,在即将到瑞王府时,马车突然一停,差点就惊扰了熟睡中的顾浅。

    这吓得谢景淮忙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让她继续入睡后,才声音冷冷的问:“发生何事?”

    “王爷,前边倒了个人,莫山大人去查看了,让王爷稍等片刻。”车夫恭敬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嗯。”谢景淮应答了声,眼看顾浅眉头要皱起,忙腾出一只手来,一下又一下的抚平她的眉,轻柔的拍着她,让她入睡。

    扶苏系统安安静静的看着,尔后陷入了沉思。

    这……好像有点不对。

    瑞王哄主人的样子,怎么有点像是在哄娃?

章节目录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暖手宝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暖手宝宝并收藏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