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苏啊。”顾浅一只手杵着下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底下已经开始闹起来的三个人,询问:“我要是拒绝进行任务会怎么样?”

    什么的刷满绿茶婊的友好度啊。

    这种任务谁想去做,还不如让她直接去杀人呢。

    杀人多简单。

    “回主人的话,拒绝进行任务会有相对应的惩罚。”扶苏系统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严肃。

    “所以,本统劝主人三思,不要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顾浅一听,深深的叹了口气,嘟着小嘴:“行吧……”

    她……试试吧。

    谢景淮一直站在她身后,视线落在她身上,瞳孔幽深,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看完戏,顾浅决定先放弃这个目标,等有时间了再去寻另外的目标。

    正巧这时小二已经把饭菜都端上来了,顾浅一开心,拉着谢景淮回到桌边坐下,开始兴致勃勃的品尝菜色。

    在顾浅品尝的那一刻,美食技能一颗星悄然变亮,原本有的菜单又翻上了一倍。

    “好吃!”顾浅眸光一亮,赞了一声,便开始蒙头大吃。

    谢景淮安静的在旁边亲自给她剥虾,挑刺,或是拿起自己放在一旁的白色筷子夹起一点菜来尝尝。

    顾浅贪吃,把酒楼里的菜品都尝了一遍后,肚子已经变得圆滚滚的了,惹的她直接瘫坐在椅子上,难受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嗝……吃的撑了。”

    谢景淮面上露出几分无奈,上前将她从凳子上捞起来,嗓音罕见的变得温柔:“别躺着,乖,起来走走消消食。”

    “唔……”顾浅应答了声,就着他的手站了起来,扶着小肚子哒哒哒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谢景淮唤来小二,让他去找掌柜的拿一壶消食茶来,才看着正背着手在房间里走过来走过去的顾浅,眸中露出几分笑意,问:“如何?可满意?”

    “满意!”顾浅脆生生的回答,那些菜色跟菜方子里所写的一模一样,味道也很不错,简直不要太满意啊。

    “满意就好。”谢景淮微微颔首,从小二手中接过消食茶,拿过顾浅的杯子给她倒了一杯:“这酒楼还没有名字,你取一个?”

    “名字?”顾浅愣了愣,略微茫然的看着谢景淮。

    她不会取名字啊。

    在那个地方,她们是用代号来代替她们的名字。

    “主人主人!”扶苏系统哇哇大叫:“这酒楼的名字就叫一剪没吧!”

    几乎没多想,顾浅就说了:“这酒楼就叫一剪没吧。”

    “好。”谢景淮对此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以为,顾浅所说的一剪没,是一剪梅。

    结果,等酒楼牌匾做出来的那一刻,他才知道,是他错了。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如今,谢景淮将消食茶递给顾浅:“喝了,消食。”

    顾浅拿过茶杯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口,伸出舌头舔了舔红润的唇,眯起眼睛:“这是什么?酸酸甜甜的,有点好喝。”

    “消食茶,让婢女给你带上一些回府。”谢景淮见她喝完,牵着她回旁边的软塌上坐下。

    顾浅一听现在就要回府,眸中的光芒暗了几分:“啊,现在就要回府啊。”

    她的身体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虽不是巅峰,但现在也能跟正常人一样了。

    她还以为,能趁今个儿出来的时候能好好逛逛呢。

    还有系统那个操蛋的任务,她现在到哪儿去找一个绿茶婊啊。

    愁。

    谢景淮感觉到她身上的消沉,微微抿唇,开口道:“你若是不想回去,可以先在外面逛逛。”

    他也想陪着她,可……

    “你呢?你不陪我吗?”顾浅抬起小脑袋,略微茫然的看着他:“话本上不是说,男人陪女人一起玩,最能促进彼此的感情吗?”

    当然,这话……

    不是她从话本上看到的。

    而是扶苏系统说的。

    它说了,两人要加深之间的感情,要么就是历经生死大劫,要么就是从日常开始,相互出去游玩,一点一点的让对方习惯自己,直到再也离不开。

    经历生死大劫……

    现在是不可能的了。

    毕竟现在大周平和安顺,又与其他二国签订了和平条约,之前在边关挑衅的小国也已经被打退回去,最近也不会有什么战争。

    所以,经历什么生死,那是不存在的。

    所以想了想,也只能从日常下手咯。

    谢景淮薄唇微抿,喉结微动,似是要说出拒绝的话,但看着她这双明亮而干净的眸,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变成了:“你想让我陪你么?”

    “当然。”顾浅答应的非常爽快,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谢景淮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那,可别后悔。”

    顾浅这一刻还不明所以,下一刻,等她和谢景淮出现在大街上,看着大街上出行的女人时不时给谢景淮丢手绢丢水果丢花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要让她别后悔了。

    谢景淮人黑暗阴沉,凶名在外,可架不住人长的帅啊。

    人人畏惧他,不敢靠近他,却又喜欢着他。

    不得不说,还真是矛盾。

    等顾浅第N 次一拳帮他砸烂不知道从哪里丢下来的苹果时,她那张没什么表情的小脸更臭了几分:“哇,这些女人真麻烦。”

    如今,她和谢景淮身边五米之外,除了扶蝶和莫山之外没人敢靠近。

    但,在五米外,一些出行的女人炽热的目光正死死的盯着谢景淮,似乎下一刻就直接扑上来撕咬着他,把他生吞入腹一般,让顾浅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谢景淮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唇,整好以暇的看着正面无表情的把一张丢在自己脸上的手绢拿下来的顾浅,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这张面无表情的小脸,有点可爱!

    可,在下一秒顾浅一拳把不知从哪个方位丢出来的榴莲打的稀巴烂时,他薄唇忍不住抽搐了下,在可爱面前添加了两个字。

    暴力!

    自家的小王妃,是个可爱的暴力少女。

    “哪个龟儿子丢出来的榴莲,要是砸到了我大宝贝的脸你们赔的起吗!”顾浅看着地上的榴莲,瞬间就怒了!

    砸什么不好,那龟孙居然砸榴莲!

章节目录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暖手宝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暖手宝宝并收藏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