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谢景淮怀里的顾浅:“……”

    她现在装死还来得及吗?

    居然因为他的一句话,心脏就不受控制了?

    这……

    心脏该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扶苏系统:“……”

    它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能把心动说的那么清新脱俗的。

    不过,还真想不到啊。

    主人跟瑞王成亲之后,居然会撩汉了。

    嗯……它心里升起一种,诡异的,莫名的,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甚至还觉着有几分热泪盈眶。

    “可还好?”在顾浅心里思考要怎么说时,清越干净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将正在出神的她给拉了回来。

    顾浅一本正经的从他怀里坐起来,随后努力淡定从容的整理了下自己微乱的衣服,看着谢景淮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很好。”

    谢景淮:“……”

    如果不是看到你额头上大包的话。

    我差点就信了。

    “过来。”谢景淮盯了她额头上略微红肿的大包一眼,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外伤药,轻声道。

    顾浅沉默了下,然后慢吞吞的朝他挪了挪:“我不是故意的……”

    她可还记得,他之前好像说过不会跟她发生什么亲密接触什么的呢。

    这一撞一倒,他该不会认为她是故意的,然后要把她给休了吧?

    今个儿系统可是絮絮叨叨的在她耳边科普了许多。

    比方说前世夫妻俩要是过不下去了会离婚。

    比方说这个时代夫妻俩过不下去了会休妻,会和离。

    而在这个时代,休妻一般都是在女方做了什么大恶不赦的事情才会进行休妻。

    和离一般都是双方商谈,然后和平分离,有一些品行好的男方,还会给女方分一点家产什么的。

    她可是好不容易嫁给了谢景淮。

    要是成亲第二天被休了……

    系统估计要笑上一千年。

    “我知道。”谢景淮瞧着她慢吞吞的动作,忍不住伸出手将她朝自己的方向拉了拉。

    顾浅乖乖巧巧的跪坐在他面前,一双大眼骨碌碌直转。

    谢景淮打开装着伤药的盒子,好看修长的食指沾了一些,轻轻涂抹在她撞红了的额头上。

    清清凉凉的药一抹,顾浅便觉着额头上的刺疼消了不少,为之也愣了愣。

    这还是第一次……

    有人在她受伤的时候亲自给她上药……

    心里不知为何,莫名的有些温暖。

    “下次莫要毛毛躁躁,我可不想拥有一个破相了的王妃。”看着她怔怔的模样,谢景淮面上陡的有几分燥热,但他却依旧十分正经的把伤药塞进了顾浅的手中,清清淡淡的开口道。

    顾浅将手里的药收好,看着他回了一个:“哦。”

    然后,两人就不出声了。

    一个接着看窗外的风景。

    一个接着看正在看窗外风景的人。

    扶苏系统无语望天,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

    自家主人这情商,是没办法了。

    没等多久,马车便在一间装饰精美的酒楼面前停下。

    刚刚停稳,顾浅眸中一亮,未等谢景淮说话,便如同一阵风一般利索的打开车帘越下了马车。

    她的动作太快,谢景淮伸出手去都没能抓住她,当下俊颜黑了黑,抿着唇一言不发的跟在她身后走下去。

    “是这里吗?”顾浅水眸耀耀生辉,转头带着几分兴奋的看着他,虽小脸依旧没有多大的表情波动,但也能感觉到她现在很开心。

    谢景淮眸光一柔,冲她微微颔首:“嗯,是这里,我带你进去看看。”

    说着,谢景淮便伸出手不由分说的牵住了顾浅的爪子,带着她朝着酒楼里面走去。

    莫山冷着一张脸,随扶蝶一块紧跟在后。

    酒楼似是还未开张,里边环境极好,无处不散发着一种高档的气息。

    掌柜的瞧见从外边走进来的一男一女,当视线落在那男人脸上时,眸中掠过一抹震惊,很快便掩了过去,毕恭毕敬的朝他行礼:“老奴参见瑞王。”

    “嗯。”谢景淮牵着顾浅的手,看着她正东瞧瞧,西看看,就像是第一次出门的小奶猫,对什么都好奇的模样,让他嘴角不仅勾起了几分薄笑。

    掌柜的不动声色将他的神情看在眼中,心里却是震惊万分。

    这……

    原来,之前外边说瑞王成亲,是真的啊……

    那这女子,便是王妃?

    不成,他得告诫下边的人,要记住这个小姑奶奶的脸,莫要冲撞她,要不然,可是要大祸临头的。

    “去雅间。”谢景淮牵着顾浅,跟在掌柜身后往二楼走去,并寻了一处雅间走了进去。

    两人坐下后,谢景淮让掌柜的出去准备膳食,扶蝶和莫山守在外边,他亲自给顾浅斟茶后,询问:“感觉如何?”

    他能感觉到她的高兴。

    但心里还是有几分不确定。

    毕竟,他还是第一次为女人做这些事。

    生怕她会对酒楼不满意。

    顾浅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后,才点点头:“嗯,很满意。”

    “那便好。”闻言,谢景淮心里不觉一松,不咸不淡的回了她一句。

    随后,两人沉默,雅间恢复安静。

    顾浅的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不,倒不如说,她是从一个多话的人,变成了一个不喜欢说话的人。

    就算有什么事情,受了什么委屈,有什么仇,她也会当场就报了。

    同别人一起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同一个房间里喝茶,这种事情,顾浅想都没想过。

    而谢景淮他彻头彻尾就是个闷骚,让他跟你多说话,那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

    可是,谢景淮看着面前这个手中握着茶杯,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姑娘,他心里陡然紧了紧,冒出了一个想要逗她多说话的念头。

    “顾家那边,你打算怎么做?之前你伤了人,他们应该不会善罢甘休。”谢景淮手中揣摩着茶杯,眸光淡淡的看着顾浅,清越的声音响起,将正习惯性发呆的顾浅给唤回了神。

    “顾家。”顾浅秀眉微皱,想起了之前让芍药赶走的那些人,心中莫名的升起了几分戾气:“他们最好别再来,否则,我就将他们都杀了!”

    最后一句,杀气肆意,极为认真,能让人看出来,她并不是开玩笑的。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章节目录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暖手宝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暖手宝宝并收藏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