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刘旭这么一调侃,陈甜悠就道:人家哪里里有想坏坏的事,人家……人家都是想着实习的事。

    抓紧陈甜悠的小蛮腰,笑出声的刘旭问道:具体是什么事呢?

    陈甜悠之前确实没有想着坏坏的事。应该说,在刘旭的蹂躏下,陈甜悠脑子一片混乱,什么事都想不了,所以被刘旭这么一问,本来只是想找个借口来掩饰自己的害羞的陈甜悠,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感觉到自己都快要烧了起来,喘息不已的陈甜悠道:旭哥你坏死了,我不跟你说话,哼!

    叫老公。

    不叫。

    真的不叫?说罢,俯下身的刘旭就握住陈甜悠那两颗摇颤着的雪峰,并以更快快的速度冲击着,而且还是在顶端几乎滑出来才再次冲进去。

    加上刘旭还肆意揉着陈甜悠的两颗奶,更是刺激着早已充了血的樱桃,所以在双重刺激下,陈甜悠更加的爽。

    随着陈甜悠一声高亢叫浪,一波滚烫的热液就从深处喷出。

    知道陈甜悠又丢了,完全没有放慢速度的刘旭道:要是你不叫我老公,我就把你干到死。

    陈甜悠性欲不是很强,加上她已经丢了两次,所以要是再这么搞下去的话,她都担心自己的身子会被刘旭弄散,所以呼吸急促的她就软语道:老公,人家不行了,求你温柔一点。

    真乖,我的好老婆,顿了顿,刘旭就退了出去。

    陈甜悠还以为刘旭放过她了,哪知道她还没来得及扭过头,刘旭就将她推倒在床上。

    看着刘旭下面那根好像比之前还大还硬的大家伙,陈甜悠的脸就更红了,担心被刘旭玩坏的她还本能地并拢双腿。

    陈甜悠越是表现得害羞,刘旭就越是想蹂躏,所以嘿嘿一笑的刘旭就用力分开陈甜悠双腿。

    将那件完全保护不了沃土的丁字裤拉向一侧后,刘旭就再次进入了泥泞之地。

    唔……

    看着陈甜悠那两颗被罩子压得更加高耸的雪峰,慢慢加快了速度的刘旭道:悠悠,穿着护士服的你实在是漂亮。要是下次你肯穿吊带袜跟我做嗳,那我保证会更加卖力。

    唔……人家……人家下面快要坏掉了,发出忽高忽低伸吟,陈甜悠继续道,旭哥……你太猛了……人家……人家真的受不了。

    那我现在停下来?

    不要。我要让你快点出来,那样你才会舒服。

    可我没有那么快。

    要是你以后都这么猛,那我真的会被你弄死的,舔了舔薄唇,陈甜悠继续道,做这个虽然很舒服,但是每次都太久的话,我还是有些吃不消。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去找其他女人吧?

    当然不是。

    那你就忍着点,说罢,抓住陈甜悠双腿压在肩上的刘旭就狠狠冲刺着。

    如果躺在床上的女人是刘婶或者柳梦琳,她们绝对会非常的爽,更希望暴风雨来得再猛烈一点。可对象换成是才被开了苞不久的陈甜悠,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陈甜悠才十八岁,承受能力可没有早已经是熟妇的她们来得强,所以被刘旭弄得都有点儿疼的陈甜悠就在考虑刚刚刘旭说的话。

    />

    要是每次都这样子,陈甜悠真的会受不了,那要不要再找个女人来分担呢?

    不能!

    刘旭是她男朋友,怎么能让其他女人来分享呢?

    可是,刘旭太持久,她真的担心多来几次,她的小茓都会被弄坏了。

    哎!

    又过了十分钟,刘旭总算忍不住了,所以随着一声闷声,刘旭就将灼热的液体都送进了陈甜悠体内。随后,出了一身汗的刘旭就趴在陈甜悠身上,并亲吻着陈甜悠那两颗香飘飘的雪峰。

    搂着刘旭,陈甜悠道:老公,我好担心哦。

    担心什么?

    就是你这么厉害,我又经常吃不消,那我们以后怎么办呢?

    大不了以后你吃不消了,我就自己用手撸。

    我是你的女人,你却得用手撸,那其他人岂不是说我没用?顿了顿,脸蛋红润的陈甜悠道,不过我现在也想不出办法来。哎,先不管了,反正以后你做的时候不用考虑太多,怎么爽就怎么弄。

    那要是真的把你玩坏了可怎么办?

    晓晓姐姐说荫道伸缩能力很强,所以不可能玩坏的。

    其实我主要是担心越到后面你越难受,爱怜地摸着陈甜悠的脸,刘旭道,要是每次你都很难受,你以后可能都不想跟我做嗳了。

    不会的。

    真的吗?

    被刘旭这么一反问,陈甜悠就沉默了。

    看到陈甜悠那略显哀伤的神情,笑出声的刘旭道:傻瓜,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应该快快乐乐的,所以不要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跟你说,你到县医院实习要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你就跟我说。只要你想见我,我会立马插上翅膀飞到你身边。

    嗯!

    对了,你住的地方安排好了没有?

    还没。

    那你就住许静那边吧,好歹她以前还是你嫂子。

    我确实有这打算呢!笑得梨涡尽显的陈甜悠道,我知道她家离县医院不是很远,加上空房间很多,所以要是住那边,我上下班会很方便。加上嫂子她很懂得照顾人,所以我一定能过得非常好。

    这样我就稍微放心了,发觉那根已经滑出来,刘旭就翻身下床。

    支起身子,看着自己那泥泞不堪的地带,又见一些黏腻腻的液体已经滴在了床单上,陈甜悠就急忙让刘旭拿纸巾。

    将卷纸递给陈甜悠后,刘旭就开始穿衣服。

    撕下一段卷纸压住桃源洞后,陈甜悠就仔仔细细擦拭着床单,并道:老公,要是下次有病人躺在这床上,然后还闻到了你的气味,你说该怎么办呢?

    我们这诊所几乎没有病人。就算有病人,病人也不可能像狗狗一样趴在床上闻。

    那倒是,擦干净后,下了床并拉好丁字裤开始穿裤袜的陈甜悠道,等我明天去县医院实习,老公你要替我照顾好我妈妈。这几天我都是跟我妈妈睡在一块的,所以要是我没有在,我妈妈一定很寂寞。

    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妈妈寂寞的。

章节目录

乡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万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万年并收藏乡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