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纤纤一巴掌拍下他的手,“不要动手动脚的。”大庭广众之下,他不脸红,她脸红还不行吗。

    厉凌烨无奈的放下手,不过转而就牵起了她的手,十指相扣的走出了母婴用品店,期间,白纤纤挣了又挣,可怎么也挣不开。

    厉凌烨要是霸道起来,谁也拗不过他。

    好在,他步子虽然大,但是脚步慢了许多,完全配合她走路速度的样子,让她能舒服的跟上他。

    迈巴赫徐徐驶离停车场,天早就黑透了,不过一整天只吃了一餐饭的白纤纤一点也不觉得饿。

    这一天,早中晚三餐合并在一起吃了。

    车开着开着,白纤纤就觉得不对了,“厉凌烨,这不是我住处的方向吧。”因为一路过来都是往t大的方向,所以她便没多想,到了这一刻才发觉不对,刚刚的岔路口,一边是往水香榭的方向,一边是往她和方文雪苏可住处的方向,可厉凌烨方向盘随意一转,就转向了水香榭的方向。

    “嗯,之前说好了要你监工咱闺女们的公主屋的,已经画好了图纸,厉太太过目一下才好开工。”

    白纤纤狠瞪了厉凌烨一眼,“调头。”只是看一下图纸,网络上他发给她就好了,根本不需要去水香榭吧,她现在还没打算回去呢。

    回去那里就算是彻底的原谅厉凌烨了。

    可这么快就原谅厉凌烨,她做不到。

    “老婆……”厉凌烨语调中微微带着恳求的意味,这么多年,白纤纤是他第一个肯低姿态面对的女人。

    “调头,如果你不调头,我就自己下车了。”白纤纤说着,手就落在了车把手上,只要往下一摁,随时都要下车的样子。

    厉凌烨只觉得头皮一麻,哪怕这个时候是在市区,车速开得只有四十几,可他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条件反射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就摁下了副驾那边的车门锁。

    听到“咔嗒”一声响,懂车的白纤纤就知道厉凌烨做什么了,“你锁了车门?”

    “老婆,我现在就调头,你坐稳了。”厉凌烨立刻说到,否则,看白纤纤的样子就要炸毛了。

    白纤纤才着恼的心绪这才略松了些微,“厉凌烨,要过年了,就算你想装修,装修工人也要放假的,所以,说什么马上要装修,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我说了先不回家就不回的。”

    “好好好,老婆说了算。”厉凌烨立刻调转了车头,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惊掉了不知道多少颗,这最近好不容易才把老婆哄得回心转意了一些,甚至于今天上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这要是因为他这一时情急的强迫白纤纤而让她疏远了他,那他最近的努力就全都白做了。

    白纤纤这才放松了身体,微眯了眸子紧盯着车前,好在这一次,厉凌烨是真的把她送回了住处。

    马路上的车不多,要过年了,能回家的都回家了,每一年过年的时候,t市都象是空城一样,马路上大街上车和行人较之平时不知道少了多少倍,冷冷清清的样子。

    不过,这个时候国外却是最热闹的时候,十二月底就过完了圣诞节的国外,现在正是做生意做的风生水起的时候。

    所以,国人放假的时候,白纤纤很忙。

    哪怕是怀孕了,她也想赚点提成。

    有了第一笔第二笔的成功经验,就想有接下来的一笔又一笔的生意,她相信天道酬勤,她现在手上有京华集团和厉氏集团所有产品的底价,知道底价再加上利润,报价就很容易了。

    所以,哪怕是过年,也不影响她发送邮件做生意的。

    车子停了下来,厉凌烨虽然百般不情愿,可还是亲自把白纤纤送到了门前。

    “你回去吧。”白纤纤开门走进去,一点也没有要请厉凌烨进去的意思。

    这一次不比她一个人住在莲塘路口那里,他就算是进去撒撒野也没关系,这次这里不止是她一个人,还有方文雪和苏可,他就算是留下来什么也不能做。

    “晚安。”厉凌烨哀怨的望着小妻子的背影,这一次分开,只怕就要等年三十的那一天了,想想还有几天,他的心肝肺都疼了。

    “哐啷”一声,回应他的就是白纤纤的关门声。

    厉凌烨的眼神更加的哀怨了,人就站在门口,一时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小妻子连个道别都没有,就这样的关上门就把他拒之门外了。

    唉,虽然都是他自己惹的祸,可现在想想也委屈,一委屈就想起了陆语菁和厉凌轩。

    等那小子回来,他一定狠打他一次,若不是老爷子要求孙儿都必须回来,他才不准厉凌轩回来呢。

    白纤纤进了房间,客厅里,正在刷手机的苏可立刻跳了起来,“你一个人回来的?”说着,还煞有介事的望向白纤纤的身后,发现厉凌烨真没跟进来,立刻又道:“呃,你都不让厉凌烨进来?”

    “进来干什么?看你衣衫不整穿吊带裙的样子?”白纤纤低低笑开,上下的打量着真穿吊带裙的苏可。

    “我这不是舒服吗,要是他来了,我立码就溜进房间去了,绝对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的。”

    “滚,我要是真想二人世界,也不用来这里。”

    “对对对,外面哪里都行,就象昨晚那样。”苏可笑,随意的说到。

    “苏……可……”白纤纤低吼,苏可这话里有话,她就算是傻子也听出来了。

    苏可捂嘴,噤声,然后风一般的溜进了自己的房间,“哐”的一声就关上了房门,同时还传出了她惊慌错乱的声音,“纤纤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眼看着苏可的门关上了,白纤纤又是一阵无奈,只得道:“苏可你出来,你那个客户的报价已经发过去了,如果有回复,记得及时跟进。”

    “知道啦。”苏可还是不开门,就在门里回应了一句,仿佛白纤纤是母夜叉是洪水猛兽会把她吃了一样,让白纤纤特别的无语。

章节目录

爹地宠婚枕上欢白纤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白纤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纤纤并收藏爹地宠婚枕上欢白纤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