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既然徐公子安排你接待我等,想必先生定是徐公子吩咐,平日里没少帮着徐公子走南闯北,不知先生可知公主殿下近况。在下齐当年,敢问先生大名。”齐当年看着小厮道。

    一直以来,赤炎军上下最为担忧的就是长定公主的现状。

    “齐将军客气,我就是个穷酸小厮,名叫怀德,蒙得先生赐姓为徐。”小厮回道。

    “公主殿下的近况,我有所耳闻,不过却并不多。自长定公主回大威王朝后,便遭到了太子一系的针对,太子一系的一众国公都曾出手。”徐怀德道。

    “哪几位国公?”齐当年道。

    “将军此言何意?”徐怀德道。

    “我家殿下虽是一介女流,可也不是能够随意让人欺负的,既然他们敢针对我们殿下,齐当年虽不才,为公主殿下做不了什么,可也想知道究竟是哪些人在针对殿下。”齐当年眼神发冷。

    一众流光卫在得知长定公主被人针对后,胸中的怒火都不禁涌动。

    “殿下能得诸位悍将,实乃是福。”徐怀德见齐当年脸上的冷色感慨道。

    “我等能蒙得殿下庇佑才是福。我齐当年在入赤炎军之前只是以流落街头的野汉,若不是殿下收留,如今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流浪。赤炎军于我们而言不仅仅是混饭谋职的地方。”

    齐当年和绝大多数赤炎军一样,已经把军营当做了自己的家,而长定公主就是他们的家人。

    “可在下觉得这些事情应该是刘将军考虑的事情。”徐怀德道。

    “请先生告知。”不待齐当年说话,一旁的流光卫便作揖道。

    徐怀德深呼一口气,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笑容,接着道:“那我就告诉诸位好了。针对公主殿下的,以三位国公为首,忠勇公、杜恒公、泰国公,除却大威东宫之外,还有醇亲王府的影子。”

    “多谢先生。”齐当年道。

    “其实诸位对于此事无需太过着急。依靠将军之才,加之赤炎军上下万众一心,我相信这些人的下场,恐怕不会好到哪里去。”徐怀德道。

    齐当年闻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马蹄声传来,一列车队抵达酒楼门口,停了下来。

    齐当年与徐怀德回头看向车队。

    在看到车马上的徽记后,两人瞳孔均是微微一缩。

    这个徽记属于大威,来自于泰国公府。

    看到这个徽记的瞬间,一众流光卫眼中都流露出了一股杀意。

    长定公主殿下被禁足,赤炎军之前的军饷被克扣,肯定少不了泰国公府的推波助澜。

    如若不是刘伟和徐子明之间达成交易,加上徐子明对于赤炎军的照拂,赤炎军恐怕早就被这些人给整没了。

    车队为首的将领翻身下马,走进酒楼。

    “不好意思,客观这里已经被人包下来了,诸位军爷若想住宿,还请到别的地方。”酒店掌柜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

    “嗯?”将领眸光一冷,看了那掌柜的一眼,随之又将目光扫了扫大堂内的五十流光卫,接着道:“你知不知道车内的人是谁?”

    “军爷实在抱歉,我们这里已经被徐公子包了。”掌柜的丝毫不上套,只是透露了是谁包的这间酒楼,也想借着大秦徐氏一族的威名,让这将领带人离去。

    “徐公子?哪位徐公子?实话告诉你,今儿你们这酒楼我是住定了。”那将领道。

    “放肆!”徐怀德闻言勃然大怒,起身看着那将领道:“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那马车内坐着的人是谁。这酒楼,我家公子已经包下来了,你是想走,也得走,不想走,也得走!”

    一众流光卫闻言,也马上站起了身,帮着徐怀德压阵。

    “难不成这徐氏一族已经能够只手遮天了不成?”车驾内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徐怀德闻言皱眉,只见一白衣男子从车驾内走出。

    男子面貌英俊,一双剑眉英气逼人,英俊的脸上挂着一抹自信淡然的笑容。

    姬克!

    看到姬克之后,徐怀德脸色变得尤为难看。

    自从武光王踏入天王之境后,姬家的声势便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大秦四大门阀之中,眼下能与姬家比肩的唯有底蕴深厚的龙家。

    纵然燕云赵氏和徐氏一族,比起如今的姬家有着不小的差距。

    伴随姬克走出的还有一男一女。

    男人名为泰成,大威泰国公的亲子,至于那女人则是泰国公的幼女泰霜。

    徐怀德眉头紧皱,若仅仅是泰国公一族,他完全可以凭借着徐家的威势将泰国公府压下,可他没想到姬家居然和泰国公府达成了某种交易。

    如若不然,姬克定然不会出现在这里。

    “里面的这些杂碎,马上给我滚出去!”姬克走上前看着大厅内的一众流光卫道。

    一众流光卫闻言动也不动,就那么坐在那里。

    齐当年等人出身寒门,一直以来最看不惯的就是姬克这等仗势欺人的家伙。

    更何况泰国公府本就是长定公主的政敌,哪怕姬克的身份不简单,他们丝毫也没有想要退却的意思。

    徐怀德站在一旁,连忙吩咐酒店的随从前往望远楼通知徐子明和刘伟。

    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超过了他可以处理的范畴。

    “姬公子,这件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徐怀德在一旁提醒道。

    “我今天就是来闹事的,不行?”姬克看着徐怀德冷笑,接着目光看向一众流光卫道:“马上给我滚出去!没听到吗?”

    “该滚的是你!”齐当年一拍桌子,一众流光卫瞬间站起,每人所战的位置产生了细微的变动,赫然有结阵之势,他们的手也都放在了剑柄上。

    这段时日所有流光卫都在努力练剑,实力提升不止一星半点。

    他们早就想要看看自己修习了三个月的杀灭剑阵有何效果。

    面对姬克,他们想到的不是退,而是战!

    “放肆!”泰成大怒,振臂一呼,车队随行铁骑一瞬之间便集结在了门口,大有硬闯的架势。

    “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姬克冷笑道。<div style="display:none"><a href="https://www.qianqianxs.com/69/69374/">春野小农民</a>

章节目录

春野小农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大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竹并收藏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