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阳一脸的沉闷跟许谷说。

    “许先生,不好意思委屈你了,不过这是贾利干得好事,他……”

    “公子,贾利来了。”

    贾利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伫立在丁阳的跟前,吆喝。

    “贾兄,你何时让我们离开逍遥城?”

    “公子,已经有眉目了。”

    “有什么办法?”

    “我找了一家耍杂技的班主,他恰好要离开逍遥城,我们可以……”

    丁阳的眼眸鼓得很大,卧槽你想让本公子扮演一个戏子离开吗,奇耻大辱呀,本公子不会同意的。

    “你别说了,本公子不答应。”

    “那……你在这里再待半个月吧。”

    “卧槽,你不会想其他办法吗?”

    “管斌的属下查得很严,小的没办法了。”

    许谷,摸了摸胡须云淡风轻的告诉丁阳,不要嫌弃这些了,当下他也不是公子哥了,说白了先离开逍遥城,受的耻辱,往后再报仇。

    贾利不断的点头,然而许谷先生果然聪慧,把自己要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丁阳平复了一下情绪。

    “贾兄,你去安排。”

    “小的,遵命。”

    过来几个时辰,丁阳、丁大力、许谷、贾利穿着戏子的衣裳,跟着班主一起出城,到了逍遥城城门门卫询问班主,这么多男的,长得五大三粗能表演吗?

    班主也是一脸的灰暗告诉守城的兄台,这几个是干杂活的,所以要强壮的男子。丁阳嘀咕着卧槽,虎落平阳被犬欺呀。

    卧槽,说本公子是干苦力的,信不信本公子灭了你,捏紧了拳头,许谷淡淡的说。

    “公子,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这……”

    出了逍遥城,走了几百米把戏子的衣衫丢了,许谷、丁阳、丁大力、贾利坐着马车离开了。然而贾利看着公子板着一张脸,挺吓人的,淡淡的说。

    “公子,委屈几个小时,立马到唐州城了。”

    “好了,让本公子安静一会。”

    这时丁大力义正言辞的说。

    “许先生,不是苏十五插手,我们已经攻下逍遥城了。”

    “是呀,未曾想到呀,逍遥城和越城都失败了。”

    “那么我们先在唐州城待一段时光。”

    “嗯,只能如此了。”

    丁阳也觉得爹爹说得有道理,苏十五干得好事,不过苏十五有一点变态,二十岁出头,已经打败天下无敌手了。

    如果让本公子打败他还得修炼一百多年呀,一副死咸鱼的模样,眼眸暗淡无光,许谷浅笑了一下。

    “丁公子,别灰心,我有办法对付他。”

    “许先生,你有什么办法?”

    “明日我上嗜血山,请嗜血老祖出马。”

    “好……弄死他。”

    哈哈!

    因为丁阳恨死苏十五了,巴不得有高手把他收拾了,说难听一点,提起苏十五的名字他威风丧胆了。

    到了唐州城之后,丁阳咧着嘴抿了一口茶,脸颊终于流淌出笑容了。

    “贾利,去买酒,我要陪爹爹和许先生喝几杯。”

    “嗯,小的领命。”

    或许丁阳在逍遥城过得确实很不爽,当下应该庆祝一下,还活着……

    这时,许谷迈着紧凑的步子到达了嗜血山,一脸的悲凉,想着如何跟嗜血老祖说道呢?一个属下贴了过来淡淡的说。

    “许先生,别来无恙呀。”

    “嗯,我去找嗜血老祖,下次请你喝酒。”

    “好的。”

    “失陪了。”

    许谷伫立在嗜血老祖的身旁,一脸的焦虑淡淡的说。

    “属下,拜见嗜血老祖。”

    “许先生,为何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您有所不知呀,我……”

    “何事?”

    接着,许谷告诉嗜血老祖,苏十五太嚣张了,让他在逍遥城待了半个月,过得猪狗不如的生活呀,那么嗜血老祖听得一愣一愣的,狠狠的拍了一下椅子。

    既然苏十五这么牛逼,老夫非得跟他一决高下。

    “许先生,你带着嗜血家族50名高手,灭了苏十五。”

    “多谢嗜血老祖。”

    “你要记住嗜血老祖之人,是不能被欺负的。”

    “嗯,属下铭记老祖的教诲。”

    哈哈!

    片刻,许谷充满了信心,摸了摸胡须,迈着大八字,似乎路边的树儿都朝他点头微笑。走呀、走呀

    丁阳、贴了过来瞅着他神采奕奕的模样。

    “许先生,精神抖擞呀。”

    “嗯,丁公子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嗜血老祖,让我带50名高手灭了苏十五。”

    “啊……真的吗?”

    许谷不断的点头,丁阳显露出膜拜的模样,未曾想到呀,嗜血老祖这么器重许先生抱拳。

    “许先生,可是嗜血老祖的得力助手呀。”

    “不敢当,我只是一只蝼蚁。”

    “许先生,前途无量呀。”

    “丁公子,天资聪慧,一定能谋一个好前程。”

    丁阳,叹了一口气,想死的心都有了,武艺低微,不能收回金矿山,只能在唐州城,苟且偷生呀。日子太难过了,想当年是何等的风光呀,美女、地位、银子,当下是拼命的逃亡。

    他情不自禁仰望着蓝天,淡淡的说。

    “还得仰仗许先生。”

    “丁公子,不能秃废呀,你需要老夫做什么万死不辞。”

    “嗯,有了许先生这句话,本公子搭救你值了。”

    “是的,公子是老夫的救命恩人不敢忘记呀。”

    然而丁大力逃亡这段时光,一直在想一件事,儿子在江湖上闯荡,武艺非常烂,别说跟高手交手,二流高手就摆平不了,令他堪忧,一本正经的说。

    “阳儿,我准备把毕生的绝学传授于你。”

    “爹爹,难道是丁家的绝学吗?”

    “是的。”

    “好吧,我一定好好修炼。”

    其实,丁家族的绝学就是一套内功心法,当然此威力肯定赶不上易筋经那么牛逼,不过修炼了这套内功心法,也能提高功力数倍呀。

    丁大力,让丁阳好好看着他是怎么施展的,他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

    唰、唰!

    然而此内功分8个等级,第一层到第八层,全部修炼完,即便干不过苏十五,但是不会输得很惨。

    那么等丁大力收回功力之后,询问他为何当初不传授他这套内功心法呢?丁大力告诉他,当初不晓得苏十五有这么强悍呀,他也是没有办法了。

    丁阳摸了摸后脑勺说道。

    “假设我修炼到第八层,能成为一个顶级高手吗?”

    “应该功力在我之上。”

    “您目前修炼到第几层了。”

    “第七层,最后一层我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参悟不透。”

    卧槽,这内功心法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爹爹都修炼不会,我资质这么差,如此能修炼成呢,纯碎是坑子孙?

    “内功心法,这么深奥吗?”

    “好了,我把书册给你,自己参悟吧。”

    “嗯,孩儿一定不辜负爹爹的期望。”

    “好……”

    然而,有了内功心法,让破灭的憧憬,重新燃烧起来了,至于修炼到什么程度,只能靠自己了,因为这套内功心法很玄妙,让爹爹修炼了一辈子,还是不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丁阳,怀揣着敬畏的情怀,翻了几页,思索了一会,还是不晓得这些文字写得什么意思,一脸的懵逼,不过这是祖传的秘籍,放在身上吧,等有机会了,慢慢参悟。

    卧槽,难道这就是资质差跟资质好之人的差距吗,苏十五几个月不见武艺增长了数倍。

    当下他什么都不想,只有一个期望,能遇到一个高手,传授他绝学,而不是一个人参悟秘籍。因为他发现自己,除了调戏良家妇女、赌钱,其他都不会。

    顺手摸了摸裤腰带,有一种抽出来,上吊的念头,不过他摸了摸喉咙,觉得会很痛,有放弃了这个念头,卧槽不敢死,只能苟且活着

    贾利,贴了过来淡淡的说。

    “公子为何不开心呀?”

    “因为苏十五呀。”

    “我给公子出个主意,假设不管用当我没说。”

    “你说吧。”

    贾利沉思了一会,告诉他加入乌沙魔教,因为在唐州城乃至整个武林,乌沙魔教是很牛逼的帮派,丁阳,冷笑了一下,认为他说得有几分道理,不过当初是越城的公子哥,富可敌国呀,让他去投靠帮派成为一个下人,他拉不下这个面子。

    丁阳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不会入帮派的。”

    “为什么呢?”

    “因为我不想做一个恶人。”

    “原来如此。”

    其实,贾利也猜到了,公子是放不下自己尊贵的身份,去当一个小蝼蚁,那么他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对付苏十五了。

    丁阳询问贾利,在唐州城有没有厉害的高手,能做他的师父呀?贾利告诉他有陆不悔、于锋、伍浩让他选择,听了这些名字丁阳摇了摇头。

    毕竟这些是大帮派的掌门,他想找一个神秘的高手。贾利告诉他像这样的高手,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是无能为力。

    “废物,滚吧。”

    “公子息怒。”

    公子,你不能怪我找不到高手做你的师傅,而是苏十五太难对付了,放眼江湖有几个是苏十五的对手,希望你能离开我的苦楚,然而这话烂在肚子里面,不能说给公子听,他脾气不好,会血管破裂而亡。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