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巫山派几十号弟子无缘无故被杀了,作为巫山派的大师兄冯才内心是愤怒和自责的,不过他没有证据证明是落潭宫之人干得,只是听范先生说,落潭宫之人嫌疑最大。

    那么落潭宫不是普通的侠客,能进入的领地呀,一时半会拿楚三没办法,他一本正经的询问上官达师尊,落潭宫之人,为何要杀巫山派弟子?

    上官达师尊,摸了摸胡须他认为是落潭宫之人,太嚣张了,小觑巫山派咯,所以用杀人的方式在江湖上立威。

    冯才听了上官师尊的说辞,心里咯噔了一下。

    “小小的落潭宫,敢欺负巫山派,活腻了。”

    “或许是巫山派不跟北斗派联盟,所以让魔教中的人小觑了。”

    “这……巫山派和北斗派不是一脉相承吗?”

    “那也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自从伍师兄做了掌门之后,很少跟北斗派往来了。”

    如此说来,巫山派被邪魔歪道欺负是自作孽呀,冯才非常失望,然而上官达师尊淡淡的说。

    “如今的江湖,是正派的弟子胆小怕事,魔教中的蝼蚁嚣张跋扈,江湖的悲哀。”

    “上官师尊,不必悲哀,不是有苏十五、庞强对付魔教之人,匡扶正义吗?”

    “杯水车薪呀?”

    “上官师尊,所言甚是。”

    这不是危言耸听呀,落潭宫、华安楼、乌沙魔教的势力不可小觑呀,只是靠北斗派和巫山派能抵住他们的攻击吗?

    这时冯才义正言辞的说。

    “上官师尊,你放心我会做一个勇敢的侠客跟魔教搏斗到底。”

    “嗯,假设曾炎不去世,想必他也会跟你一般心系天下呀。”

    “是的,二师弟死的好冤。”

    “过去了,才儿巫山派往后就靠你了。”

    当上官师尊说出这句话之时,虽然给了冯才很大的压力,但是他很开心,这是前辈对他能力的肯定,他向上官师尊鞠了一躬。

    接着冯才迈着紧凑的步子离开了,到了大殿抱拳。

    “师傅,您找我?”

    “才儿,巫山派的弟子操练的如何?”

    “功力突飞猛进。”

    “那就是好,你要记住巫山派跟北斗派是一脉相承的帮派,那么北斗派如今在江湖上名气越来越大了,巫山派却衰败了,所以你要替为师争一口气呀。”

    冯才扑通跪了下去,一脸的愧疚。

    “弟子,有愧师傅的教导呀。”

    “才儿起来,老夫就不信一辈子都做北斗派的小弟?”

    “那么师傅可有什么计划?”

    “明年开始广招弟子。”

    冯才站了起来,脸颊流淌着笑容,师傅英明呀,只有多招弟子,才能壮大巫山派呀,前几年,一些好的学生都被北斗派挑走了。

    冯才毛遂自荐说道。

    “师傅,明年我亲自去挑选资质好的弟子。”

    “嗯,才儿长大了。”

    “因为师傅为了巫山派呕心沥血,我也该出一点力了。”

    “好,为师答应你。”

    那么冯才能有此觉悟,伍浩还是挺欣慰的,毕竟他不是惹是生非的弟子呀,所以伍浩有时想起包成成,就一肚子火,认为包成成持才傲物,得到游天侠的真传之后,不把为师放在眼里了怒斥的说。

    “对了,那些背叛师门的弟子,决不能姑息全部杀了。”

    “你是指包师弟吗?”

    “这孽徒,往后不要提起他。”

    “嗯,弟子领命。”

    伍浩长袍一挥,扬长而去了。冯才是一头雾水,刚才的师傅还壮志凌云,为何提起叛徒之事了?

    冯才,摸了摸嘴唇喃喃自语。

    “包成成,大师兄想你了,你过得好吗?”

    夏风肆意的飘荡,李万腰间挎着一把大刀,腰杆挺得笔直伫立在小山岗上面,偶尔能听见鸟儿的叫声。

    他的长袍在翩翩飞舞,他在嘀咕着,前辈都喜欢迟到,让本公子等得好辛苦呀。

    唰,一个气度非凡的男子,戴着一个面具伫立在他的对面,云淡风轻的说。

    “李公子,久仰大名。”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小子,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为什么?”

    那蒙面人说道,不是楚宫主求老夫才不会跟你这种小人见面。卧槽,你是看不起本公子呀,第一次见面说出如此伤人之话,假设不是谈合作,非得向你讨教几招,李万被气得半死了,黑着一张脸,比锅底还黑,长袍一挥显露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以为你是名门正派的师尊,就能逃出江湖的规律吗?”

    “小子,在老夫面前提规律,你晓得什么是江湖规律吗?”

    “我肯定晓得,强者为王,往后乌沙魔教称霸武林,于教主就是武林盟主。”

    “小子,别得意太早。”

    哈哈!

    李万整理了一下长袍,向前迈了几步,原来你是一个顽固的老东西,既然连江湖的规律忘记的一干二净了,还做什么师尊,用裤腰带吊死算了咆哮。

    “假设你不跟乌沙魔教合作,只有死路一条。”

    “小子,你是在威胁老夫吗?”

    “不,我相信前辈是英雄,肯定识时务呀。”

    “大胆,敢这么跟老夫说话?”

    蒙面老者,已经咬牙切齿了,忍不住了,一定要教训这个臭小子一顿才行,因为在江湖上混,还是要收敛一点为好,古人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呀。

    当然,我晓得他是于锋最得力的助手,不过他的架子太大了,让老夫脸面扫地,像是老夫要巴结他一般?

    蒙面老者,酝酿了功力一掌击打过来,李万用手掌接住了,两个人对峙了一会,蒙面老者只是运用了6层的功力试探他而已。

    然而李万的功力还不错,有点出乎他的预料。唰,一次鞭腿击打出去,李万用手臂格挡住了,一阵刺痛传遍全身,手臂麻麻的。

    拔出大刀,唰,一刀砍了过来,蒙面老者,想着老夫今日打得你满地找牙,才长记性,不要这么狂妄。

    蒙面老者退后了几步,唰,一道火红的光环像一道闪电,飞奔而来。

    唰!

    李万施展出“御魂刀法”黑色的光环和火红的光环交融。

    轰隆!

    蒙面老者并无大碍,李万飞出了数米远,蒙面老者飞奔过去,一次鞭腿又把他踢飞了数米远,李万,一个鲤鱼打挺伫立起来,咽了一次唾液,脸颊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

    卧槽他的功力这么深厚呀,本公子干不过他呀,难道他被我话语刺激了吗?李万嬉皮笑脸的说。

    “前辈,在下刚才出言不逊,假设得罪了你,请海涵。”

    “卧槽,你晓得伤害到老夫了,已经晚了。”

    “前辈,我们是谈合作的,不给我面子也得给于教主一个面子呀。”

    “哼,即便是于锋来了,老夫照样揍你。”

    李万想着,这个老东西,连师父的面子也不给了呀,好呀,你喜欢玩,本公子就陪你玩一玩真功夫。

    片刻,李万舒展了身子骨,关节啪啪的响,嘴里嚷嚷着。

    “御魂刀法”

    唰,一道黑色的光环飞奔而出。

    唰!一道火红的光环跟黑色的光环交融。

    轰隆!

    李万退后了几步,感觉有人扶着他。

    传来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

    “老大,这老东西是谁呀?”

    “江湖前辈。”

    “卧槽,这么虐待老大不把蝎子分舵放在眼里呀?”

    “黄兄你怎么来了。”

    黄树,让李万休息一下,他跟属下们,好好虐待老前辈,蒙面老者,瞅着这7个人身材魁梧,剑身浮雕着一条蝎子,难道他们是蝎子分舵之人,那么对李万这么客气,想必李万是他们的主子了。

    7个人持着宝剑,唰唰,刺了过来,蒙面老者跟7个人对战了几百回合,他占了上风,拔腿就跑了。

    黄树一本正经的说。

    “老大,要不要我带着属下灭了他。”

    “不必了,他是跟我谈合作之人。”

    “卧槽,他是仗着自己武艺高强,欺负你呀。”

    “闭嘴,扶着本公子回去。”

    蒙面老者一边走路,一边思考,卧槽,乌沙魔教的属下这么牛逼呀,还有这个分舵,不晓得当初苏十五对战12个属下,他是怎么灭了其中四个人的,他也有几分佩服苏十五了。

    那么,这次谈合作彻底失败了,当然他稍微了解于锋的德性了,72岛36洞之人,都是软骨头,被他的属下逼着跟他合作,成为他的爪牙。

    蒙面老者,摇了摇头,一脸的沮丧,自己的弟子武艺低微,想必都抵不住蝎子分舵的10招,那么想灭了乌沙魔教,简直是天荒夜谈?

    微风还在飘荡,他嘴角涌出了少量的鲜血。卧槽被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虐待了一回,奇耻大辱呀?

    喃喃自语。

    “李万,老夫会给你颜色看的。”

    哈哈!

    那么他有点后悔跟李万见面了,他以为李万会很尊敬他,当下他想通了,估计跟乌沙魔教合作之后,又是一个爪牙,不如做自己的师尊过得快活,不受这些畜生的气。

    可悲、可笑、可恨……

    这时,黄树焦虑的说。

    “老大,往后有什么任务带上兄弟们,刚才多危险呀?”

    “不碍事,他不敢杀本公子。”

    “这可不好说,万一失手了呢?”

    “哦,持才傲物,本公子失算了。”

    黄树耸了耸肩膀,告诉李万江湖上高手很多,不跟他合作无碍,李万瞪了他一眼,吐出了几个字。

    “废物,闭嘴。”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