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涵嫣然一笑,告诉苏十五,她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他点了点头,那就好,其实苏十五刚才很纠结,不是陆涵看见了他,苏十五准备离开了。

    其实,陆涵晓得苏十五还是放不下北斗派,特意给大师兄治疗内伤,只是她不敢奢求苏十五,返回北斗派,因为当初他离开北斗派时,走得那么决绝,彼此哭得稀里哗啦的。

    对于苏十五,打击是很大的,那种痛苦别人是体会不到的,或许陆涵

    上次她中了蛊虫,不是苏十五搭救她,恐怕她已经毒发身亡了,如此说来,苏十五表面上是一个很高冷之人,不过他的内心是炽热和善良的,为了同门他甘愿粉身碎骨,然而这种品质是别人无法超越的,陆涵云淡风轻的说。

    “苏哥哥,我能询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

    “你喜欢卓如敏,是因为她长得像阿古娜吗?”

    “不……你想多了,我只喜欢阿古娜。”

    苏十五伫立起来,迈着紧凑的步子,吱嘎打开房间门,腾空而起。因为这是他的软肋,千万不能提,那么陆涵还是忍不住问了,后果就是苏十五匆匆忙忙的离开。芙蓉仙子瞅着陆涵望着天空,已经以泪洗面了。

    “涵儿,是谁欺负你了?”

    “大娘,没有人欺负我?”

    “我看见了,一个男子戴着面具跑了,他是谁?”

    “不提了。”

    芙蓉仙子也是从20岁懵懂的年纪过来的,看着陆涵这么不开心,十有八九是因为爱情困惑呀。拍了拍她的肩膀,淡淡的说。

    “涵儿,喜欢他?”

    “我喜欢他有什么用,他已经有心上人了。”

    “他的心上人,能有涵儿优秀吗,这小子是谁,我替你教训他,让他清醒一点。”

    “罢了,我不想让自己难堪了。”

    芙蓉仙子用温和的目光看着陆涵,告诉她,假设这个男子非常优秀,她真的喜欢他,就应该勇敢一点,好好表现,感动他。

    陆涵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我拿什么跟人家争呀,苏哥哥根本就不喜欢我,只是把我当作妹妹看待而已。

    陆涵趴在桌子上面哇哇大哭,芙蓉仙子也是一脸的焦虑,怎么更伤心了呢?

    “不好意思,大娘不给你添乱了,你不要太伤心呀。”

    “嗯。”

    芙蓉仙子,想着这个男子魅力十足呀,把陆涵迷得神魂颠倒了,如此说来,这男子胆子很肥,还看不上我家涵儿,等我晓得这小子是谁了,我要扇他几个耳光,然后把他绑了,逼着他跟涵儿成婚、洞房。

    苏十五背着手大声吆喝。

    “出来吧。”

    卓如敏走了出来一副很严肃的模样。

    “苏师兄,是我。”

    “卓师妹,为何跟踪我?”

    “你跟陆师姐的谈话我听到了。”

    卧槽,这可是小丫头胡言乱语呀,你不能相信,此刻苏十五好尴尬咯,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我……”

    “原来你对娜娜师姐的感情这么深,既然为了她拒绝了陆涵,我非常佩服你,所以不敢看不起你,同时这些年,你虽然离开了北斗派,但是一直在暗地帮助北斗派,也对卓家有恩,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区区小事,何足怪齿,因为卓前辈是我的恩师,所以卓家族之事我不得不管,北斗派也是一样。”

    “苏师兄,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子。”

    苏十五冷笑了一下,我以为她要羞辱我一番,未曾想到她还钦佩我呢,默念着我是什么英雄,不过是一个侠客而已,只是拥有一些武艺,在江湖上闯荡,为了身旁的朋友,献出了自己的微薄之力。

    当然,他承认这些年,一直惦记着阿古娜,因为她是我武艺启蒙的师傅,同时她非常宠爱自己。

    那么苏十五是一个懂得感恩之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他做人的底线。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埋藏在心湖了,这段美好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卓如敏撩起了一缕发丝,浅笑了一下说道。

    “苏师兄,这些年在江湖上吃了很多苦头,我听二弟说,你身上有很多剑伤留下的伤疤,但是你为了匡扶正义,从来没有向黑暗妥协,你是好样的。”

    “这小子,什么话都跟你说了?”

    “这不是什么坏事,有什么不能说得。”

    “只是小事,不必挂齿。”

    然而卓如敏跟苏十五说了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他,她真的很欣赏他,苏十五告诉她,作为侠客,受伤是正常的事,哪怕是丢了性命,他也从来没后悔自己的决策。

    “不提了,我走了。”

    “嗯,苏师兄保重。”

    卓如敏,这个朦胧的女子,对苏十五除了敬佩之情,还有仰慕之情,毕竟像苏十五这么优秀的男子在江湖上太少了。当然苏十五也有许多缺点,不过这些缺点被他的光环遮挡了。

    一会功夫过后,卓如敏满脑子都是苏十五的身影,坐在板凳上面,一副痴呆的模样,关月师尊淡淡的说。

    “敏儿,有心思?”

    “师傅,我没有。”

    “说吧,什么事?”

    “我不好开口。”

    卓如敏沉思了一会,把心里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关月师尊,她认为这也太巧了吧,自己的两个弟子都喜欢这个臭小子?

    那么苏十五有这么优秀吗,他除了拥有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皮囊,还拥有天禀异赋的资质,没其他特点了呀。

    “敏儿,你喜欢他哪点?”

    “我跟他在一起很开心,他不在身旁会想念他。”

    “原来如此,这只是仰慕,不是深爱,为师劝你趁早忘记他吧。”

    “为什么?”

    关月师尊,腰杆挺得笔直一本正经的说。

    “没天理,如何是好?”

    “这是爱情,是你情我愿的事,需要什么天理呀。”

    “对呀,我不想你受伤呀,再说他那么冷血,你能让他喜欢上你吗?”

    “不能他好像只喜欢娜娜师姐。”

    关月师尊点了点头,告诉她这就对了,他已经祸害自己一个弟子了,不能再祸害卓如敏了,说白了,阿古娜原本是他的师父,他们是乱了伦理在一起,这已经让江湖人戳脊梁骨了,最后连阿古娜,去了哪里不晓得?

    那么这样不负责任的男子,我可不敢让自己的弟子待在他的身旁。

    尽管师傅说得有道理,卓如敏没有反驳,但是她想勇敢的爱一次,只是为了那一次心动

    她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了,关月师尊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造孽呀,苏十五这个二百五、脑残、人渣为何要祸害我的弟子呢?

    默念着,你最好离敏儿远一点,不然老身饶不了你。

    苏十五板着一张脸,在凉亭喝着茶,卓如意咧着嘴询问他,北斗派的弟子伤势怎么样了呀?苏十五告诉他,他们的伤势无碍了,不过他的心情不好了。

    卓如意一头雾水,你一个纯爷们,没人招惹你。

    “苏师兄,你怎么了?”

    “不提也罢,喝酒。”

    “好呀,一杯解千愁呀。”

    “嗯。”

    咕噜咕噜,卓如意和苏十五喝得很欢,这时苏十五显露出一副凶恶的模样。

    “卓师弟,我求你一件事能答应我吗?”

    “什么事?”

    “你懂得呀?”

    “我不晓得。”

    卧槽,苏师兄不会是喝醉了,乱打人吧?然而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呀,拐弯抹角干嘛?

    “我真的不晓得,请明示。”

    “你往后不要把我的秘密告诉别人呀。”

    “好,这么小的事,你至于这种态度对我吗?”

    “卧槽,我没抽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我们可是过命的兄弟呀,虽然你救了我,我也搭救过你呀,你居然说抽我,太伤心、没天理了,不过我心很辽阔,不跟脑残计较吆喝。

    “不扯了,喝完这些酒,曾经的恩怨翻篇了。”

    “嗯,你我之事翻篇。”

    “好的,一醉方休。”

    “一醉方休。”

    苏十五和卓如意喝了十几坛了,苏十五摸了摸嘴唇温和的说。

    “府上还有酒吗?”

    “有呀,你还要喝吗?”

    “是的,你喝吗?”

    “我……不喝了。”

    卓如意已经喝得醉醺醺了,趴在桌子上面,苏十五轻轻的说道。

    “酒量这么差,我一个人喝。”

    卓如意抬起头强势的回复。

    “来,再喝。”

    拿着酒壶,倒了一大碗,喝了几口,哐当倒了下去。苏十五拍了拍他的脸颊,已经没反应了,这次真的醉了。

    苏十五伫立起来,拿着酒坛,咕噜咕噜……

    真爽!

    苏十五迈着紧凑的步子,返回了房间,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过了一会功夫进入梦乡了。

    第二天,太阳冉冉升起,苏十五从床上下来伸了一个懒腰,持着玄冥剑在前院,修炼着剑法,卓如意淡淡的说。

    “苏师兄,早呀。”

    “卓师弟,早呀。”

    “师兄的功力,有所进步呀。”

    “……”

    作为一个剑客,要刻苦修炼剑法呀,因为乌沙魔教的爪牙,功力这么深厚了,假设哪天遇上了,必定要畅快淋漓的对战一场。

    我苏十五可是一个要强之人,在我的逼格中不能输。

    又或者太单调了,在修炼剑法时,自己气贯长虹非常、非常的英俊,同时也洋溢着自信的光环。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