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小露,坐在凉亭的石凳上面,一个丫鬟伫立在身边,她抿了一口茶,脸颊流淌出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李万,迈着大八字脚贴了过来温和的说。

    “小师妹,好久不见十分想念呀。”

    “大师兄,你整日忙于帮中之事,见你都难。”

    “哈哈,假设是小师妹见我,千里之外我都能一天赶回来。”

    “哼,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子的嘴。”

    李万显得有一些尴尬了,旁边的丫鬟捂着嘴巴偷偷的笑,李万瞪了她一眼,那奴婢一脸的惊恐,李万挥了一下手臂,让她退下了,他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

    “我可是大活人呀?”

    “嘻嘻,好了不逗你了,你觉得这个花园如何?”

    “好呀,有假山、有鱼池、有花朵、有树木。”

    “嗯,如此说来大师兄不仅会舞刀弄枪,还有儒雅的气质。”

    卧槽,我是一介武夫,你跟我说话直白一点就好了,那么儒雅这个词我不懂是什么意思?

    “不,我是一个粗人,不像小师妹武艺与美貌集于一身。”

    “嘻嘻,我倒是觉得你有几分白面书生的气质。”

    “不敢恭维,我喜欢做一名剑客,可以保护自己爱的人。”

    “哦,你喜欢上哪位姑娘?”

    这个打死不能说,然而记得我说过一次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呀。小师妹说得白面书生,我是很讨厌的,一副文绉绉的模样,没有一点男子的气概。

    本公子,深深鄙视那些弱不禁风的书生,不经意间脸颊流淌着浅笑。于小露有一丝疑惑了,询问大师兄为何发笑呀?

    李万的口水差点流出来了,反问她我笑了吗?于小露不断的点头,李万抿了一口茶。

    “这茶好喝,我喜欢所以就笑呀。”

    “大师兄,不诚实。”

    “小师妹,我可是天底下最实诚的男子。”

    “哼,你不会吹牛会死吗,我很严肃的告诉你,姑娘不喜欢吹牛逼的男子,然而即便要吹牛逼也得靠谱一点。”

    李万一副拜师学艺的模样抱拳。

    “听了师妹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

    “大师兄,喝茶。”

    “小师妹,最近没跟胡师弟在一起吗?”

    “本小姐,在乌沙魔教没出门,我打算做一个小家碧玉的姑娘。”

    李万听了她的说辞,差点茶都喷了,小师妹可是一个剑客呀,为何有了这样的想法,难道她准备嫁人相夫教子吗?

    卧槽,说白了小师妹可是我的梦中情人呀,谁敢挖本公子的墙角,我要刨了他家的祖坟呀。

    于小露撩起了一缕发丝,微风掠过,一阵芬芳沁入心脾。李万用猥琐的目光瞄了一下她挺拔的胸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次口水,男性荷尔蒙要爆发了。

    好想、好想伸出手摸一把呀,哪怕是一把也过瘾呀,于小露一头雾水提高了嗓门。

    “大师兄,好想干嘛?”

    “好想再喝一杯茶。”

    “大师兄,思春了吗?”

    “小师妹,普天之下,所有的男人思春我也不会思春呀?”

    于小露被李万打败了,且败得一塌糊涂,因为跟他交流好像是对牛弹琴呀,她调侃的说。

    “大师兄成为太监了。”

    “小师妹,别逼我呀?”

    “我逼你怎么了,小太监。”

    “要么我把裤子脱了,你看一看是不是太监?”

    于小露,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吆喝。

    “流氓、色魔、暴露狂。”

    “哈哈……”

    李万站起来,转身就走了,想着小师妹的脸,唰就红了,真的过瘾?哈哈,谁敢说我是太监就脱了裤子给她看……

    另外他觉得一个男子在江湖上混,除了武艺高强之外,还得学会一个技能,脸皮要非常、非常的厚,才能感动一个姑娘。

    片刻一个属下贴了过来抱拳。

    “李公子,教主找你有要事商量。”

    “好的,我立马去。”

    李万,显露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伫立在于锋的书房,于锋让他坐下,李万唯唯诺诺的说。

    “师傅,我站着就好了。”

    “万儿,不必拘束。”

    “嗯,师傅神采奕奕,想必有好事发生了?”

    “哈哈,天下人说是楚三伤了陆不悔,你信吗?”

    李万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有什么不可信的,楚三也是一个狠角色,为了报血海深仇,把压箱底的本事施展出来了。

    所谓是一鸣惊人,让江湖的人士纷纷对他赞不绝口呀。李万一副狗奴才的模样,嬉皮笑脸说道。

    “我跟楚三打过交道,他是一个有野心之人。”

    “好,老夫就喜欢有野心之人,他想跟乌沙魔教联盟吗?”

    “这倒是没听他提起过。”

    “也罢,我乌沙魔教人才济济,不差他一个。”

    接着李万显露出一副阴险的嘴脸,想着陆不悔受伤了,是否可以带着弟子攻入北斗派了。

    “师傅,72岛36洞的掌门,等着您发号施令,攻入北斗派呀。”

    “哈哈,你告诉他们,我会带领天下英雄灭了北斗派,不过不是当下。”

    “师傅,陆不悔受伤了,北斗派士气低落,不是最佳时机吗?”

    “不,这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等会我还会见一个人。”

    那么,这个神秘之人,肯定在江湖上的地位非同凡响呀,因为师傅是何许人也,还得亲自见他呀,李万好奇的说道。

    “师傅,我陪您一起去?”

    “不必了,这件事你还是不要参合的好,因为不该你知道的事,不要乱打听,这样你的命才会长久一些。”

    “嗯,弟子罪该万死,请师傅恕罪。”

    “好了,该你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李万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因为是好奇心不仅害死猫,还会害死自己呀,他被于锋的一个眼神,吓得魂飞魄散了,当下想起来,还后怕。

    李万抿了一口酒,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喃喃自语。

    “本公子,在华安楼十年,当下又过去几年了,师傅终于要出手了,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打着正义的旗号,掠杀我门派的弟子,差点遭到了灭顶之灾,终于等到复仇的机会了。”

    哈哈!

    这阴险的笑声洋溢着厚重的戾气,在院子里面飘荡着。

    这时,于锋着一袭黑色的长袍,迈着大八字脚,瞅着一个男子戴着一个面具伫立在那里,从此男子的神态,可以看出此人的武艺非常高强。

    戴面具的男子抱拳。

    “于教主,老夫在此恭候多时了。”

    “阁下是?”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反正我能帮助你。”

    “你是北斗派之人?”

    哈哈!

    于锋施展出,“千鬼手”一掌击打过去,蒙面人一掌接住了,彼此退后了几步,功力不分伯仲,并没有试探出他是哪个门派之人。

    于锋有一些生气了,因为他连对方是谁不晓得,会不会有诈呀?长袍一挥凶巴巴的说。

    “你找老夫何事?”

    “肯定,有大事商量呀,你的敌人不是陆不悔吗,你不是想攻入北斗派吗?”

    “是的,难道你的敌人也是他吗?”

    “是的,这就是我们合作的初衷,拥有相同的敌人,我们就能成为朋友。”

    卧槽,老子为何要跟你合作,于锋越听越来火了。

    “你让我跟你合作,我怎么相信你?”

    “好吧,我只能告诉你,我是北斗派的师尊,等你攻入北斗派时,我跟你里应外合,你觉得这合作亏吗?”

    “你已经在北斗派拥有这么高的地位了,你为何要这么做,你合作的条件是什么?”

    “聪明人,我想帮着你打败陆不悔,让他身败名裂,因为我恨他。”

    哈哈!

    于锋沉思了一会,认为这桩买卖可以做,因为两个理由,第一,有了北斗派的高层作为眼线,那么北斗派的一举一动,他都一清二楚了。第二,此人武艺不低呀,可以利用,再说我跟他合作什么都不需要付出。

    于锋跟着哈哈大笑了几声,告诉蒙面人,等我攻入北斗派之时,我会告知你的,那么我们一定能一举拿下北斗派。

    蒙面老者点了点头云淡风轻的说。

    “于教主,是聪明人,我就晓得你不会拒绝的。”

    “哈哈,你胆子够肥呀。”

    “是的,江湖上也传言,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可不想一辈子做一个无名小卒。”

    “好,老夫告辞了。”

    蒙面老者,迈着紧凑的步子,想着在江湖上混,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什么正派和魔教都是一派胡言,只有强者为王,那么等北斗派覆灭之时,没人敢说乌沙魔教是邪魔歪道了。

    那么我作为一个正派人士,为何要这么干呢?因为我看到眼前的江湖很恶心,正派一片散沙为了一点小利益,起内讧。魔教变得肆无忌惮,我不过是想让各大门派团结起来,一起灭了乌沙魔教。

    那些所谓的大侠,都是为了利益,暗地里投靠了乌沙魔教,那么你们都当坏人,我就当一个制造杀戮之人,或许杀戮过后,江湖才会太平,子民安居乐业。

    哈哈!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