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有亮一副猥琐的模样,淡淡的说。

    “公子,老爷让你回家一趟。”

    “他找我何事呀?”

    “不知道,你回去就晓得了。”

    “好吧。”

    胡一刀挺着胸脯,迈着大八字脚,在唐州城街道穿梭着,黄有亮屁颠屁颠跟随其后,用淫,荡的目光打量着街头上,娉婷的少女。

    “公子,老爷会不会给你找一个少奶奶呀?”

    “找你大头鬼,目光好贼,几百年没见女人了吗?”

    “公子,我是正大光明的欣赏。”

    “卧槽,别狡辩了……”

    这个脑残,一对色眯眯的眼眸盯着少女的胸脯,已经垂涎三尺了,还一本正经的跟我说是欣赏?日,真的丢本公子的脸。

    一会功夫,胡一刀进入了胡府邸,瞅着胡林板着一张脸,他心里咯噔了一下,本公子没犯错,这个气氛不对?

    片刻,胡一刀心情变得沉重了,和黄有亮像一根木头杵在那里,胡林严肃的说。

    “儿子,我有一件事询问你,老实回答呀。”

    “爹爹,什么事?”

    “你愿意接手胡家的酒业吗?”

    “这……”

    众所周知,胡家的产业是造酒的,规模很大,所以让胡林身价攀升,成为唐州城家喻户晓的超级大老板了。

    那么胡一刀听了爹爹的说辞,没有惊喜而是意外,因为爹爹很少让他插手酒业的生意,是不是家中有何变故呢?

    “爹爹,酒业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假设你不愿意接手,我自己管吧。”

    “您身体硬朗,要么等你干不动了,让妹妹接管吧。”

    “孽子……”

    老天爷,我造了什么孽呀,生出一个这么不孝的儿子,然而酒业是胡家的祖业呀,你不接管谁来管,你妹妹可是要嫁人的,总不能交给女婿管吧?

    胡林被气得嘴唇发白了,一屁股坐在板凳上面,叹了一口气,胡一刀转身就走了,黄有亮摸了摸后脑勺,准备安慰老爷一番,不过他板着一张脸,流淌着厚重的戾气,挺吓人呀。

    于是,黄有亮迈着紧凑的步子追赶着胡一刀,淡淡的说。

    “公子,真的不愿意接管酒业吗?”

    “嗯,我们去落潭宫。”

    “哦,你不在府上住几天了?”

    “不住了,我最讨厌爹爹唠叨了。”

    黄有亮显露出一副无奈的模样,想不到老爷还是希望公子接管酒业,早点成婚,不过这是心里话,不敢说出来。不然公子嫌弃他啰嗦,肯定会赏他几个耳光。

    然而落潭宫宫主楚三,一直在闭关修炼“天波功”成了落潭宫属下饭茶前的谈资了,小雪询问胡银花,宫主是不是快大成了。胡银花告诉她,还得看宫主的资质,假设顺利的话,今日便出关了。

    “宫主的功力将会大增呀?”

    “是的,天波功可是落潭宫之绝学。”

    “嗯,奴婢想起了一件事,胡左使应该开心呀。”

    “什么事?”

    小雪一幸灾乐祸的模样说道。

    “夏菊不是被打死了吗?”

    “嗯,不过我确实很开心。”

    “是的,未曾想到包城主也会失手。”

    “包城主在江湖上算什么呀,等宫主出关功力碾压他几百次。”

    确实包成成不过是巫山派的叛徒,有什么牛逼的,只是他走了狗屎运遇到了游天侠,传授了他“咪罗功”然而在江湖上逐渐有了一点点名气。

    胡银花想着不是夏菊这个贱人,马彬跟她关系不会破裂,那么马彬过得如何她也不晓得,听江湖人士说,魏燕天被杀了。

    胡银花沉思了一会询问小雪,可听说过嗜血家族?小雪告诉她,嗜血家族跟乌沙魔教没有关系,不过听江湖人士说嗜血老祖武艺高强。

    当然嗜血家族很神秘,居住在嗜血山不轻易跟江湖人打交道。

    “胡左使,为何问起嗜血家族了?”

    “因为我晓得包成成招惹了他们呀。”

    “嗯,如此说来,包成成仇家越来越多了。”

    “是的,对于我们是有利的。”

    那么在江湖上新秀之人,苏十五、包成成、李万、胡一刀、楚宫主。其他之人资质平庸,所以在江湖上是很难闯出名气来的。

    一个少女慌慌张张的模样抱拳。

    “胡左使,楚宫主出关了。”

    “好,你退下吧。”

    楚三坐在宝座上面,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小雪和胡银花吆喝。

    “恭喜,楚宫主出关。”

    “哈哈……”

    其实楚三期待这一天很久了,想着自己的武艺不高强,即便自己做了宫主,江湖上的前辈不拿正眼看自己,也看不起落潭宫,本公子是一忍再忍。

    那么这次本宫主将“天波功”和一套内功心法融合,修炼至炉火纯青的地步了,足够和苏十五媲美了,脸颊不由自主洋溢着阴险的笑容。

    清一色的少女们精神抖擞,腰杆笔直,脸颊皎洁纷纷道。

    “宫主武艺盖世、宫主武艺盖世”

    哈哈!

    片刻,一个清瘦的少女急急忙忙奔跑过来抱拳。

    “禀报楚宫主,胡护法和黄舵主求见。”

    “嗯,请他们进来吧。”

    小雪用讶异的目光看着胡银花,胡公子怎么来了。

    “胡左使,听说你哥哥是一个美男子呀?”

    “小雪,怎么能听信江湖人的传言,他长得很平凡。”

    “是吗,我不信。”

    “犯花痴了吗?”

    楚三咧着嘴,请胡一刀和黄有亮坐下,两个奴婢拿来了酒杯把酒倒上了,胡一刀抱拳。

    “恭喜,楚兄出关呀。”

    “胡兄,小弟再修炼五年功力也不及你。”

    “楚兄,太幽默了,我此次来是祝贺你的。”

    “嗯,承蒙胡兄的挂念。”

    黄有亮用淫,荡的目光瞄了一眼小雪和胡银花,浅笑了一下。小雪被他猥琐的目光吓住了,询问胡银花,此人是谁。

    “他是哥哥的随从,黄有亮舵主。”

    “哦,原来是华安楼之人呀。”

    “是的,你看上他了?”

    “哼,胡护法的英俊能甩他几条街了。”

    卧槽,女人一旦犯了花痴5匹马拉不回来了,胡银花摇了摇头,用冷漠的目光瞄了她一眼说道。

    “小雪,或许你要失望了。”

    “为什么呢?”

    “因为我哥哥不近女色。”

    “卧槽,天底下的男人还有不喜欢美女的?”

    既然小雪不信,胡银花也没多解释,她殊不知,哥哥修炼了“御魂刀法”是不能动情的。小雪已经春心荡漾了,看着胡一刀是浮想联翩了,恨不得一把扑在胡一刀的怀抱呢?

    胡银花,看到她的表情恶心死了,好歹这是众目睽睽之下,假设是孤男寡女那还了得?说不定真的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楚三,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淡淡的说。

    “胡兄,在华安楼混得如龙得水呀。”

    “承蒙楚兄的夸奖,在楚宫主前面怎么敢说混得好呀,不过是一个华安楼的蝼蚁。”

    “胡兄,护法可是除了楼主之外,没有人敢不听你的命令呀?”

    “楚兄是实在人,说话有意思。”

    黄有亮一边点头一边喝酒耸了耸肩膀。

    “小的敬楚宫主一杯。”

    “黄舵主,气度不凡跟着胡兄前途无量呀。”

    “嗯,小的不会忘记公子的提拔。”

    “好的,一起干杯。”

    咕噜咕噜……

    其实,看到黄有亮时,也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在轩轩蒙馆念书,可是一个惹事的少年呀,不过当下苏十五成了侠客,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帮派,那么昔日的同僚再见面只能以刀肉搏了。

    曾经的刘三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当下武艺高强,野心勃勃,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想在江湖上谋一番大事业呀。

    楚三举起酒杯说道。

    “胡兄和黄兄,本宫主资历尚浅请多多关照呀。”

    胡一刀和黄有亮异口同声的回复。

    “楚宫主,智慧过人,还得仰仗你呀。”

    哈哈!

    胡一刀跟黄有亮也在陪笑……

    时光如梭,送走了胡一刀和黄有亮,楚三显露出一副愤怒的模样。胡银花揣摩着楚宫主,是否有心思?

    “宫主,有什么任务需要属下去完成?”

    “是的,但是需要本宫主自己去完成。”

    “你要去北斗派刺杀陆不悔?”

    “是的,不亏是胡左使,冰雪聪明。”

    哈哈!

    片刻小雪和胡银花听了他的说辞,吓得腿都软了,要尿裤子了,胡银花单膝跪地抱拳。

    “请宫主三思呀?”

    “好了,我意已决。”

    胡银花垂着头一脸的无奈,缓慢的站起来,然而她跟小雪改变不了楚宫主的决定,只能希望他成功了。

    那么北斗派高手云集,是众所周知之事,即便楚宫主闭关修炼出关了,武艺超群,让楚宫主单枪匹马去刺杀陆不悔,是以卵击石?

    胡银花淡淡的询问小雪。

    “你觉得宫主会成功吗?”

    “胡左使,既然宫主敢上北斗派,肯定有把握毕竟是刺杀。”

    “嗯,只是我怕”

    “我们要相信楚宫主的实力。”

    胡银花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因为楚宫主的母亲是陆不悔杀死的,血海深仇不得不报呀。说实话,这几年楚宫主是很刻苦的修炼功夫,第一,为了自身的江湖地位。第二,为了让落潭宫重现辉煌。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